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niverse is one weird cat

Today’s article on the New York Times, about scientists proving through an experiment that, whenever an atom out of a pair gets mesaured, the other will instantly change its properties, be it across the room or across the universe.

I’m gonna have harder and harder time reading this sort of articles from now on.  Managed to finish "the Elegant Universe", the book about string theory, already with considerable difficulties.  But at least I could still imagine the universe or the parallel universes through the pictures conjuered up by the author.  The other book that I have read that requires a lot of thought and brain energy, How the Mind Works, is actually easy.  Many examples given are very hard to grasp initially, but at least, intuition works.

Now, how do you imagine a world where you can be here and there, now and future, anything and nothing.  And weirder still, when any of these states gets observed, the rest will instantaneously change too? The message sent across a void.  And the weirdest of all, the change is done instantly.  Now, there is no need for speed here!

So, by instinct and one of the examples given that can still be explained through instinct, I guess I can imagine that the worlds are like pancakes, layered on top of one another.  These pairs of atoms, when observerd through this universe, are far apart, but in their actual state, they are actually connected, directly connected?

What if you cannot even imagine the world with instinct?  How do you cope with that? 

[@more@]

猫扑和斗牛士并了 – 并购这件事,忽然有了个人情感

这两天圈里头最大的消息就是猫扑(mop.com)收购了斗牛士(donews.com)。

上猫扑,大约是两年多前,我的前女友,很开心地把这个地址发过来,说上面有无数搞笑的东西。那一段时间,也确实看到了很多很好玩儿的东西和人,比如,猥琐男,小胖,ayawawa,callmequeen,等等。尤其是猥琐男系列,我还下载了一个巨大的图片文件,上面有猥琐男被PS后的所有图片。

想起来我还用过她的帐户发过两个贴,似乎是上面有个小孩说到美国欧洲商学院的比较之类。也就是这种话题我还能参与参与。说了两句,发了贴,也被几个小孩256了一回,算是明白了猫扑的不少小细节的东西。比如照妖镜什么的,因为有人用了照妖镜找出了我的原本是匿名发的贴。

那个时候,感觉猫扑还是很好玩儿的。包括整个论坛的风格和各种各样的道具。她教会我去不少稀奇古怪的猫扑特色玩意儿,比如WC,有一段时间我们的最大爱好就是专门进WC去看各种各样的帖子。

风格和人气的形成,非一时之力。

我上猫扑上了大约也就半年吧,后来也就觉得都是差不多的风格,没太大的变化,就再不去了。不过那时候就想,这个网站必然会火的。只要不断地有新用户愿意上来花个半年时间,这个雪球会滚得很大。也因为这个很个人的原因,对猫扑一直有很温暖的印象。

猫扑论坛的几个创始人,像是大熊什么的,从来没见过。被千橡收购后,陈一舟,也是从来没见过本人。有几次机会可能同台,不过好像总是这那的原因,都错过了。

知道斗牛士,以前的blog里也写过了,完全是因为推出土豆网后,chinabbs的邓薇告诉我的。之前从来没去过,听都没听说过斗牛士。以至于五月份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搜狐的方刚,他一脸诧异,大约是因为,在中国做互联网,难道还有人会不知道斗牛士的?

后来八月份的时候,在北京,见到了Keso刘韧,在他们著名的5G办公室里,泡了整整一个晚上。

到了今天,看一看我的bloglines,上面一多半都是donews上的Blogger们。

猫扑和斗牛士走在一起,商业和战略或者其它的考虑,这儿就懒得说了。不是我想说的。

创业的艰难,每天要面对的事情,经常的疲倦和无力感,没有走过这一段路的人,是谁都体会不到的。很多人眼里看到的只是荣耀和金钱的闪闪光芒。

大概也有人会用另一种方式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比如可以说,donews一定会做得很好的。这样的话,当然是支持和鼓励。只不过,就算是相信将来一定很好,从现在到将来,这么一长段的泥泞小路,绝大多数时候,望出去,还是一样总是一片看也看不透的迷雾。疲惫不堪地走这条似乎总也走不完的小路的时候,这些支持的话,还有这些对未来的期望,毕竟都只是鼓励罢了。这条路,总还是走路的人,他必须自己走下去,不管前路如何。

没有人能替他走。

所以这件事,只想说一句话:接下来一切好运。

[@more@]

土豆又开Party啦

干脆转行专业开Party得了。

下面是土豆party通知(不是我写的,预说一声)。就是喝酒,玩些比较刺激的电脑或者PS2游戏,拿投影仪投到我们很高的白墙上,大音箱特闹地这样玩。

想来的,发个邮件先,我们好知道人数,向国安局申报去。上回的土豆party事后还有劳国安登门拜访了两回。具体咋回事儿,就不说了。万岁万岁万万岁!

土豆网要开Party啦!!!

“生蛋”过后是“圆蛋”,那“圆蛋”过后是啥米,当然是土豆的大Party啦!

土豆网将在2006年1月6日星期五晚上8点,在土豆网的老巢,就是光复路1号四行仓库518室(近西藏中路桥,苏州河北岸)举办一个Gluehwein Party,届时我们将邀请众多土豆网的播客和Fans们,还有一直支持我们的各方朋友,一起来狂欢。

对了,Gluehwein究竟是啥米东东呢?德国和奥地利人在滑雪的时候,会喝一种名叫Gluehwein的酒来取暖增加能量。红酒加糖,再放些肉桂丁香和甜橙,加热后饮用,暖和之极。我们在现场会一边玩些好玩刺激的滑雪游戏,一边喝着暖和的Gluehwein助兴,有趣吧,那还不赶紧报名参加?

