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找事的Flickr,纯粹添乱

今天本来心情不错,结果上来就看到Keso转的一个关于Flickr决定把很多Flash的功能丢开,转向DHTML的小新闻。这简直就是给我找麻烦,我发现。

DHTML这个名词,本来也就是大伙儿闲着,把Javascript和CSS什么的全归并到动态类型的网页范畴里去了。Flash什么的,还有微软正在计划推出的平台,估计是基于activeX的,都算是这个动态范畴里的不同实现方式。

我这儿本来过一个月左右,要推出一个基于全新的算法,土豆后台同仁门都觉得很兴奋的,革命性的新应用。在DHTML和Flash之间,大伙儿辩论了两个星期。终于在权衡了各种利弊之后,决定还是走Flash的道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在看着Flickr把整个网站的用户界面都放在Flash的基础上,也还是有这么多的热爱Flickr的广大同胞,包括我在内。根本就没见到有多少人真心实意地抱怨说Flickr的服务有多不好,Flash有多烂。

这个可好,咱们Flickr忽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忽然间就决定从Flash改投DHTML的阵营了。我猜这基本上全是Adpative Path的Jesse James Garrett给闹的。本来这个DHTML什么的大伙儿都用了这么久了,也就是一个互补的工具,大伙儿相安无事。这个他可好,估计是做一个咨询公司,需要找一个新名词来炒一炒,就把这个Asynchronous Javascript + XML这么个无聊的技术名词给起了个Ajax的名字,这个荷马史诗的希腊悲剧英雄外加好像一个足球队的名字,然后满世界地告诉人说,Google Suggest和Google Map其实就是用的Ajax的基础。

这件事的恶劣程度就象是那个靠了EVA, Economic Value Added,这个词而大发特发的Stern Stewart管理咨询公司一样。

因为一个名词,本来是相辅相成的东西,忽然间被拼在一起,就忽然成了和Flash相对立的个平台。而且更糟糕的是,还有Flickr这么个在Blogger中一向作为Flash用得炉火纯青的样板的网站改投了Ajax阵营,起码,是被大家认为是改投了阵营。

我也知道Flash有很多的问题。比如,不是开源的。比如,被用来做很多banner广告,因此可能被挡了。可是Flash确实也是最好用的,也是最容易用的Rich Media Application. 因此我们决定用Flash。

现在,我想土豆还是会继续用Flash做我们土豆自认的这个杀手级应用。但是,我基本可以预计到,因为了Flickr,因为了二月份出来的这么个所谓的Ajax,我估计在推出这个应用后,会有极多的机会被人问,“你们怎么还用Flash啊。你没看连Flickr都转向Ajax了吗?”

真他**的累。大伙儿难道不嫌这他**的标准已经有这么多了。每天我花在考虑各种编码,系统,应用等等的标准时间已经够多,够浪费的了。这好,又给我多了个标准出来。

看到方刚的手机清明上河图,想,这个手机也有多少标准啊。

只好押个宝了。爱因斯坦说,“God doesn’t play dice。”俺们都是人,所以本来不需要play dice的时候,也弄个押宝游戏出来玩玩。

P.S. 忽然想起,今天纽约时报说微软和Sun开始合作,一个战略合作,让用户在微软和Sun的平台上的使用结合得无缝一些。比如第一步的让用户用一个用户名就可以登录微软和Unix平台。

好事啊!不过这两个死敌握手言欢,将来估计就没什么机会看Scott McNealy各种很有创意的痛损Bill Gates的精彩言语了。

[@more@]

Toodou.com怎么来的

土豆网现在算是开始可以外部测试了。忙了几个月,造出了这个土豆网。最近的一个月每天都到凌晨一点。兄弟们也都两个月没有怎么休息过。

象是建筑师造好了个楼,呕心沥血。象是看着自己的画,从草图到线条到上色。添添补补,一直不满意。但是忽然有一天,看着这么个楼,看着这么幅画,想,该把它放出去了,放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怎么看它。

去年的十月初。有一天和Marc去打球。难得离开这个一片喧嚣的城市,到户外的草地上活动活动。回来的路上,Marc说,你听没听说过Podcast?我说,没有。那是什么东西?

