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一个周末

过去的一个月,见一个人,就是一个人说,你看上去怎么这么疲倦阿。了解多一些的,就说,你怎么又瘦了一圈了阿?

我心想,这可不行。这我要再瘦下去,可以直接出演“木乃伊归来”,一点电脑特技都不需要。正好Jason一个电话,他们飞利浦的每月固定golf活动又来了,找我几回了已经,自从做土豆以来,就没去过。这回得去放松放松去。

成绩:103。总之很烂。这玩意儿非得持之以恒不可,放了几个月,短杆就彻底不行了。天气却还不错。一开始雨还不小,两个洞后,居然就停了。海边的风一吹,不算太冷的天气,一会儿就吹干了衣服。这么走了4个半小时,感觉真是不错。

一觉睡了9个小时。难得了已经。看了一早上的纽约时报周末版。吃了饭,看了片war of the worlds。tom cruise和spielberg功力不减,还是配合默契。

晚上送她回家。在路边的人行道上,孤零零躺了一束包扎好的百合花。

她说,“这些花真可怜。”

不知道这些花后面的人,又是个什么样的故事。我心想。

花

[@more@]

两星期没写

忽然发现已经两个星期没写东西了阿。最近看来是事儿比较多。

建硕在Blog上接上了Keso的5个怪癖,然后居然就要求我也写一个了。本来我就当忘了,或者当没看到,但是昨天一不小心居然又在滨江星巴克这儿和他扯了一晚上。没办法。(发现原来也被May给点名了)

我说,不会吧,象我这么一切完美的人,怎么可能有怪癖呢?有也就是些比较特别的习惯罢了嘛。我可以列举一些我的完美而且与众不同的习惯,大伙儿可以仔细看看,学习学习。

比如:

1。恩,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真想不起来

怪癖估计难说,自己习惯的就是自己的德了,真不容易说是怪癖。努力说说:

1。喜欢看天上星星。一看到满天的星星就特别兴奋。曾经在Colorado的大草原,方圆几十里就一人的时候看到满天铺开来的星,真是笼罩四野的感觉。这个是兴奋到顶的感觉。

2。兜里总揣一包纸巾。因为在北京待了两年,得的过敏性鼻炎的毛病。纸巾快没有的时候就比较紧张。这个鼻涕长流,没有纸的痛苦和惶恐,真是非过来人不可与言啊

3。每天的最大娱乐,就是纽约时报

4。喜欢把衣服,洗好的没洗好的,扔得满屋子都是。(好像可以直接当作三级片的预告片)

5。床边一定有一盒的纸巾。这个早上醒来,鼻涕长流,没有纸的痛苦和惶恐,真是非过来人不可与言啊

这个接力好像没法往下传了。看来其中一支,到我这儿,只好就断了啊。唉。

[@more@]

Keso,和一场错过的台风


三环路上,路灯的光洒在两排绿树上,不到11点。Keso开着车,窗开着,风忽忽地吹,他说,“我们是在台风眼里?这么安静。”他低低地放盘音乐,英文的,摇滚,听着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我们都不说话,在静待台风来袭的北京城难得安静的公路上,听着熟悉又陌生的淡淡音乐,往前开,

3个月前,我不知道Keso是谁。Donews? 从来没听说过。我们几个人,闷声不响地做着土豆,闷声不响地写着自己的Blog,纪录些不知道该和谁说,最后只好自己写给自己看的话,然后到了4月15的那天,闷声不响地发了个新闻稿,土豆就面世了。

那天,大概是土豆推出来后的第3还是第4天,晚上,我坐在美罗城地下一层的大食代,拿了啤酒,等着最后一份的铁板烧,手机响了。是正做着Chinabbs的邓薇。刚一接,就听着她说,“你快去看看,你写的那个blog被行里头最有名的blogger洪波转了!”

我哦了一声,一头雾水。我写的blog?我好像已经很久没写blog了吧。给转了?洪波又是谁?哪个行里头?然后手机就断了。

3个月很短,一眨眼的功夫,几乎还能感觉出大食代拿在手里的那瓶啤酒外面一层水珠的凉。3个月也很长,忽然之间,我原本不到30个联系名字的MSN,已经有了将近120个名字。

不过自从两个月前我们就Ajax争论过一次后,Keso这个名字已经从MSN上消失了。我天天开着MSN,他嫌MSN7.0的花哨,早不用了。他只上Skype,我懒得上Skype,连他的名字也没要过。

所以我们只是偶尔发个email,偶尔在blog上互相引用引用。从来没通过电话。不过当然,他的那个叼根烟显得很拽的模样,或者低着个梳着的马尾巴头,显得有些腼腆的形象,我已经熟悉得很了。

朝阳公园南门外的Big Easy,一个高高大大的留着马尾巴的人,穿着个t shirt,一条半长裤,有些腼腆地笑着,低着头,很快地走了进来。他坐在椅子上,跟邓薇和敬阳,谦谦和和地说着话。我坐边上,听他说他曾经在八一制片厂和央视做过的编剧,然后互联网出来了,他喜欢,就入了这一行,从此没出来过。

