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the NY Times) Bless me, blog, for I've Sinned

Geez, I have no idea, but this piece makes for a fascinating reading. Too bad blogspot.com is usually blocked by our lovely Great Firewall.

Gary

Bless Me, Blog, for I’ve Sinned


Published: May 31, 2005

Online confessors are like flashers. They exhibit
themselves anonymously and publicly, with little consideration for you,
the audience. Browse some of the confessionals on the Web: grouphug.us
(a simple log), notproud.com (organized by deadly sin) or dailyconfession.com (where you can barely find the confessions for all the promotional stuff). You can see for yourself.

One online confessional, though, breaks the mold. At PostSecret, found at postsecret.blogspot.com,
the confessions are consistently engaging, original and well told. How
come? The Web site gives people simple instructions. Mail your secret
anonymously on one side of a 4-by-6-inch postcard that you make
yourself. That one constraint is a great sieve. It strains out lazy,
impulsive confessors.

For PostSecret, you write,
type or paste your secret on a postcard, and then, if you want,
decorate the card with drawings or photographs. Next the stamp and then
the mailbox. Yes, it’s work to confess. And it should be, if only for
the sake of the person who might be listening.

One message says:
"I lied" under the word "oath." Another says, "I deleted the pope’s
funeral unwatched off my TiVO to make room for an episode of
‘Survivor.’ " The postcard picture – a split image, top half funeral,
bottom half ‘Survivor’ – captures the moment of sin.

Some
secrets cannot be separated from the cards they’re on. One sad little
postcard has a lineup of seven 3-cent stamps, each with a picture of a
Conestoga wagon on it, plus one 2-cent stamp of a locomotive: "I found
these stamps as a child, and I have been waiting all my life to have
someone to send them to. I never did have someone."

The
following typed message was pasted onto a card made out of a $50
parking ticket: "I got a parking citation and so did the car next to
me. I replaced the ticket on the car next to me with mine. My ticket
got paid. And the one I took? I mailed it to PostSecret." It isn’t so
much a confession as a live performance of sin.

PostSecret is
simple to navigate. You scroll down to read one postcard after another.
There’s little else on the site. O.K., you will occasionally run into
little self-congratulatory landmarks: announcements that PostSecret
will be onstage in Melbourne, Australia, newspaper clipping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scores of compliments from readers. But basically it’s
all secrets.

And the secrets are regularly refreshed. Each
Sunday, Frank, the keeper of the secrets, posts a new batch straight
from his mailbox in Germantown, Md., and removes some old ones from the
site. One virtue of the resulting chronological lineup is that you can
look for patterns emerging, certain kinds of confessions clumping
together. And clump they do.

For instance, the most recent
confessions tend to be the most graphically and ethically hip. They
look like the work of Barbara Kruger, Damien Hirst or Sophie Calle. "I
want to be anorexic," says one card with a photo of a skeletal woman,
"but I can’t stop eating."

And for some reason many of the
secrets posted on May 8 follow a certain form, a confession followed by
a coda with a dash more guilt: "I don’t care about recycling. (But I
pretend I do.)" "I had sex with strangers for money. And I liked it."
"I hate loving families… Because I don’t have one."

One odd
thing about PostSecret is that there’s a real disconnection between
what the confessions are and what the readers think they are. One
reader from Texas wrote, "Thank you so much for building a window into
so many souls, even if it only shines light on the darkest part." A
reader in Australia wrote: "Each is a silent prayer of hope, love,
fear, joy, pain, sorrow, guilt, happiness, hatred, confidence,
strength, weakness and a million other things that we all share as
human beings… there is no fakeness here."

