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定好了四行仓库的房子,外加donews的会

前天,大伙儿讨论一下,觉得我们该开始找新的工作室了。大伙决议,我们应该找库房。

昨天,vega,我们的土豆万金油,和ami,我们未来的实习生,扫了两个楼。扫到了四行仓库。当年八百壮士抗战,孤军作战了四天四夜的地方。现在是上海的一个创意园区。vega喜欢5楼的一个300平米的房子。大窗,朝南,面对苏州河。很高的挑高,4.5米。全通透的一大间。

今天,我,vega,charles一起去看了。15分钟决定了。就是它。立刻去银行取了定金,交了定金,签了协议。交完了,签好了,招商中心的人说,这两天有三家公司看了都想要,其中一家本来是下午就要来交定金的。

我很同情那家公司。不过这世界就是这样。

立刻开始找施工。我们打算自己设计。土豆现在只有7个人,将来也就不到20人。够空旷的。平均一个人至少15平米。搭一个阁楼,做会议室。有活动休息的角落。

从四行仓库,走到人民广场或者新闸路的地铁,都不到10分钟。

然后去了donews的上海五周年的会。意想不到,满满当当一屋子的人,500多人哪。刘韧和洪波确实有人缘。也见到了几个熟人。

最后了,上台简单说了两句。实际上是做广告。我说,我们刚签了一个办公室的租约。我们要扩团队了。大伙儿有兴趣来一起种大土豆的,来发简历吧。

5楼,最左边的那一块,3,4个窗户的空间吧,就是土豆未来的办公室。11月中搬入吧。

[@more@]

广而告之 – 扩展了,加入土豆的团队!

很快,我们就要开始下一阶段的工作,扩展的工作。找到合适的团队成员,从来都是一件大不易的事情,所以在这儿,未雨绸缪,先发个Post先。

土豆网会是一个技术驱动的环境。所以我们肯定不需要一个比较臃肿的团队。描述一下将来我们将来的工作环境和情景。

十来人的团队,上海中心一个大的,高挑顶的房子里,周围会是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也许会是一个所谓闹中取静的所在。

所有人都在一个大的工作室里,横七竖八摆了很多的桌椅,电脑,开会的桌子。没有隔断。一个会议室。一个很大的单独的房间,留作休息和锻炼。至少有跑步机和举重器之类。累了,有两个很大的沙发。一屋子的书和杂志。希望有个大的厨房。中午不需要吃难以下口的盒饭。墙上,屋顶上,家具上,到处喷满了图,夸张,快乐的图。

所有人都没有头衔。

没有等级。所有人都以项目为组织。每个项目都有带头的和负责的。但是谁都不是谁的老板。项目组做的,就是在预定时间内完成预定完成的任务。完成大家一起做的项目时间以外,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空闲时间做自己想做的项目。

很充实,也很辛苦。成功的快乐和失败的沮丧都会成十倍地扩大。

我的预期:

1-2位专精客户端软件开发的。Visual C++或者Java炉火纯青。

1-2位的网络管理。基于Unix,目前是FreeBSD。负责一个快速扩展的服务器群。

3-5位的PHP相关的开发。对数据库和相关的开发了如指掌。

1位系统分析和架构师。经验丰富。项目管理和推动。

1-2位的市场推广。创意和紧跟项目,负责到底的精神。

热情,聪明,负责。男女不限。正常的工资。期权。

我们的email: join@toodou.com  每一封邮件我都会看。广而告之。

——–

更新一下,这都3月份了,半年都过去了。土豆在四行仓库这个满是涂鸦的屋子里已经待了四个多月。苏州河边,大伙儿还是待得很满意的。

邮件有点问题。垃圾邮件太多。用了个新的邮件地址,enterthematrix(at)toodou(dot)com。每一封简历我都看。

[@more@]

3本杂书

开完会,晚上还有个饭局。不回办公室了吧,想了想,忽然想起时代广场这个新开的英文书店,一直想去,一直没有时间。而上一回好不容易去了,却正好是旅游节,门关了。

小小的一个书店,书的品种却还不少。比起外文书店或者思考乐什么的,可看的书多得多了。尤其是新出版的书,尤其是新出版的非虚构的书。

转了半个小时,买了3本书。Leonardo da Vinci,达芬奇的一本传记。一本Richard Dawkins的Climbing MOunt Improbabale。说的是他永恒的话题,进化论。第三本是最没有头绪的一本,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有热情看完它,Chaos。标题就是书要说的内容,混沌理论。

