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音乐会好

vicky给了两张票,说是海滩音乐节,有大大小小的乐队30几个,从7点到凌晨2点。

这30几个乐队,我基本一个都没有兴趣。不过,7点到凌晨2点?海滩?一堆MM?还有些管它是噪音还是音乐的声音烘托烘托气氛?再弄上一堆啤酒喝上7个小时?这我怎么能不去。

结果,好,从下午4点半开始,天忽悠一下就黑了,然后,暴雨当头就砸下来。很兴奋地继续去。

和Vega一起,从市区出发,到音乐节的金山海滩,中间倒了两次车,花了2个小时,70公里,单程250的打车费。一路雨这个大。

到了地方,走进场,到处都是人已经,也人人都打着伞。到处都是伞,个儿高些,大多数的伞就正好举到我的眼睛位置。看出去一片的伞的海,连舞台都看不着。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就是没断过。没多久身上全是透湿了。还好是酷热的夏天,还没怎么觉得。

手机打不通。Vega的朋友们都在媒体车里,信号不通。时不时人群一起哇地一声,不是演出开始了,是远方海面上一道闪电,从天边直划到海面。

站在雨里头,伞举着,也就是意思意思,海边上,风一过来,雨水全在身上,和露天站着也没什么差别。

打开啤酒,从7点半到8点半,喝了3罐啤酒。演出还没开始,Vega的哥们姐们们还是打不通电话。风吹着,开始觉得冷。脂肪不够。

8点半,走吧,我说。Vega犹豫了犹豫,身上透湿,风里头打一哆嗦,咬牙,忍痛地说,走走。

从场子里挤出来,走到外面的路上,花了半小时。到处是堵在一块的各地的车辆。雨还是下着。找了一辆当地的车。

回了上海。雨没停过。花了5个小时,几百块钱车费,淋了一身透湿,一个乐队没见着。看到了几十个闪电,几千个淋得透湿的落汤鸡。而且全程居然还挺有乐趣。金山半夜游,肯定忘不了的,以后回想。

雨里头的3罐啤酒喝得还不错。

[@more@]

100个人里头有1人爱土豆,我就很满足了

今天和Grace去办点事,来回好几个小时的车。难得这么长时间,天南地北地聊。最近少有时间碰头,我忙着土豆,她忙着筹办婚事,外加从贝塔斯曼跳槽去了一咨询公司。就她这么忙,还有空想着她的大小女朋友里头外加大大小小的表妹有谁可以介绍给我。

 然后我被她瞪了一眼,说, Gary,你的要求,这个起点太高。

 我觉得很冤枉。我心想,我已经进步很大了啊。

我刚明白男人女人不同的时候,受了点文艺青年的毒害,觉得这世界上一定有一个女孩是三生有约的人什么的。就是说这世界上就这么一个人。后来有了一个女朋友,又有了第二个。等等等等。一开始觉得这一次的这个女孩很好,一定是唯一的。后来发现,下一个也很好啊。再往下,这慢慢就觉得其实这世界上,很可能有不少女孩都是我可能会觉得非常好的。

 所以我的起点已经低了很多了都。

当然,起点低不等于大家的起点都得一样。我觉得好的女孩,和我的朋友们觉得好的女孩,第一,占总女性人口的比例上有差别。高些,低些,都有可能。第二,类型上有差别。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喜欢的,和他们喜欢的,未必一样。

 土豆当然不是在找女朋友,不过这事实际上也有点像。

 都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有1亿人。这1亿人里头什么样的人都有。也都知道这世界上绝少真正能够垄断一个行业的公司或者产品。因此,好像我从来没想过1亿人的市场都包圆了独吞的事情。所以也经常觉得不明白,有什么必要一张嘴就要以中国互联网1亿用户的名义和需求什么的。

 土豆的播客,就是喜欢表现自己的才华或者经历或者生活的人,而且对互联网很熟悉了解。土豆的用户,也一定是喜欢新鲜东西,年轻的,还有未必很年轻但是心态依然年轻好奇的人。

拿细分市场,市场定位,战略走向,价值链,生态圈,核心竞争力,什么什么的等等之类说起来很溜感觉很科学的方式来分析,土豆只做适合自己的用户。

 用一种很不科学的方式来分析,100个互联网用户,有一个爱土豆的,就有100万的土豆粉丝了。

再拿一种特不科学,特自我的方式来说,土豆现在做的,就是我喜欢做的。做别的,一来我未必擅长,二来,我还真不愿意做呢。

睡了睡了。

[@more@]