No fakeness? Oh,
but there is. And it is the fakeness, the artifice and the performance
that make this confessional worth peeking at. The secret sharers here
aren’t mindless flashers but practiced strippers. They don’t want to
get rid of their secrets. They love them. They arrange them. They tend
them. They turn them into fetishes. And that’s the secret of
PostSecret. It isn’t really a true confessional after all. It is a
piece of collaborative art.

http://www.nytimes.com/2005/05/31/arts/design/31boxe.html?hp[@more@]

土豆哪吒计划之二- 从搜索到人际网络的标签组织

刚把Group推出去,继续写tag。

上一篇里,已经说到了,现有的tag,只让人知道哪些tag被用得最经常,而没有其他帮助普通用户浏览的信息。对于lite的网站,固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意外地反而是其一部分吸引人的地方。对于heavy的网站,这样的浏览对于用户的体验有负面的影响。

如何处理这些节目标签,如何用一种更有效的方式呈现在用户,尤其是普通用户的面前。

先回过头来,看一下搜索技术。

Keyword的搜索和Google的链接搜索


从最早的Excite,Infoseek等等的早期搜索技术,到google的搜索技术,之间有一个过程。那天夜里想到的,就是忽然想到这个网页搜索技术的过程。

回顾一下google的算法基础。大家今天用google用得很开心,原因很简单:用了一段时间后,一个普通的用户自然会发现,google的搜索结果是最相关的。 就是说,google的机器算法比起早期的搜索技术优越。

Google的算法基础,Page和Brin当年的一篇学术论文细述过了,就是现在大伙儿耳熟能详的page rank的基础。

回顾一下。它的算法的基础是网页被别的网页链接的数量,在这个之上才是关键词等等其它的搜索技术。
1.计算某一个网页被其它网页链接的数目,所谓外部链接数,被链接越多,这个网页的价值越高。
2.计算链接过来的网页上的链接数目。链接越多,单个链接的价值越低
3.累加由此得出的所有链接价值的累加值,乘以阻尼系数,即为网页的价值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最早的这个公式:

We assume page A has pages T1…Tn which point to it (i.e.,
are citations). The parameter d is a damping factor which can be set between
0 and 1. We usually set d to 0.85. There are more details about d in the
next section. Also C(A) is defined as the number of links going out of
page A. The PageRank of a page A is given as follows:

PR(A) = (1-d) + d (PR(T1)/C(T1) + … + PR(Tn)/C(Tn))

Note that the PageRanks form a probability distribution over web
pages, so the sum of all web pages’ PageRanks will be one.

简单运算后,得出的结果就是这个网页的价值。 当然,在具体运算过程中,还有一个这些互相链接的网页各自最初的价值如何确定的问题。这个通过一个简单迭代(iterative)的多次运算后,各个值就会稳定在一个让系统平衡的数字上。

Google的创意何在?在学术圈子待过两天的人,立刻就会发现,google的算法基础其实是学术界的人一直习以为常的东西。学术圈子里,在仔细读一篇论文并下个人判断前,所用以粗略判断一篇论文的价值或者重要性的两个基本依据。

1。它最早刊登的学术期刊的地位,2。它被其它学术论文引用的次数。

而在互联网上,学术论文成了网页,而学术论文之间的引用,其实就是网页之间的链接。而学术期刊的地位,则是约等于通过机器算法通过链接算出的每个网页的所谓page rank.

这个发现在google之前曾经有人试图在网页搜索上尝试过。Larry Page当初的那篇论文里,开篇就说到,他的这个算法基础看上去和原有不少人试图用过的所谓计算“引用”来判断网页相关性的算法,是同源的。但是,他的新算法更复杂,微妙些

土豆的标签组织新方法 - 从凌波微步到步步生莲

土豆标签组织新方法,就是我们的哪吒计划。

我们想要解决的,是在土豆这样一个内容文件都相对较大的网站上,节目通过tag的浏览问题。 最近看到许多讨论,都和tag有关。比如Keso, mak, Goodknight, travelway, hopesome, 还有看了忘了留记录的不少其他讨论。

和同样使用tag的flickr,del.icio.us比较,土豆上的内容有一个根本的不同。

先回顾一下Flickr和Delicious的标签组织方式。每个图片或者网页都有一个到多个的Tag。最常被使用的Tag在Flickr上有一个专门的页面,Tag被使用的多少决定Tag字体的大小。在Delicious上,常用的标签出现在首页的右侧。在Flickr和Delicious上,点击某一个Tag,都会列出所有带有这个标签的图片或者网页,同时这个标签下,还会列出由系统算出的与这个tag相关的其它Tag。