第一本想看的,当然是达芬奇的。文艺复兴无数神奇人物中,最神奇的一个。画家,建筑师,雕刻家,工程师,自然学家,生物。。。等等等等。某些学科,说他是家,未免有些牵强。但是在时代交替的时候,当他把他那无穷无尽的好奇心和锐利观察的眼神,带入任何一个学科,再业余的他,也比那些在其中花费了无数时间,却没有仔细思考分析过的所谓家们都远为深刻。最让我好奇的最让我想进到他的脑子里去的Leonardo,他的探索一切的好奇心,从何而来?也许过些时候,我真的应该回学校去,上一些课,学习学习绘画,建筑,影像的制作,色彩和光。

Richard Dawkins的书很容易预期。他会解释,很清楚有趣地向我这么一个非专业人,解释明白,为什么这么个看似无比复杂的动物的眼睛,可以从一个薄膜演化而来。

Chaos。不知道我能够预期什么。只要这本书不是个Chaos就好。对它的评价似乎很是不错。混沌一切的世界里,是不是可以找出一些让外人有迹可寻的道路?还是说,混沌就是混沌,本来就是无可寻踪的?

忽然想起,文艺复兴最著名的三位,Leonardo, Michaelangelo, Rafael。前两位都长寿,因此也最为人所知。而Rafael,30出头就去世,居然还能享有如此盛名,真是不容易。

上海的秋天可能真是来了。阳光从门前路上梧桐树叶洒下来,斑斑驳驳,有些透明感觉,是让人很心怡的风景。

[@more@]

盒饭中看web 2.0环境下的用户体验

写完这个标题,喝口红酒,再看一眼,我就差点呛了一口。实在是忍不住要笑出声来。最近看多了各种诡异的标题。各种形式,而目的全一样,全是为了让人点击了进去。

这我也没忍住。

其实这毛病哪儿都一样,就像这个现在到处爆炒的蓝海战略。几年前还在学校的时候,这个蓝海战略就是我们战略课的最后一课,属于保留项目,是chan kim这个小老头的看家法宝。起个好名字确实有必要。就像ajax,就像现在扯得沸沸扬扬的web 2.0。也难怪复兴路上的那个起名店,居然这么多年了,还是看上去生意兴隆,而且在近期内估计还会继续兴隆下去。

回到题目要说的。盒饭。盒饭这玩意儿,估计是所有做和技术相关的公司,维持生命的最主要方式了。也难怪做了IT,大伙儿身体都不好。我们吃了近乎一年的这家盒饭公司,这个星期终于放弃了。我们找了个阿姨,每天给我们烧饭。

想想,我们对这个盒饭公司可是够忠诚的用户了。他们的电话,我们熟悉得拿起电话就拨,连号码都不用想。他们一接电话,也立马就能听出我们的声音。我们每天要吃的盒饭,就这么几样,估计他们睡着也能做出来了。一年下来,几乎每天都点他们的盒饭,我估计我们给他们创造的收入在能上5位数了。确定无疑地,这个数字远远超过我们土豆的自己收入。

就我们这么忠诚的客户,就看着他们慢慢地,从一开始的时候,点菜到送饭不到20分钟,到30分钟,到一个小时,到了最近,基本上12点时候点的菜,得到1点以后才到。而做的饭菜,基本上到了后来,质量根本就没法提了。直到我上周五,咬了一口杭椒牛柳,就像是在嚼一个盐团一样。没有任何味道,就是又硬又咸。

而这并不是他们业务迅速扩展,服务略有错失。只要我们一抱怨,立刻就有所改善。但是,不要多久,又恢复原状。

因为我们是他们的老客户。而对于老客户,他们大概觉得,反正都是老客户了,他们不会跑的。不如多花点时间精力照顾照顾新客户,拓展拓展新市场。

而这结果当然就是我们忍无可忍地告诉他们,去你妈的。

由此推而广之,看到公司也好,网站也好,很多时候,都是只顾了新客户,新市场,而忽略太多现有用户现有市场的需要。再推而广之,就像很多在一起很久的伴侣,因为习惯了彼此,觉得很多事都是理所应当的,然后有一天忽然就分崩离析。

我们对熟悉的,已经拥有的,似乎天生地就容易忽视。在这个变化万千的世界,所谓高速发展,不断求新的行业,大概更容易如此的。有个词叫什么来着,灯前黑。

所以我们就把漠视我们的这个盒饭公司给扔了。我们稍稍行使了一下作为用户的权利 – 我们换了你。换一个服务提供者,其实很容易,就算是再老的用户。

再从用户体验引申出去,其实我们还着实地个性化了一把,web 2.0了一把。

还有什么比得上我们的阿姨做的饭还更2.0得吗?

