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冷的一天

天气预报说,今天气温零下5度,是今年最冷的一天。

Aether挑了今年最冷的这一天,要在办公室里,我们休息区里,我前几天搭的顶帐篷里过夜。

明天过去看他是不是冻成了个冰块。

[@more@]

后续之一:兰考的袁厉害

昨天和一个朋友吃饭。她说,你看这些社会新闻,哪一个有后续的。

几个月前看过我的blog的,还记得那个收养了许多孤儿的兰考的袁厉害?记得当时我写说,看看有什么能帮到他们的。这几个月,我们可没忘了这件事。尤其是我们的Vega。

播客尧咬没有办法在河南的电视上播出袁厉害的故事。为了什么原因,我就不说了。

上海电视台的东视广角曾经采访过土豆,做过一个专题。这是上海地区收视排名第二的热门节目。我们都知道,电视媒体的力量在目前远比土豆大得多了,所以Vega这几个月一直和他们在联系,一路跟着,从他们从表示有兴趣做这个节目到派人去拍(谢谢Yolanda)到最终的播出。

一个地区不行的,中国挺大,换个地方,就不一样了。而且,还是一个黄金时间的15分钟专题节目。

也像我们预期的,好心人其实很多,只不过没有渠道罢了。有很多人已经联系了栏目,要捐助袁厉害和她的孤儿们。

Vega继续跟着这件如何组织捐助的事。

播客尧咬说,“袁厉害说,不要金钱捐助。捐衣物被褥什么的就可以了。”

[@more@]

等于是连着开了三天会 – 感觉不错

从5个人到16个人,真不是开玩笑的。最难的一件事,实际上。因为开始要有功能划分,团队分工,和明确的流程。16人到50人,其实会容易得多。

一边上新的改动,同时上新的系统构架,测试环境,人员到位,特长能力评估,同时团队所有流程的建立和磨合。

2个月。

因此导致的,最近的bug比较多,新功能的问题也比较多。

但是经过这一轮的流程建立和团队构建,顺利完成的话,我们就上了一个全新的,巨大的台阶。

累坏了。忽然想起,从3个人到16个人这样的事儿,我以前从来没干过。也是全新的一个体验。以前从来都是接手现成的团队,做些调整之类。

真正可以开始做我想做的许多事情了。

[@more@]

一头雾水

9点多,进地铁。通往地铁的电动扶梯,一个往上走的,一个往下走的。还有一个,不是电动,就是个台阶。

我进了往下的电动扶梯。

一个40来岁的男子,拎了个行李包,忽然间冲进电动扶梯,登登地逆向就往上跑。

电动的扶梯当然自动地电动地往下。他往上跑三步估计也就是正常扶梯的一半距离。

然后到了扶梯一多半,我的身边,啪地一声他就摔了一跤,然后拎着包继续噌噌往上跑。

我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正常扶梯,又看了看再过去的从下往上的电动扶梯。

这世界上我不明白的事儿还真不少。

[@more@]

冬天温暖

上海的冬天的冷,已经有无数人抱怨过,就不需要我在这儿加油添醋了。

冬天有冬天的好处。从外面的一片厚重的冷气里头,裹得哆哆嗦嗦地,推开门,一阵冷风跟进来,家里头24小时的油汀开着的暖气,扑面罩住,让人觉得生活一下子就有奔头了啊。

什么都是以稀为贵,温暖也是。

和moody开了一下午的会。他早上4点从台北出发,10个小时的旅程到了上海(两岸三通实在太有必要了),开了个会,吃了个饭,睡一觉,明天就回。真不容易。

汾阳路的Paulaner,冬天去最好。也是一进门就热火朝天的气氛。德国餐馆好像只适合冬天。

Moody是个好玩儿的人。过去十几年都在制作音乐,MTV,电视。一家人都是这方面的细胞。他的哥哥(还是弟弟)是眼下最火的这个Lost连续剧的制片人。

Bourbon Street周二时候,里头明显不象周末有那么多的working girl。

10点半,大伙儿都累了,各自回家。我当然走回家了。走在衡山路上,忽然想起孙凡今天的MSN签名,

“凌晨一点在衡山路拍片子,一个小姐走上来,说我是上海人,看你有点艺术气质,便宜你了400块,陪你过一夜。”

好名字就是能留下深刻印象!