土豆网在最初设计的时候,考虑了多种的分类方式。 采用tag来组织节目的原因有两个:
1.土豆网的节目由个人提供和使用。这点特性和Flickr,Delicious完全相同,使用tag是自然而然的。
2.节目数量的巨大和内容范围的分散。其中,尤其是内容范围的分散,决定了我们无法也不愿意去定一个分类,因为这样可能会从一开始就暗示性地限制了节目提供者的选题范围,导致个人创造性的降低。

土豆网上,tag是基础的节目组织方式,但是传统的分类方式依然存在,比如频道。使用传统分类是因为频道的特性:a. 数目相对少。b. 每个频道包含了多个节目,如果同样采用tag可能会导致频道和节目这两个不同概念的混淆。c. 频道可以被订阅。用户浏览频道的行为只是最初的一次性行为,订阅后,一般不再会随机地浏览。

但是,就算是节目本身,从一开始,tag分类就有一些问题。其中的有些问题,在实施过程中都一一地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比如中文和英文标签的问题。有些是tag自身的特质问题,比如,标签的模糊性。用户自己添加的标签相对随意导致一些很常见的标签,对于其他用户来说,不是很有用,比如一些单纯描述性的tag,“DV” “MP3”等等。这些tag的特质问题,只能通过一些方式去尽量减少负面的影响而无法一次性地完全解决。

但是我们被一个很大的问题困扰:tag的浏览问题。

(全文放到里头了。写的比较多,这次)
[@more@]
所有目前已知的tag应用中,包括Flickr和Delicious,采用的tag基本排列方式都一样:最常被使用的tag最醒目。字体的大小也好,出现
在首页也好,用户最先看到的tag,都是其他用户所最常添加的tag。这些tags告诉你很多人用了这个tag,但是它们不能直接告诉你,这些tag中,
哪些图片或者网页精彩。

以flickr为例。一个随机的用户,在flickr上想要找到自己想找到的图片,他可能从flickr的常用tag页面开始,也可能从某个图片开
始,或者从tag搜索开始。假如我们跟踪这个用户在flickr上最终找到他所想找到的图片的整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行动中,大部分是随机的行为。
即使这个随机的Flickr用户是从tag搜索这个最有目的性的行为开始,
在flickr上,tag搜索可能产生数十个到数千个的搜索结果。在找到他想要最初搜索的图片之前,这个用户需要浏览许多的网页和许多的图片。

所以,如果我们对这个用户的整体浏览过程在大脑里画个路线图,我们可以说,这个路线图象是证券市场股票走向的Random Walk。一个大致方向上确定,但是每一具体步骤不可确定的路线图。

而对于flickr上的许多用户,这样的random
Walk从一开始就是个随机的点。许多用户,包括我,会很随机地点击一个图片,然后点击从这个图片引伸出的链接,让flickr这个无序的tag组织方式
把自己带到自己预先意想不到的图片上。这其中,有很多意外发现的喜悦(是,就算是工程师也喜欢意外发现的喜悦)。

所以,对于flickr和某种程度上来说的Delicious这两个网站,原本似乎无序的浏览方式,反而意外成为他们吸引人的一个原因 。

但是,这样的一个random Walk,我们从一开始就一直觉得困扰。因为一个很简单的原因:

Flickr和Delicious都是内容”lite”的网站。Flickr的内容文件小,几百K的大小。而土豆则是内容”heavy”,我们的内容文件大,可能是数兆数十兆。

以我们的随机用户为例。在lite的网站上, 比如Flickr, 他点击任何一个标签后,只要网络速度正常,
会立刻出现一个网页,上面的几十个图片,都带有这个标签。图片虽然已经压缩得很小,普通用户依然可以立刻判断这些图片中,哪一幅是他想要看的。点击这
个小图后,大幅的图片很快在页面上出现。然后,他可以继续点击其他标签或者图片,继续他的random walk。 

