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我听总可以吧

听着iTunes里头的音乐,写写blog。这么一来,只好先扯扯音乐。

估计立刻就有不少鄙视的眼光扔过来了。“就你,这天底下还有比你更五音不全的吗?”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猜一定是有比我还五音不全的。虽然我暂时目前还没有碰到过。

从来喜欢听的音乐,都不属于在卡拉OK里头能够拿起话筒可以假装歌星或者歌手那样陶醉一把的。U2也好,Guns and Roses也好,Cold Play也好,Metallica就更不用说了,都属于听起来很爽,但是自己一扯直嗓子一开声就立刻要把自己都给吓倒那种。

没有天赋,没辙的事儿。

怎么一到11点半就发困呢?没道理。十有八九是因为刚刚努力听了听Mozart。

估计古典音乐里,也就是Mozart我能努力听超过10分钟以上。其它的各位,好像没有能够坚持过5分钟的。近期之内估计没法努力了。过20年再说吧。

Wallflowers好像很久没出唱片了。Sugar Ray也有一阵子了。Garbage。我喜欢。难得的女主唱我喜欢的。好像有一阵子没有听过什么新的让人留点印象的摇滚乐队了。

音乐可以几百年后回头去听,也许还是一样动人。至少,无意中打开一个东西看了看,14年前U2的歌,今天听,似乎还是一样的心情。

“In my dream I was drowning my sorrows
But my sorrows, they learned to swim
Surrounding me, going down on me
Spilling over the brim
Waves of regret and waves of joy
I reached out for the one I tried to destroy
You…you said you’d wait
’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more@]

书看得太快不是件好事儿

下午6点钟,买了两本书。Freakonomics,和Lenin,列宁的传记。最近传记看得不少。发现看的传记有点往回倒推的意思,从当代开始到了20世纪初。差不多了,再往前的,我也没了特别大的兴趣,除非是我特别有兴趣的人。

Freakonomics的书评不错,前一阵子纽约时报的书评上说到过。主要是说Levitt这个比较与众不同的经济学家,分析这个世界,如果你用经济学的原理去分析生活中的许多事儿,会发现很多事情和你脑子里想得不太一样。尤其是如何在众多的数据中,找到一组能够切中要害,说明问题的数据。

比如,怎么判断日本相扑运动是不是相互沟通,存在作弊行为?比如说知道自己铁定晋级的相扑手,是不是会有意让有危险要被降级的对手赢?

这个听上去有些像抓中国足球的黑哨,而且很容易被各种感情因素左右的问题。其实,是可以通过数据分析出的。

Levitt研究了两种不同情况。正常情况,和降级情况。这样的两组对手,在正常情况下,就是说,谁都还不知道自己会升级还是降级的情况下,面临降级危险的相扑手,胜率在40%左右。合理,因为他本来就比较弱。而在降级情况下,也就是他面临降级危险而对手已经铁定晋级的情况下,胜率骤然提高到70%!

当然,需要控制一个因素。就是大家也会说,面临降级危险的相扑手,理所应当地会拼,而对手不会。多些赢面也正常。但是,另一组数据发现,在这次交手之后的下次,他们相遇时,胜率忽然间会骤降到20%,而不是正常的40%。

说明这是个交换的行为。你让我好,我下回也给你好。这是作弊。不是拼命的问题。

这一类的东西,就是这本书的内容。包括,家里有把枪对于小孩危险,还是有个游泳池危险?答案是,游泳池比枪危险100倍。

是一本非常有趣的书,绝对的Page Turner。游泳池和枪的问题其实只是个非常小的perception的问题。书里大多数的问题,都需要好好动脑筋。其后果就是我从7点钟开始到现在,5个小时,看完了这本200来页的书。

读后感就是,这本书其实很容易读。所有用到的统计学知识和原理,从correlation到regression analysis,都是最基础的东西。重要的是,需要养成问问题的习惯。有很多问题都可以问问。

然后,最重要的是,是不是有数据可以用来分析?选择什么样的数据?选择正确的数据和分析的方式,是最重要的。不然,纯粹是做无用功。

很多问题也许问了之后,还是无解,因为没有合适的数据。

不过,互联网是干什么吃的?不就是提供了无数众多的数据吗?分析什么,怎么分析,重要之极。

书里也说,专家的意见未必怎么的。数据,而不是扯淡。逻辑,而不是想当然。

忽然想起,相扑肯定也有赌市的,不知道那些赌客们,以前用过Levitt的分析结果吗?如果没有,在这本书出来后,胜率之间和赔率,会发生什么变化?