[@more@]

拉萨到加德满都的三星期自行车旅程,谁要参加

说说也说了又好一阵子了。周六那天,下雨,坐在绍兴路的什么什么reading room里头和Marc过了一堆的事情,到最后,话题当然就回到我们的自行车计划。

其它没什么,重要的是确定了时间和路线。

现在是这么定的:

4/28 – 抵达拉萨

大约3天的高原适应,然后是16-18天的每天自行车。目前已经报名的大约有5个,Marc和我当然是确定要去的。外加marc的老爸,这老头基本每年跑一次马拉松,而且,据说每次时间都在3个小时左右,比marc都快。所以肯定身体没问题,起码在海平面。

大概5/18左右完成。抵达加德满都。全程1050公里。

我们会租两辆吉普,携带我们的补给,帐篷,备件等等。全程肯定是露营了,这个不用说。

车里可能会有一个荷兰的电影/电视制作组要跟在车里,说是要全程拍着,然后做一个纪录片。待确定。

一路我自己也会拍很多的照片和视频,发到土豆上面来。所以还得找个CDMA的上网卡?

比较重要的:

这趟下来我们希望找一个比较有意义的主题,做一个募捐。还得给整趟旅程起一个名字。有什么建议?

—-

这是全程途径的海拔。从拉萨到加德满都,虽然整体来说大约是在4000米,而且是下坡,但是途经不少的pass,包括珠穆朗玛峰的大本营,高度都不低,大约接近5000米。要累死我了。而且,不知道到时候身体的调整情况如何。到时候看了。

还有谁要报名的?报名后,我会要求所有确定要去的,每人先交1万人民币的保证金。不然我可没法计划。

[@more@]

Web 2.0 – 我们在哪儿,我们想去哪儿

(看了最近的这些新闻,外加重新读了一下ozzie的memo。不想当未来学家,但是,某种程度上,必须对未来有个判断。原本是用英文写了个笔记,结果一看,还写得挺多,干脆,用中文再写一遍,也给土豆的大伙儿看看)

Web 2.0 – 我们在哪儿,我们想去哪儿

最近这两个月,不少事情发生在Web 2.0相关的领域。有各种各样的新网站出现了,每一个都从不同的角度,来演绎一次Web 2.0的新应用。有各种各样的新框架也出现了,都在考虑怎么把所有这些RSS,Ajax,XML,还有杂七杂八这些和Web2.0紧密相关的技术名词,画出一个让大伙儿看了都觉得满意的新图来。看上去很美,起码努力做到这样。

每一天,土豆也在不断地更新,不断地debug,不断地升级系统,不断地碰到问题,不断地看到前面路上一个又一个的陷阱,一个又一个的机会。每个人都很忙,我也很忙。

我更忙得是,每天只要是大脑有片刻的空闲,我就必须要环顾四周,看一看这个web2.0练兵的大操场上,有谁还在刻苦操练,有谁已经出局,有谁已经加入了主流的大阵营。

一个多月前,Ozzie写了篇memoBill Gates也加了一篇,说是这次的方向和他10年前的那片关于The Internet Tdial Wave一样重要的东西。最早发给微软最高层的100人,现在已经是所有想关心这件事的人可能都已经看到了。昨天,Delicious加入了yahoo的阵营。Flickr和Delicious,这两个通过人的参与来找出信息,过滤分享的两兄弟,都投入了Yahoo这个互联网新媒体公司的阵营。追溯从前,所有这些一度声名响亮的多多少少都可以作为web 2.0典范的网站,blogger.com, bloglines, weblogs, upcoming, 接下来的flickr,最近的Delicious,都先后被更大的网站和公司吞并。

恭喜所有这些网站的创始人,如果他们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被卖出一个好价钱。也恭喜所有这些他们的用户,有了这些大网站的支持,他们可以得到保障,知道他们所热爱的服务不会忽然有一天就消失。

我不关心下一个是谁会被收购。更不关心在中国,是否有谁会接着被中国的大网站们吞并。时间还早。所有这些在中国初创的网站,绝大部分都是在今年才刚刚出现。包括我们。

我们在哪儿?

所有的web 2.0公司都在追求高交互性的用户体验。所有的web2.0公司都很小。所有的web 2.0公司因为追求高交互性也都面临着scaling的问题。所有的web 2.0公司目前都无法通过新的用户行为获得有意义的显著收入流。所有的web 2.0公司目前最好的出路就是被收购。

我关心的是这两件事,Ozzie的memo和delicious的收购,它们代表的是关键性的事件,让我们知道这些已经巨大的网站和公司们可能会走的方向,和我们,这些初创的小小网站们,所要走的道路。

Ozzie和gates的memo下,微软应该已经达到共识了,internet service是一个disruptive technology。微软一定不会让这个disruptive technology把自己所有这么多年树立起来的这些无比聪明的人,强大的市场和技术能力,忠心耿耿的伙伴,这个无往而不胜的体系打乱。

Google,以广告为完全的商业收入来源的,代表的是这种新的收入模式和商业模式。他们会怎么做?他们会持续地不断地推出所有可以被搜索的服务,从卫星地图到本地到书籍,到他们正在做的人体基因的搜索。到最终,这些东西,都是可以被广告模式支持的。

我们看看这些巨型的公司们在做什么。如果我们迎头撞上去,结果只有一个,鸡蛋撞石头,必然是一个结局,粉身碎骨。我没有兴趣成为一个先烈。

这个世界是平的,谁都可以在这个平的世界上提供服务。地域早就不是保障了,对于互联网的公司。服务的速度和监管都会被轻易克服。语言也早不是保障了,任何一个大型公司都可以轻易找到本地最优秀的人才。文化?对当地的了解?这些对于科技的公司有多么的重要?重要,但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巨型的公司会做什么?