这里的关键是,”Instant Gratification”。 我们的这个随机用户,能够在网页上立刻判断所出现的多张图片中是否有他喜欢的和想要的。如果有,点击小图后,他也能立刻获得他开始这个random walk的最终目的 - 图片本身。

我们的随机用户,他在flickr上的random walk,每一步都是即时的,轻松的,惬意休闲的。而在random walk中他走到了自己想走到的终点 - 图片。他的random walk简直就是段誉的凌波微步般惬意,而且有效。

而在土豆上,我们这个”heavy“的网站,这个随机的用户,他当然也可以从任何一个标签开始,直到找到想找的节目为止。但是,他的randome walk,步伐有所不同。

他走出的第一步,在点击了标签后,他看到的节目列表上的节目图片,并不象flickr上直接就代表了目的本身 - 图片。土豆的节目图片,是节目的提供者自己提供的。这张图片也许是视频节目的截图,也许是音频节目制作人的照片,也许根本就和节目无关。我们的随机用户能用来判断这个节目相关性的,是节目的标题和简介。这一步,已经有些偏了。这是间接的一步,而不是flickr上直接的一步。

他的第二步,在点击列表上的链接后,带他到了个节目页面。在这个节目页面上,有更多的关于节目的描述。更详细的简介,节目的大小,格式,播客,等等。但是,这些也还是间接的信息。又是间接的一步。


我们看到,这个随机用户,在到达了某个节目的页面后,他的凌波微步,就开始有些不顺了。他就象是天龙八部里的段誉,在磨坊里力斗假扮西夏高手的慕容复那一幕,东一脚踩到个箩筐,西一脚踩到个木头,开始不流畅。



他的第三步,也是我们的随机用户最关键的一步,他必须下载这个节目。

而在最后这个关键一步,他简直就是一脚踩到了个暂停的镜头:他必须花费时间和带宽,等待这个节目文件下载完成,而且要花点时间看完它,才算是走完这一步。

比起在flickr上的凌波微步,土豆网上有点象是沙滩漫步。

总结一下。这个随机用户,在Content Heavy和Content
Lite的
土豆和flickr上,他的用户体验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大伙儿对土豆的tag目前都是鼓掌为主,因为它确实非常适合土豆网节目。但是坦白地说,在同样的tag组织方
式下,尽管土豆网比起用传统方式组织的网站,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整体的用户体验,土豆网远远不如flickr。

Tag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提高用户体验,不是用来好看或者用来引点眼球的。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们一直都在思考怎么把这个缺口给补上。但是,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无法逾越的物理问题:土豆网的节目文件大。大的节目需要更长的时间下载,更长的时间就意味在土豆网上的每一步都要花多很多的气力。

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来间接直接地改善用户体验:增加组来让用户互相推荐节目,减少文件大小来更易下载,打分,写评论,等等等等。但是,我一直想找到一种可
以用电脑来运算的,尽量少由人来干预参与的方法,让一个随机的用户用Tag在土豆这个content
heavy的网站上获得至少和flickr相当的用户体验。

在苦思冥想了几个星期后,两个星期前一个夜里,忽然从梦里猛醒过来。Eureka!

我的随机用户,他在土豆的这个宛如沙滩的环境上走,是不能那样轻松地迈出每一步。我没辙,我没法把沙滩全给平了。但是,他能不能象佛那样,步步生莲?