凡是想参加土豆大Party的朋友们,请发送Email至Party@toodou.com,并请写明自己的土豆用户名、真实姓名和联系手机,我们将会再度确认一下。

此外,由于土豆网的老巢面积不大,因此不是所有的朋友都能来玩,先来先到哦,报名截至期是1月4日,抓紧啦!

[@more@]

2006年1月份的时尚先生

下个月的时尚先生,(esquire中国对吧?)上据说要用的一张照片。恩,兄弟我不太上照好像。不过起码比瑞丽前两月的那个强多了。

还有一堆其他几位,包括keso, 阿北,反波等等。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都是时尚先生这次这个首页的撰稿人,马骥的个人flickr里头的。

http://www.flickr.com/photos/97038379@N00/archives/date-posted/2005/detail/

[@more@]

圣诞来了,又过去了

天气暖和,又是圣诞,街上来来去去的都是人。徐家汇这儿,各种的装饰,也许比起春节都要多些。

早上醒醒睡睡,到了12点多。被窝里未必就比外面暖和多少,可是就是懒得起来。有些时候,也让我偷懒一会儿吧。

到处都是人。坐在Starbucks这儿,等着charles和lei过来。Lei说,徐家汇这儿简直有些像times square了,尤其这到处的广告牌。

是有点像。

昨晚她问我,你想家吗?

我侧着头,努力地想,想不起来我该想哪一个城市,哪一个房子。没有场景,只有人。父母,还有关心的人。

前天晚上去了vogue的,还有一个house party。昨晚看了场电影。今天拿起the Third Chimpanzee看了一小半。

喝了几杯红酒,觉得心脏这儿沉沉地一跳一跳。刚做的身体检查,每天还跑步,很健康,不是身体的原因,我知道。

想到了枫丹白露了,巴厘岛,湄公河了。可是看看呢,所有的场景,都只剩了我一个人。

心里的,周期性的,我知道。

[@more@]

无极,千里走单骑

无极上映了已经有两周,已经有无数人骂过了。千里走单骑目前还没有听到广泛的骂声,估计主要的原因是它刚刚上映。

不过可能有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都提不起精神来骂了。

比如我,千里走单骑这个电影,如果不是我前天晚上看了千里走单骑,昨天晚上又看了无极。两个连在一起,估计我会立刻把千里走单骑给忘得干干净净。

先说千里走单骑。我真是没明白这个电影有什么任何必要拍出来。从主题到取景到对话到镜头,就是一个词,cliche。如此陈腐老套的东西,简直是连让我说他是梦游都觉得抬举了他。梦游可能还有点创意。当年的菊豆,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甚至于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或者有活力,或者有画面,或者有故事和冲击力,总之,总有点什么。

千里走单骑,看到一个小时左右,我都起了生理反映了都。全身痒,这个难受,如果不是边上还有两朋友一起,要去接下来的活动,立刻就要走人了。

不知道张艺谋下一部想拍什么?

和这个以对比,其实无极还不错了。起码还有些画面可看。起码我还可以把它当作一个游戏来看,接受它的游戏规则。游戏规则本身是挺好玩儿的,虽然故事总是差了口气,感觉像是给自己立下了个远大目标,拼死挣扎,但是总够不着这个目标。至少,这个努力的过程中,还有些活力和想象力。

我要求不高啊。好看就可以了。把你想说的故事,没什么问题地给说完就好了。

我要写个剧本去了看来。

[@more@]

Do it like 1982

早上来四行,地铁里听着Inside the Tech的podcast, 和steve wozniac,苹果的创始人之一,的一段聊天。

说到苹果电脑的1982年的那个著名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广告。创意怎么来的?因为他们的开发队伍那个时候正好都在读1984这本书。那时候,1984早就是本经典了,而书里所描述的世界,似乎也一直就是在转角的某个地方窥视着每个人。那个big brother是谁呢?当然就是 IBM的中心集中化的大服务器。苹果那时候要做什么?把机器的力量交汇到每个人的手中,而不是在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某一个巨大无比的中心服务器。

所谓Power to the People。

不过,想起10年前读1984,尤其是读Animal Farm的时候,简直就是张大着嘴,想,靠,怎么着书里描绘的世界这么熟悉呢?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拿破仑猪刚开始的时候,当然也是拿着power to the people开始说起来的,所以才能大伙儿齐心协力把农场的人给赶走了。只不过,power to the people以后,一不小心,顺理成章地到了power to the more equal ones,再往下,再一不小心,可能就有了凯撒和拿破仑们了。

Steve Jobs可能也就是如此。

眼下所有这些所有这些沸沸扬扬的去中心化的诉求,甚至于包括Google的所谓Don’t do evil,成功之后,能够坚持多久,我都抱怀疑的态度。

在获取权力之前,大伙儿看到的都是现有的权力所有者。假如,万幸,打倒之后,忽然发现自己成了权力的所有者,无一例外的,人的本性,自然就开始寻找维护自己权力的各种途径。

比较成功的做法,就是美国建国之初,所谓的Founding Fathers们,基本上是在所有人都觉得成功的希望其实很渺茫,很快自己都会被英国人送上绞刑架的情况下,定下了如果革命成功之后,国家运行的规则。

就算这样,也还是因为了第一任总统无儿无女,只想做cincinatus。

这事儿,其实真难。

纯粹是一个random though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