1. 尽可能覆盖所有人的服务。微软的规模,它们现有的战略必然是集中精力在尽可能多地提供相类似的服务给尽可能多的人。
2. 尽可能跨地域的服务。科技公司,美国一个市场很早就不足够了。
3. 通用的功能。他们必然会花费很多的时间,充分分析用户的scenario,以此导出需要开发的兼容的功能
4. 现有的平台。他们必然会利用已有的有形和无形资产,作为撬杠,撬动想要推出的新服务,新工具
5. 现有最流行的技术。HTML的时代,XML的时代,Blog/RSS的时代,而今年的podcast,幸,也是大不幸,都会是他们主攻,融合到所有可以被融合的现有主流产品中。

巨型公司有什么?他们有优秀的人,巨大的市场影响力,无所不在随时依附的合作伙伴,稳定有力的现金流。如果平台,标准,和工具落在他们的视野之中,这就是他们的天下。

Google和Baidu,都不是我们可以师法的对象。Google从出生到壮大,是所有人都忽视搜索的时期。Baidu也是一样。同时,搜索不是平台和标准,它是互联网和今天桌面之上的一个应用。只不过,它是每一个用户上网的如此中心的一个需求。一个如此中心的需求,因此足以成为以单一需求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

这是我担心在今后两年会发生的

1. Blog/Podcast完全结合入微软各种应用:就像现在MSN Spaces已经对于单一的BSP形成巨大的冲击一样,podcast一样也会成为MSN messenger的一个应用。
2. RSS成为软件外部交连的公共API:微软,Google,Yahoo,所有这些直接面对用户的大型公司,都会在各种应用和服务中通过RSS,实现订阅和推,拉的中心功能。
3. 各种免费小工具的普遍提供:Live,各种的powertoys,Google层出不穷的各种小软件,yahoo收购的flickr, upcoming, delicious,工具性软件成为吸引用户停留,然后以此产生广告收入的主要手段
4. 广告收入继续提高:传统媒体的庞大广告收入整体大幅下滑。广告收入流向那些能够针对数以千万乃至亿的用户进行单个用户级别的行为分析和跟踪,以此能够产生相对精确地效果判断的应用。

Web 2.0已经来了,也会一直待下去。一些工具性和平台型的要素,会被这些很快醒来的巨型公司们紧密结合入现有的应用中。再过几年,绝大多数的用户都将可以享受到比现在多的多的个性化服务 – 针对个人定制的信息服务,跨越平台和硬件的数据自由流动和交换,跨越硬件和软件的无缝服务。

Web 2.0所代表的这个网状的服务,无缝的服务,会无所不在。我很为这个未来激动。

但是,我们这些所谓的Web 2.0公司,有多少能够在这些大公司,大洪流的冲击之下生存下来?而且,有野心一些,壮大起来?

我们要去哪儿?

继续做工具吗?如果做出了一个新的,很酷的工具,然后很快地积累起用户,比如bloglines,feedburner,最好的出路就是被收购。很难scale,而scale后所获得的广告收入或者月租收入,都不足以支撑发展。而在现在internet service作为方向已经确定之后,微

土豆的新界面上线

这个新界面是搬进新办公室,土豆的队伍壮大了之后,大伙儿所能看到的比较明显的改变。之前做的,大多数都是在底层,比如整体服务器系统的重建和底层一系列的优化。看不到,但是是所有现在这些的基础。

土豆的logo,一直挂着个beta。挂一个beta不是为了偷懒。从前的软件为什么要有版本?很简单,因为最早期的销售软件的分销渠道和安装方式,不允许一个软件被持续性更新。而现在,几乎所有的软件都有在线更新的功能。持续性的更新,其实就是Beta。不过,beta原来的含义,公测,似乎有些被抹去了。也许我们该给这种持续更新,持续改善的阶段,几乎是永久的阶段,取个新名?

这一次的主要改变:

look and feel: 页面颜色的调整,logo的调整,字体的调整,etc.

节目页面:节目播放的窗口扩大了几倍,增加了相关节目的列表,更多的ajax的运用。底层的算法也全部都作了调整。

path: 土豆所有的设计都以使用者所可能走过的路径为出发,而不是单个的网页。许多路径的重新设计。

最重要的,当然是在后台隐藏在界面之后的所有新改变。接下来的改善和提高也因此都有了可能。

继续,持续改善。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