他的Random Walk的每一步,虽然慢,但是都比较精彩。他每点击一个标签,都能很容易地找到他喜欢的节目。“精彩”,可以用来补过“慢”的缺口。Tag必须携带更多的信息。

所以,我们有了哪吒计划。让随机用户的每一步都比较精彩的一个计划。

哪吒计划的下一篇,细说如何让每一步都更精彩些。

——————————-

有个提议。把这些blog上写的,组织一下,到时候找个journal当个论文给投出去。大伙儿一起参与如何?试试看,这么一篇关于blog和social network,通过blog和social network共同写好的论文。

名字就叫:Practitioners and Bloggers’ Perspective on Organizing and Presenting Tags

写好了,可以最后再用wiki试试。哈哈。

从Golf到死亡到意识的克隆

这天气变化快,转眼就是30以上。昨晚还坐在户外,拿杯冰的,杯上罩着水珠的啤酒说,“上海春天的季节还挺长啊。”

事情多。不过久没运动,实在是全身生锈的感觉忍无可忍了。我的那套杆寄在陆家嘴的练习场已经有一个月没摸过了吧。这么放着,不去练练,实在是对不起这交了的会费。

发现Golf实在是不能放。自从动手土豆这件事来,就没下过几次场子。这可好,练习场上这么一活动,出去的球清一色的Slice,稍微一调整,立刻又清一色的往左去了。一号木更加是糟糕。半年前,我已经是在low 90s,立争突破到8字头,现在这个模样,估计上场直接就奔110去了。

想想Golf也觉得有些好玩儿。一方面,力求一切精确,恨不得所有动作都能做到机器般精准,抛物线地落到预定距离预定方向。另一方面却是球场的无所定规,变化万千。

想像一下,假如有这么一个golf机器人,可以精确地把每个球都能无一例外地放到他用的那根杆的固定距离和角度上。他肯定可以赢过绝大多数的球手,比如我。不过他一定嬴不了人类的顶尖好手如Tiger Woods, Vijay Singh们。

认为人类无法取代的,必然说,你看,机器人无法胜过人,机器人不可能胜过Tiger Woods。设计机器的人当然也会说,你看,你不是Tiger Woods,机器人一定胜过你。

我相信在不会太远的未来,也许100年或者150年,人类和机器会如此融为一体,从思维到躯体,完全不可分开。Cyborg,早就有这个词了。

有一个怪异的问题,忽然浮现。

假设有一天,人类可以复制自己的大脑,把自己所有的记忆,逻辑,判断,等等所携带的内容都复制到一个机器中。然后肉体毁灭了,在原有的这个肉体上携带的这个人原有的思维都消失了,也就是说,这个人死了。死去的这个人,他是如何的一个感觉?

他是长生了吗?毕竟所有原来代表他的所有信息都已经复制到了个可以自由复制,不象肉体这样脆弱的机器上。还是他毕竟还是死了,消失了,因为原来产生所有这些思维的原始物体已经消失了。消失的瞬间,这个还存在肉体中的意识,会意识到,他其实已经在另一个物体中可以持续下去,还是会感受到自身毁灭的恐惧?

就算是这个肉体和机器之间,保持着时时刻刻的同步。自我的意识,我,这个知道是我的意识,存在于哪里?

当一个原本是必然会毁灭和死亡,但是独一无二的物体,忽然在某个时刻可以复制自己,而且可以意识到自己复制自己的时候,他的意识和他周围的世界,该会变得如何的奇怪。

[@more@]

哪吒计划之一

下午往美国的专利局寄出了正式的专利申请书。Description的部分写起来容易,但是这个Claims写得我头晕。

中国的专利申请一向比较愚蠢些,基本上要求得有可以拿在手上的实物。看吧,也许很快也可以做一个出来玩玩。

哪吒计划已经准备了两个星期。下星期三推出Group的功能后,哪吒就开始实施了。

To bring order out of chaos.  这是哪吒。捣乱东海,再造新秩序,这是哪吒。造好的新秩序,过些年给孙猴子再打乱重造一次?这我就不管了。

从下星期一开始,写一个小小的blog形式的学术小论文。说不定写个两星期,就真可以整理出一份可以用来投给个journal的小论文了。

[@more@]

没事找事的Flickr,纯粹添乱

今天本来心情不错,结果上来就看到Keso转的一个关于Flickr决定把很多Flash的功能丢开,转向DHTML的小新闻。这简直就是给我找麻烦,我发现。

DHTML这个名词,本来也就是大伙儿闲着,把Javascript和CSS什么的全归并到动态类型的网页范畴里去了。Flash什么的,还有微软正在计划推出的平台,估计是基于activeX的,都算是这个动态范畴里的不同实现方式。

