兰考的一户人家

早上,还没来办公室,在家里被个杂志的几位摄影,化妆师,编辑等等摆布得跟个猴似的,vega就给我看了今天有个播客发上来的一个节目。

http://www.toodou.com/html/item.12877.html

一段原创的视频。兰考的一户人家,一个叫袁厉害的中年女子,收养了十几个有弃儿。

因为不是很确定真伪,就先Goolge了一下。只发现了一个报道,关于袁厉害的,http://www.dahew.com/news/2005-08/22/content_253513.htm

所以看来是真的。

让Vega先找到拍这段视频的人,了解一下他和袁厉害的关系。就算是素昧平生的,也先知道一下。

然后我得仔细想想,能够真正地,具体地帮到这户人家什么。

[@more@]

the NY Times: The Irascible Prophet: V. S. Naipaul at Home

读过Naipaul的不少书。尤其喜欢他的Among the Believers系列。2001年他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同年,911事件。巧合。因为这个奖,让很多人想起他在80年代写过的Among the believers,就是在探索穆斯林世界的文化和宗教,对于西方世界可能的冲击。他描述巴基斯坦和伊朗的情况,回过头看,就明白911和接踵而至的许多恐怖袭击的文化和社会发源。

办公室的桌上还摆着他的一本书。没事儿了喜欢拿着翻翻,让自己想想。让自己别因为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产生错觉,以为这么小的世界上,都是一样的人,一样的思维。还有这么多我不了解,或者了解但是不能接受的许多人和许多事。

最近这些年基本不再看小说了(好像这两年看过的小说只有Harry Potter? 6一出来就看了,12小时看完,呵呵),只看Non-fiction的。Naipaul得的奖是因为他小说的成就。我喜欢的,他的Among the Believers,也是Non-fiction,纪实。有趣的是,Naipaul在这篇纽约时报的文章里说的:

“ The novel’s time was over, he had said. Others had made the claim before, but it resonated more deeply coming from a contemporary giant. What is more, Naipaul said, only nonfiction could capture the complexities of today’s world. It was a profound observation. ”

小说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他说。只有纪实才能抓住这个世界的复杂。

文章里也说,一个巨匠,发现自己的工具慢慢地失去力量了,是很无奈的事。小说不行了,不过还好,他的纪实也写得非常好。

伟大的艺术,都是某一个时期的产物。文字作为工具,当然不会消失。

影像的时代,影像的艺术,是这个时代的伟大艺术。

http://www.nytimes.com/2005/08/07/books/review/07DONADIO.html

[@more@]

这个音乐会好

vicky给了两张票,说是海滩音乐节,有大大小小的乐队30几个,从7点到凌晨2点。

这30几个乐队,我基本一个都没有兴趣。不过,7点到凌晨2点?海滩?一堆MM?还有些管它是噪音还是音乐的声音烘托烘托气氛?再弄上一堆啤酒喝上7个小时?这我怎么能不去。

结果,好,从下午4点半开始,天忽悠一下就黑了,然后,暴雨当头就砸下来。很兴奋地继续去。

和Vega一起,从市区出发,到音乐节的金山海滩,中间倒了两次车,花了2个小时,70公里,单程250的打车费。一路雨这个大。

到了地方,走进场,到处都是人已经,也人人都打着伞。到处都是伞,个儿高些,大多数的伞就正好举到我的眼睛位置。看出去一片的伞的海,连舞台都看不着。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就是没断过。没多久身上全是透湿了。还好是酷热的夏天,还没怎么觉得。

手机打不通。Vega的朋友们都在媒体车里,信号不通。时不时人群一起哇地一声,不是演出开始了,是远方海面上一道闪电,从天边直划到海面。

站在雨里头,伞举着,也就是意思意思,海边上,风一过来,雨水全在身上,和露天站着也没什么差别。

打开啤酒,从7点半到8点半,喝了3罐啤酒。演出还没开始,Vega的哥们姐们们还是打不通电话。风吹着,开始觉得冷。脂肪不够。

8点半,走吧,我说。Vega犹豫了犹豫,身上透湿,风里头打一哆嗦,咬牙,忍痛地说,走走。

从场子里挤出来,走到外面的路上,花了半小时。到处是堵在一块的各地的车辆。雨还是下着。找了一辆当地的车。

回了上海。雨没停过。花了5个小时,几百块钱车费,淋了一身透湿,一个乐队没见着。看到了几十个闪电,几千个淋得透湿的落汤鸡。而且全程居然还挺有乐趣。金山半夜游,肯定忘不了的,以后回想。

雨里头的3罐啤酒喝得还不错。

[@more@]

contradictions and failures

It has started to get hot, Shanghai. Nothing like the temperature in Beijing. But hot, still. At night, when breezes come, heat turns into relief. But night brings extra burden of useless thoughts and hopes and desires and crashes. Everything cancels out. Isn’t it nice.

Pointless mumbling.

[@more@]
con

Blink得睡着了

Malcom Galdwell出的本新书,Blink,说的是很多时候一个人最初两秒钟的决定比仔细分析后的决定有效。

书是Michael昨天过来,带给我的,他带这本书给我,原因简单,因为去年我把Gladwell的成名作Tipping Point给他了,他觉得不错,有启发。在机场看到,立刻就买了。这个行为基本上先验证了一点,就是一个人经常在两秒钟里做决定。不过,同时也验证了,两秒钟里做的决定经常都是错的。

这本书说,人经常做出快速的判断,这些判断经常都是对的。OK。这些判断有些时候也会出错。OK。如果一个人经验越多,阅历越丰厚,快速的判断会更准。OK。

说的都对,可惜这些东西谁都知道,只不过大多数人没有象Gladwell这么好的写作本领,可以列出不少有意思的故事描述上面说的这几点。

所以这书的基本意义也就是这样,几个有意思的故事。至于观点本身,呃,不知道他的观点究竟是什么。

Tipping Point好,因为他把统计学和心理学一些东西结合一块后,应用到大伙儿周边熟悉的事件上。他想说明的问题,所谓的tipping point,是数学上完全没有问题的。而他选的故事也把这个数学问题解释得很恰当。

Blink,眨眼,这本书翻译成中文的话,看得我困得,闭上了眼,在上海梅雨将来的闷热下午,睡了个难得的午觉。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