第二天,在平铺开去几乎能有南方一个小镇大小的世纪城,大名鼎鼎的5G,Keso的办公室里,等着吕欣欣来吃饭。听着他说,他的女朋友觉得,什么都试试也不错,如果不喜欢了就可以不做,再回头来做。他觉得这说的有道理,但是他也觉得现在这么做着觉得挺好,就这么一直做着,也挺好。

然后在刘韧的办公室里,晚上9点多钟,刘韧坐在书桌前,看着自己电脑上百度的实时交易的曲线,又好气又好笑的模样。Keso躺在刘韧的大躺椅上,我们很愉快地讨论如果百度的股票过了新股禁止卖空的时期,是不是可以好好地Short它一笔。然后刘韧不断地报告新行情,百度过130了,过140了。Keso还是笑笑地埋在躺椅里,象是在看个电子游戏的积分榜。他刚接受了LA Times的采访,关于百度。那两个记者是LA Times派驻在上海的记者,他们相对了解中国。

然后他送我回我借住的棕榈泉,离他住的亚运村,绕很长的一段路。路上车不多。在上海让我晚出发一天的台风,到了北京,只是很客气地让大家虚惊了一场。

虽然去北京前的星期五晚上一堆人在一起喝酒,之前从来没问过建硕,Keso是怎么样的一人。 建硕从前在Blog上面说过,Keso真好!不过建硕是很宽容,无比与人为善的人,所以他说人好,我全当他是第一万零一次地觉得第一万零一个人很好,没法做依据。邓薇说,我见过他一次,我就特喜欢他。她是Keso的粉丝,也不能当真。我们的敬阳,一般情况下见个人,必然是麦肯锡待了几年后的恶劣习惯要把人痛批一顿的敬阳,回去后,一声不吭,问了我Keso的blog地址,存在了自己的收藏夹。

而我大概还是每天看看他的blog,偶尔发封Email,然后,到了北京的时候,给个电话,和这个几年不离北京城而且滴酒不沾的洪波,随便到哪个角落去喝杯咖啡,随便聊些什么

[@more@]

the NY Times: The Irascible Prophet: V. S. Naipaul at Home

读过Naipaul的不少书。尤其喜欢他的Among the Believers系列。2001年他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同年,911事件。巧合。因为这个奖,让很多人想起他在80年代写过的Among the believers,就是在探索穆斯林世界的文化和宗教,对于西方世界可能的冲击。他描述巴基斯坦和伊朗的情况,回过头看,就明白911和接踵而至的许多恐怖袭击的文化和社会发源。

办公室的桌上还摆着他的一本书。没事儿了喜欢拿着翻翻,让自己想想。让自己别因为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产生错觉,以为这么小的世界上,都是一样的人,一样的思维。还有这么多我不了解,或者了解但是不能接受的许多人和许多事。

最近这些年基本不再看小说了(好像这两年看过的小说只有Harry Potter? 6一出来就看了,12小时看完,呵呵),只看Non-fiction的。Naipaul得的奖是因为他小说的成就。我喜欢的,他的Among the Believers,也是Non-fiction,纪实。有趣的是,Naipaul在这篇纽约时报的文章里说的:

“ The novel’s time was over, he had said. Others had made the claim before, but it resonated more deeply coming from a contemporary giant. What is more, Naipaul said, only nonfiction could capture the complexities of today’s world. It was a profound observation. ”

小说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他说。只有纪实才能抓住这个世界的复杂。

文章里也说,一个巨匠,发现自己的工具慢慢地失去力量了,是很无奈的事。小说不行了,不过还好,他的纪实也写得非常好。

伟大的艺术,都是某一个时期的产物。文字作为工具,当然不会消失。

影像的时代,影像的艺术,是这个时代的伟大艺术。

http://www.nytimes.com/2005/08/07/books/review/07DONADIO.html

[@more@]

信息周刊的这篇文章

“土豆,个人时代的视频秀”这篇。

不知道,咱们胡记写的这篇,怎么看怎么觉得我就跟个少先队员似的。这段话,

“优友地带(UUZONE)网站的首席执行官(CEO)冒志鸿经常在上海牵头搞一些“后泡沫时代”沙龙,就Web2.0时期新技术的新商业模式进行交流,每当有这样的沙龙,冒志鸿都会把王微叫上。在这样的沙龙上,王微基本都是一言不发地看大家讨论,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但是临结束的时候,他会用很响的声音和大家说:“我和大家做的事情不一样,我做的是视频播客。”

你说这叫什么形象这叫。简直可以多加几句在当中了,“但是临结束的时候,他会挺着胸膛,光荣地,很有理想地,很上进地,用很响的声音和大家说。。。”

要求澄清,一,土豆做的不只是视频播客。这句话好像不是我的语气啊。二,我说话从来都是有气无力的。听过的人都知道。

而且还泄露了我们的地址。明儿房东来找我们,要求我们刷白墙的时候,胡记这个义务劳动是跑不了的了。

[@more@]

无间道!

刚收到一个email。给了个网址。点过去一看,页面上头一个有篇文章:土豆,个人时代的视频秀。

这么内幕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立马发个消息问,说,杂志出来了?

他说,没有啊,还在印呢。

我给了网址。大伙儿都诧异了。

有内鬼啊!这杂志还没上市,怎么就已经内容都登出来了!无间道!要揪出来!

好玩儿好玩儿,我要看热闹。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