我这儿本来过一个月左右,要推出一个基于全新的算法,土豆后台同仁门都觉得很兴奋的,革命性的新应用。在DHTML和Flash之间,大伙儿辩论了两个星期。终于在权衡了各种利弊之后,决定还是走Flash的道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在看着Flickr把整个网站的用户界面都放在Flash的基础上,也还是有这么多的热爱Flickr的广大同胞,包括我在内。根本就没见到有多少人真心实意地抱怨说Flickr的服务有多不好,Flash有多烂。

这个可好,咱们Flickr忽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忽然间就决定从Flash改投DHTML的阵营了。我猜这基本上全是Adpative Path的Jesse James Garrett给闹的。本来这个DHTML什么的大伙儿都用了这么久了,也就是一个互补的工具,大伙儿相安无事。这个他可好,估计是做一个咨询公司,需要找一个新名词来炒一炒,就把这个Asynchronous Javascript + XML这么个无聊的技术名词给起了个Ajax的名字,这个荷马史诗的希腊悲剧英雄外加好像一个足球队的名字,然后满世界地告诉人说,Google Suggest和Google Map其实就是用的Ajax的基础。

这件事的恶劣程度就象是那个靠了EVA, Economic Value Added,这个词而大发特发的Stern Stewart管理咨询公司一样。

因为一个名词,本来是相辅相成的东西,忽然间被拼在一起,就忽然成了和Flash相对立的个平台。而且更糟糕的是,还有Flickr这么个在Blogger中一向作为Flash用得炉火纯青的样板的网站改投了Ajax阵营,起码,是被大家认为是改投了阵营。

我也知道Flash有很多的问题。比如,不是开源的。比如,被用来做很多banner广告,因此可能被挡了。可是Flash确实也是最好用的,也是最容易用的Rich Media Application. 因此我们决定用Flash。

现在,我想土豆还是会继续用Flash做我们土豆自认的这个杀手级应用。但是,我基本可以预计到,因为了Flickr,因为了二月份出来的这么个所谓的Ajax,我估计在推出这个应用后,会有极多的机会被人问,“你们怎么还用Flash啊。你没看连Flickr都转向Ajax了吗?”

真他**的累。大伙儿难道不嫌这他**的标准已经有这么多了。每天我花在考虑各种编码,系统,应用等等的标准时间已经够多,够浪费的了。这好,又给我多了个标准出来。

看到方刚的手机清明上河图,想,这个手机也有多少标准啊。

只好押个宝了。爱因斯坦说,“God doesn’t play dice。”俺们都是人,所以本来不需要play dice的时候,也弄个押宝游戏出来玩玩。

P.S. 忽然想起,今天纽约时报说微软和Sun开始合作,一个战略合作,让用户在微软和Sun的平台上的使用结合得无缝一些。比如第一步的让用户用一个用户名就可以登录微软和Unix平台。

好事啊!不过这两个死敌握手言欢,将来估计就没什么机会看Scott McNealy各种很有创意的痛损Bill Gates的精彩言语了。

[@more@]

3500万美元的画和看情色经典的纽约公共图书馆

Durand painting
Asher Durand的画,今天的the New York Times说是卖了个3500万美元,卖给了Wal Mart的创始人Sam Walton的女儿。

Hudson河谷,诗人William Cullen Bryant和画家Thomas Cole。The New York Times说这幅画是Hudson Valley画派最好的画作之一,之前一直在纽约公共图书馆。

The New York Times说这幅画之前在三楼的阅读厅展览。想起在纽约的那几年,有那么一年时间,几乎每天的下午都在New York Public Library的那个巨大的阅读大厅里度过,不过对三楼的阅读厅一点印象也没有,更不用说这幅画了(当然也不知道在那儿展出了多久)。