土豆被点评

Keso写了篇点评,对土豆表扬了表扬。被人表扬,当然是很爽的事,而且是从Keso这么个向来精准的笔下出来,是件很开心的事。

而且同时,不是客套的话,也觉得大伙儿的期望之下,土豆必须要做好,必须能活下去,而且得活得很好。

过去的几天里,签了几个合作协议,包括一份很重要的排他性协议。具体的内容,等我们的合作伙伴准备好了,过两个星期会发布出来,现在尊重他们的意见,暂扣着。

这几个协议对土豆是非常重要的。这些协议基本上帮助我们规避了很大一部分的政策风险。我们也打通了几个让土豆播客通过已有的媒体通道获得收入和知名度的渠道。

商业角度来说,我们也在把进入的门槛架得更高了些。这样,真想进到播客服务这儿来做的,必然得是足够认真和配置足够的资源,可以和我们一起认认真真地把市场做起来。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如何让大家都习惯于播客,习惯于把自己手中的这些工具,真正用起来。一起培养起市场。

无数需要做得事,无数想要做的事。够充实,呵呵。[@more@]

土豆被点评

Keso写了篇点评,对土豆表扬了表扬。被人表扬,当然是很爽的事,而且是从Keso这么个向来精准的笔下出来,是件很开心的事。

 

而且同时,不是客套的话,也觉得大伙儿的期望之下,土豆必须要做好,必须能活下去,而且得活得很好。

 

过去的几天里,签了几个合作协议,包括一份很重要的排他性协议。具体的内容,等我们的合作伙伴准备好了,过两个星期会发布出来,现在尊重他们的意见,暂扣着。

 

这几个协议对土豆是非常重要的。这些协议基本上帮助我们规避了很大一部分的政策风险。我们也打通了几个让土豆播客通过已有的媒体通道获得收入和知名度的渠道。

 

商业角度来说,我们也在把进入的门槛架得更高了些。这样,真想进到播客服务这儿来做的,必然得是足够认真和配置足够的资源,可以和我们一起认认真真地把市场做起来。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如何让大家都习惯于播客,习惯于把自己手中的这些工具,真正用起来。一起培养起市场。

 

无数需要做得事,无数想要做的事。够充实,呵呵。[@more@]

土豆缺一个系统管理员兼开发

最近开始要上一些项目了,都牵涉到和合作伙伴们之间的数据传递和系统接口的一堆事。忙。

“系统维护/网络管理:对FreeBSD操作系统,Apache/Mysql/Postfix等有丰富的管理经验;精通相关安全技术;对磁盘阵列,服务器负载平衡,收费系统有实际的管理和操作经验。熟练使用PHP和Mysql;熟悉Javascript/CSS等DHTML技术。了解Unix, Linux的基本操作。”

上面这个就是需求。在51Job上发过两次广告,收了几百份简历,就没几份可以见面谈的都。有兴趣加入的,或者谁有朋友可以介绍的,多谢多谢!

我们在上海。

愿意的话,也可以和我们的几个兄弟们就一起住在我们这个还算不小的工作室里。

我喜欢的人,最重要的就是,热情。

我的email: garywei.wang(at)gmail(dot)com

[@more@]

Zapata's,真乱

星期三,说是Lady’s Night, 所以Zapata’s里头这个乱。女人少,虽然说是Lady’s Night。男人多,大概大伙儿都想, Lady’s NIght啊,女孩肯定多。

大帐篷下面,十个有八个是老外。除了一起过去的,学校的校友和哥们姐们们,居然还有几个熟人。世界也太小了,圈子也太小了。

大伙儿在夏天的夜里,在个所谓的墨西哥餐馆酒吧的空地上,自然而然就喝着Corona。边上的小哥们说着他和他的弟弟如何在这儿认识了六个巴西模特的传奇故事。Marc和他的哥们说着荷兰语,谁都听不懂。再过去,几个哥们在抱怨公司,再过去,几个人在努力地泡着两个穿得很暴露的华人女孩。身材挺好。我得说。

庭院里,得有好几百号人吧。每个星期三的夜里。每个周末的夜里。

多喝了几瓶Corona已经,望出去,这样的混乱,似乎是纽约的Bleeker Street,似乎是华盛顿的Dupont Circle,似乎是巴黎的9月,虽然那儿更凉些。更像是枫丹白露边上的那个达利曾经当作家的城堡。那个城堡叫做什么名字?我已经忘了。也许是我已经喝多了。忘了。那个外面的暖房,那个夏天的草坪,那些夜晚,那满天的清澈夜空里的璀璨星星。多少个夜里,喝多了,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什么都不觉得了。草坪过去,坡的前面,是塞纳河。是我住的那个房子前面的同一条河。