那个时候adam curry刚做发布他的ipodder软件不到两个星期。全世界的podcast电台好像不到10个。Marc拿着他的ipod,给我听了听几个节目。讨论了一路,我们都说,这个东西很酷。Blog给了我们大家文字的话语权,而有了类似于podcast的东西,我们就有了声音的话语权。我说,我们给中国也开发这么个东西吧。那时候我当然没想到,这句话后,会是接下来的五个月这么长的路程。

一开始我们不过想把Ipodder软件复制一下,做一个中文的版本,反正它是个开源的软件。纯粹是个兴趣,翻完了,扔出去给Blog的社区,就完了。毕竟我们都有自己的一堆事。Marc那时候已经忙到了他的女朋友每天只能见到他一面,这一面还都只能和Marc的电脑一起见。

但是也许我们都有这么个穷根究底的毛病。一边做着软件,一边我们就发现ipodder这个软件在中国会有许多的问题。它的下载虽然带了些BT的功能,但是所有的下载都是直接从服务器上下来的。带宽会是个很大的问题。在中国,绝大多数的博客不可能自己去建一个网站,租一个带宽,每月付一笔数字不小的费用。如果那样,podcast不过是极小数人的小玩具,干脆直接放个流媒体文件算了。果然,就在十一月初,纽约时报开始报道podcast,也顺带地报道了podcast上最火的the Dawn and Drew Show,因为很火,每天有几千个下载,而Dawn的文件是偷偷放在他工作的公司网站上,结果公司的服务器完全堵塞,Dawn差点丢了工作。

我们做Podcast的目的,是为了每个人都能够自由发出自己的声音,做出自己想做的节目。我们既然做了这件事,就得让这个目的实现得彻底,必须解决带宽的问题。我们决定把Bit Torrent文件共享的功能结合在我们中文软件里。通过P2P,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把自己的电脑变成个网络电台,直接把内容发送到用户的电脑上。

这个决定,一个方向性的决定,导致了接下来四个月的一系列决定,到了我们离开原来的工作,全力投入到toodou.com上来。

为了使Bit Torrent和Ipodder软件结合,我们有了土豆网的第一个软件工程师。为了需要搭建一个网站来处理这些种子文件,我们有了个网络工程师。为了能够让软件能够更容易和网站结合在一起,我们搭建了一个Blog的平台,让这个Blog平台能够处理多媒体和Bit Torrent种子文件的上传和管理,我们有了制作和编辑。一开始我们借用一个朋友的办公室。到我们有了五个人的时候,我们在上海的体育馆附近找了这么个简单的公寓。然后我们有了设计,有了几个对土豆网想做的事非常有兴趣的业余兼职的学生。到了一月的一天,我们发现,我们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它才能成为我们希望它成为的东西。

我们的网站和软件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变化。从简单到复杂又到了简单。这当中我们有了几个不同的版本,有了几次的内部测试。比如加入的视频内容(现有的许多资源)和暂时先去掉的和IPOD的同步功能(整体普及度太低,虽然我们都各自有几个)。到了今天,我们的网站和软件是这么个构架,还是为了我们最初的目的,只不过我们现在有了更明确的想法,而不再是几个月前的简单业余兴趣。但是我们最初的目的还是一样 — 让最多的人,用最简单经济的方式,发布自己的多媒体内容。

坐在这个客厅里,到处都是电脑和缆线。手头还有无数的事,还有几个重要的项目需要完成,才能够让土豆网健康地发展。这个算是个小小的回顾,在开始外部测试的时候。接下来一个月待做的:

1。结合发布和接收节目的iToodou软件。能够让接受,发布一次性完成。也许重新加入和IPOD这一类的便携播放器的同步功能。

2。Blog个人空间。除了P2P方式,还能够存储文件,可以让没有宽带的制作人们也可以拥有土豆频道。

为了让这个平台能够生存下去,我们还需要很快找出一个支持它的商业模式。也许是广告,也许是一些付费的个人频道,也许是和电视台的合作。土豆网上绝大多数的内容一定会保持免费。不过,我们相信,我们的土豆网这个大舞台上,很快也会有像The Dawn and Drew Show这样有趣的个人频道,有几十万的听众或者观众。如果中国的Dawn和Drew们愿意,他们可以让他们的听众们支持他们的节目,那么,只要有几千个土豆愿意每月付一元钱让他们每天做节目,做好节目,Dawn和Drew们就可以生存下去。

有一天,几十个或者几百个中国的Dawn和Drew出现的时候,土豆网就可以靠自己生存了。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