那个阅读大厅却是给我留下了无数美好记忆。坐大厅里,找一个座位,填一张要书的申请单。坐在木椅上,看巨大的大厅里周围一圈高到屋顶的书架,书架上堆满的大部头书籍。吊灯,油画。要的书到了,叫号台上出了号。走过去,看一本本的书从地下的储书库里,从宛如煤气管道的出书管道里一本本地吐出来。很神奇。

看了不少的书。英文的书,中文的,很多都模糊在记忆中了,不记得是在那儿看的,还是后来看的。记忆特别深刻的,却是那时候看了图书馆里能找到的几乎所有中文古典的情色经典,肉蒲团,绣榻野史,痴婆子。。等等等等。

现在看书,尤其看这些书,用不着这么麻烦了。google或者baidu一搜索,就在屏幕前了。不过回想起来,在那么个古老阅读大厅,看那些情色经典,很神奇的感觉。

那一年里头,少数的几个让我留下美好记忆的地方。大都会博物馆。和George,我的老教授,在格林威治村到处闲逛。纽约,纽约。

[@more@]

Hopesome列出的美国个人媒体网站

有几个星期没有认真跟踪美国的个人媒体广播的情况。今天在hopesome那儿看到他列出的几个正在做的,或者说,正在准备推出的网站,还是有些意外。

就这么点时间,从几个月前的音频的podcast到现在各种方式的视频节目的广播,忽然间涌现了不少。有通过网站的服务器方式的,也有是一步到位,打算直接用P2P的软件来解决,倒是什么样的都有。而且,比起做音频的podcast时候更多是一个或者寥寥几个人的个体行为,准备做视频的大多是来势汹汹,一开始就摆出了要挽起袖子,大干一场的准备。

尤其这个Brightcove,带着allaire和macromedia的背景,果然是大家手段,上手就是一大段的Flash,先把要做的个人视频广播,直接就放到历史的视野中来。从电影到电视到互联网,从胶片说到个人广播,恨不得上来就要给自己割出个历史的10年的时间。不过网站确实做得不错,flash的技术用得很好(废话)。可以学习学习。

我这儿本来还有个小小的野心,打算等我手上的中文土豆的大功能都完善了,就做个英文的版本,到美国租几个服务器,也来个打回师傅的家门去这么个豪举。

打回家门去的兴趣和信心,看了这么多家门里头已经在做的和想做的,居然越发的强烈。糟糕,有点老毛病上来了,越看到棘手问题,对手越强,这个劲头越大。

还是先做好手上的。就是土豆的中文版,还远没有雕琢到让自己满意的地步。慢慢来。家门一直摆着在那儿,随时可以打上去。不急。

[@more@]

广告词

坐沙发上,冲个凉,打开瓶冰过的酒。不错,最近难得这么早就回到家里,八点刚过。

打开电视,CNN正放个广告。一个固定的镜头,上方是一座顶上皑皑白雪的山,下方是荡漾的水,和一个水上轻摆的船头。然后一只手,拿了个三星的MP3播放器,轻轻一摁,一段轻柔的音乐。然后广告词闪过,“the most valuable time is your own.”

现在的广告,居多的是大概都是这个强调个性的。Sony的“人生是个舞台。” 可口可乐的一系列广告,尤其印象深刻的是那个章子怡一脚把那个哥们踹出窗口,独享一罐可乐。Ebay中国的“拍”的广告。

大概在这么个衣食丰足的时代,虽然时时有些恐怖主义,环境危机,海啸地震之类的新闻每天围绕,我们并不觉得这个社会这个集体给了我们多少。作为一个个人,很容易就能让自己的各种需要得到满足。而一个艰难环境下,个人力量大概就会显得弱小。群体,家庭,责任。首要的考虑。

我们都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下一个广告,Toyota的,“Practice make better.”  现在正在看的这本书,“how the mind works” 的作者Steven Pinkers一定很喜欢这句话。他不觉的有什么突然产生的天才,只有勤奋和不断努力,才能让人脑这个软件系统造出所谓的天才作品。

听上去很有说服力。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