1. 用户输入要求。完全可写的要求,每天要吃什么,和阿姨说就行了。(当然,剔除鱼翅,燕窝等等之类)

2. 完全个性化的服务

3. 彻底去中心化。 不用盒饭公司这个服务恶劣,产品单一的中心了。

。。。

等等等等。我估计我可以列出所有2.0的要素,而且都能给套上。

唉,当初我怎么就没有兴趣投身战略咨询业呢?我的盒饭理论,比起蓝海理论,哪儿差了?

[@more@]

兰考的一户人家

早上,还没来办公室,在家里被个杂志的几位摄影,化妆师,编辑等等摆布得跟个猴似的,vega就给我看了今天有个播客发上来的一个节目。

http://www.toodou.com/html/item.12877.html

一段原创的视频。兰考的一户人家,一个叫袁厉害的中年女子,收养了十几个有弃儿。

因为不是很确定真伪,就先Goolge了一下。只发现了一个报道,关于袁厉害的,http://www.dahew.com/news/2005-08/22/content_253513.htm

所以看来是真的。

让Vega先找到拍这段视频的人,了解一下他和袁厉害的关系。就算是素昧平生的,也先知道一下。

然后我得仔细想想,能够真正地,具体地帮到这户人家什么。

[@more@]

中欧商学院的创业论坛

早上在中欧商学院的创业论坛上,当了当主持人。据说是因为我的学校毕竟和中欧还有不少的渊源。

当主持人的感觉不错,尤其是本来被迫要做做嘉宾,那就不免要动脑子,发些言。而临时改充支持人兼嘉宾的好处,就是坐那儿,不用太费脑子,只要把问题递给其他几位,携程的季琦,聚众的虞峰,还有咱们bokee的方博,然后我想说两句了,就接两句,不想说了,就专心听听其他3位的发言。

季琦是系列创业者,先有携程,后有如家,都是能够做到上市或者将要上市。如此大不易的事情,他做了两次。听听他的过来人的话,确实是受益匪浅。坚持,他说。

虞峰的聚众也是到了上市的边缘。听他说着几百人的公司,危险时候,银行里只有几万块钱。

方博的,算是完成了B Round。方博说,热情第一,没有热情,他早干不下去了。

都是有教益的,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

中欧第一次去,环境不错。设计很好,毕竟是贝大师的手笔。但是为什么进去总是觉得建筑的时候,似乎总是差了那么一点两点。是施工的问题么?太混凝土的感觉了,周围。院子里的水池,很好。虽然很浅,但是水特意地设计得满溢到了池边,很随性的感觉。

虽然商学院不讲究随性。

[@more@]

John Roberts,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的一段话

"Somebody asked me, you know, ‘Are you going to be on the side of the little guy?’ " he said. "And you obviously want to give an immediate answer, but, as you reflect on it, if the Constitution says that the little guy should win, the little guy’s going to win in court before me. But if the Constitution says that the big guy should win, well, then the big guy’s going to win, because my obligation is to the Constitution. That’s the oath."

宪法就是一个规则。作为唯一有权解释规则的最高法院,一位法官,他的责任只对这个规则负责。如果大家都觉得这个规则不好,那国会(制定规则的)可以对规则进行修订。但是,在规则被修订之前,规则必须被遵守。

他的这段话虽然听上去有些没有同情心,不过roberts的责任是对于一个大家都可以看到并且同意过的规则,而不是谁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属于个人的同情心或者爱或者恨。

两百多年前的宪法的修订者们,真是到了今天,还要让人赞叹一声,细致远见。

[@more@]

没事儿得多写blog,不然简直就形同虚设了以后。

又是两个多星期没有更新blog,说来真是不应该。最近说忙吧,也没有比以前更忙。可能也就使这一段时间,忽然间没有写很多东西的兴趣。也许是平常写了太多别的东西的缘故,看着自己的blog,反而没有了认真写点东西的兴趣。

而我的习惯,既然要写点东西,总是要认认真真地写。

从北京回来。上个周末,我们的Marc结婚了,和Grace。看到两个自己都很喜欢的人终于决定走在一起,很认真地把中式,西式的结婚仪式都走了一遍。看到他们的朋友从各地,远的甚至于是从欧洲各地,来参加这么个婚礼。是很替他们高兴的事情。昨天坐出租车里,和立刻就要去度蜜月的Marc又聊了聊。他看着手指上的戒指,新的,闪着黄光,颇有些不习惯的样子,但是他说,这个戒指戴着,感觉不错。感觉不同,但是感觉不错。

在北京,本来想去拜访拜访一圈朋友。结果,婚宴的红酒太好,前后喝了可能有两瓶。然后在party上被人拉着,无可奈何地学了半小时的舞。到了凌晨4点。第二天,累得睡了一天。谁都没见着。

没别的收获,就是腿疼了3天。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