记得还是不记得了。这么多的回忆,这么多经过的事。有些忘了,有些无法抹去。记住了又能怎么呢。总会消失。总是自己的片断。谁都不记得,包括自己。

 Zapata’s,是在上海吗,还是这个大的白帐篷下,它可以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大都市。这个帐篷下的这些人,本来就是世界的游民。

我们都这么自豪地要变成世界的游民。我们以为我们是自由的,但是在世界各地,都回到了同一个地方。

又喝多了,唉。

[@more@]

工业时代的电视和互联网二代的播客

(又是给电脑报写的。自己的Blog先贴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题目太大,互联网二代什么的,所以写着写着就上升到理论高度去了,居然还画了个小图。得警惕啊得警惕。少谈理论,多做实事。这话是谁说过的?忘了。

手上土豆在做的事情,看我blog的兄弟姐妹们,给提提意见吧。新上去的功能,比如“喜欢的节目”,“订阅的频道”,还有一些Ajax功能的新节目页面(评论,打分,加标签都不需要刷新页面了)。都为了土豆大伙儿们更方便分享和交流。)

说到土豆做的播客这件事之前,大伙儿可以先闭上眼睛,想想,你周围的人里头,有没有几个特别好玩儿的人?他们好玩儿的程度,是不是经常让你觉得他们实际上比电视上看到的许多所谓的笑星,明星,这星那星,都好玩儿?甚至于,你仔细想想,会觉得你周围的人里头,不单只是好玩儿,有些人其实简直可以称作很有深度,很有思想,和他们聊天,听他们说话,很有教益。

 

很多时候,你听这些人说话表演的兴趣远远超过看一个电视,听一个广播,甚至于好莱坞大片。我周围有那么几个人,你让我付5块钱听他们说5分钟的话,我很愿意。

 

这就是土豆这个播客网站要做的事情。

 

思想和娱乐的服务提供方式,象电视,电影,电台,等等,是这个多元世界上高度垄断,高度集中的一个行业。通过传统方式搭建和维持一个稍有规模的电视台,每年费用动辄数亿元。这样的成本,自然就要求上面的节目必须有规模效应。每个节目要有尽可能多地观众,才能在有限的资源(时段)上产生最大的经济效益(广告,赞助)。规模效益要求越高,多样性的可能越低,就象最早工业化生产的福特汽车Model T

 

因此,传统电视和电台,表面上很有创意很有活力很多样性,其实是工业时代的产物。所谓的多样化的诉求,在成本的压力下,只是镜花水月罢了。我们生活在互联网时代,还都是所谓的第二代互联网了,每天还被工业化时期的产物轰炸着眼球,耳朵和头脑。

 

在土豆上,你周围的人,这些好玩儿、有意思、可以让人有教益的人和他们可能做出来的节目,需要的只是一台电脑和一个几十元的话筒或者摄像头,这些他们已经用着的东西。对于他们,做一个土豆节目,接近零成本。

 

他们的娱乐或者教育或者思维的价值,在播客出现之前,被工业化的巨大成本起点线给抹杀了。我们做土豆这个播客服务,是努力让这个成本的起点线尽可能降到零,让这些原本被抹杀的价值浮现出来。而这些新产生的巨大价值,当中的一点点,都足以养活土豆和许许多多做类似事情的人了。

 

在土豆,我们每天做的,就是要让这些价值在今后几年中逐步浮现出来。

成本降低,社会整体新价值产生

[@more@]

土豆又上了几个Ajax,没办法


就象我们说,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土豆说的,土豆日新月异,当然也不是说说而已,是不是?

今天上了几个新功能。

一,你喜欢的节目。登录到土豆以后,在节目的预览窗口下面,有一个“喜欢” 的按钮。点这个按钮,就把这个节目加到“你喜欢的节目单”的页面上了。

二.你的个人播客页面上,重新排了一下,现在右边是两个链接,一个是“喜欢的节目”一个是“订阅的频道”。大伙儿都可以看到播客喜欢的和订阅的频道和节目。这样,更便利大伙儿分享喜欢的节目。

当然,如果你不想让大家看到你订阅的频道,你也可以在“频道设置”里选择不让大家看到。

三.节目页面。现在大伙儿的“评论”“加标签”“打分”都可以通过单页面完成,而不需要刷新页面。而且,很酷的是,你可以在看或者听节目的同时,对一个节目“评论”“加标签”“打分”,酷吧? (这种技术,现在大伙儿都已经归并到这个所谓的Ajax的平台上了。)

还有大大小小的东西,大伙儿用着就知道了。

土豆日新月异!过几天还有更好玩的,呵呵。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