应该会很有趣的一组数据。

[@more@]

周六,床上

好不容易从床上依依不舍地起来,打开手机,一看,已经12点多了。

过去两个周末,都在外头。偶尔一个周末,待在家里,躺在自己的床上,还是很不错的。躺在床上,打开电脑,看看纽约时报,喝杯咖啡,看看外面下着雨,出出神。

想起来外头阳台上挂着衣服,没收呢。估计已经被淋得透湿了要。继续淋吧,湿了都已经湿了反正。

也难得地打开电视看了会儿。转到央视10套,正好是个什么百家论坛的节目,是一个厦门大学的教授,易中天,在说三国的故事。在说曹操。

易教授不错。从语言到风格,都颇符合这个新的时代。说到曹操请他的跟他闹矛盾的丁夫人从娘家跟他回家,“曹操说,宝贝儿,跟我回家吧。”

易教授看上去至少50了吧。不过也许是因为天天要和年轻学生打交道,思维和眼界,都很年轻。

说到曹操。几乎是2000年以后,而且是从北宋开始大概背了能有一千多年的骂名以后,这个所谓的奸雄,在这个喜欢真实个性的时代,忽然之间,平添了许多可爱。

说他在临死时候留下的遗嘱,没怎么提到自己的丰功伟业,零零碎碎地说了一些事儿,都属于儿女情长,家长里短的事儿,比如,说自己死了以后,把库房里头的那些香给分了,不要浪费了。让自己的侍妾还住在铜雀台里头,不要赶她们走,而且,还得交待一下,让她们都学一些技能,比如编编鞋子之类,万一以后曹家衰败了,也还可以养活自己。

感觉曹操还真的就是,我愿意这样,怎么着吧你们。

而且这么一种新的,更贴近每个人的说历史的方式,才真正是把这些所谓的历史人物从那些历史书的平面画像上,让他们活生生地走下来。

其实,每个人,管他是所谓的伟人,平常人,奇人,凡人,都首先是个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写着写着,就想到我们的陈导演了。

起床前,逛了逛National Gallery of Art的网站。最近又在展John Singer Sargent的画了,看网站上说。想起以前去转过。贴一幅他最有名的人物画。Madame X。巴黎银行家Pierre Gautreau的妻子。实际上,也是画家的情人。我喜欢看人物的油画远胜过风景的。想想画上和画后面的这些人,这些故事。

[@more@]

凌晨,浮光掠影

从办公室出来,叫了辆车。凌晨时候。西藏路桥这儿,似乎是从北往南的干道,在凌晨的时刻,每一辆车似乎都是空的。高峰时候,每一辆车都是满的。凌晨和高峰的时候,我都想坐进车里,只是,有些时候,在需要的时候,无论什么,怎么等,它都不会出现。有些时候,什么都是如此容易。

经过人民广场。夜深了。白天里的喧嚣,早没了踪影。霓虹灯也没剩下几个。隐约照着路面,反射着灯光,有些迷离。街边的楼房总是感觉有些简陋,这个城市的所谓中心,夜里,不是个都市的感觉。

车上了延安路高架。很少的车。很响的车声。高架两边的路。左边是淮海路,右边是南京路。两边都是高的楼,有些楼,灯光从来都不熄灭。

夜里,在延安路的高架上开过,两边的高楼下,行进的车里,总是会想起10年前,在宽阔的科罗拉多河,一个人划着皮筏,沿着河流,慢慢流动。这两边的高楼,仿佛就是科罗拉多河两边,一片荒凉,草木全无的暗黄山峰。延安路的高架,恍惚间,就像是峡谷间的河流。

都市的丛林。都市的河流。

今天下载了央视新闻频道前两天社会记录栏目上关于胡戈和一个馒头的,顺带有些关于我们的。看着电视上的自己,和几个月的另外一个电视上,都似乎真有些不同了。

她看着我一年多前的照片,抬头看了看我。她的眼睛很美。她说,“一年多前,你年轻多了。”

我知道。

为了什么,我不知道。非线性的,对吧。不会是一种原因,也许。这一年,也许是因为土豆,也许是因为经过了些不想再去回想的事,也许只不过是,忽然之间,再过两个多月,我就要33了。

生命周折,时光流水。

我爱你,爱过许多人,爱过许多事。

我会变成中年人,鬓发苍白,老去,死亡,消失。也许我就象是这年复一年的春稻和秋稻,来了,去了,没什么影迹留下。

在我消失之前,我只想好好地活过属于我的这一季。爱我的父母。爱生命中依次出现过的女孩和女人。爱周围的人,给他们我从前从来没有过的机会。爱我的土豆。

到我临死的那一天,如果有这机会,回过头看,希望我能够说,

“是,我活过了。我在10岁时想要成为的人,我成为了。10岁的我,不会鄙视现在的我。

他会谢谢现在的我,完成了他的心愿。”

[@more@]

blog it like sex

Sex must be kept regular, just like blogging. Well, I didn’t say this.  A friend of mine did.  I guess you can always stretch everything to make everything sound like just about anything else.

Relaxing it a little bit, just finished watching "Kids Return." Storyline is pretty much predictable, though the rhythm and music make up a little bit for the banality of the story.  Three high school kids, going separate ways, all ended up not so well.  But the rather unfortunate thing is, one of the three, the one that is actually really quite normal and shy and everything nice, ended up dead.  The baddest kid got hurt the worst, of course. But he is also the one who said, hey, life is just starting.

What is it about blogging? You have got something that you want to let out of your system.  So you just let it out here.  What do I care.  Don’t see how that is similar to sex. 

Keep it regular.  But hell, don’t keep it routine.

[@more@]

土豆继续招人

前一段时间马不停蹄地扩到了15人。喘了口气,歇了歇,稳定了稳定。

现在我们继续。

下面的是我们马上要发出来的土豆招聘页面。下面还列出了各个职位的说明。

注意一点,这些职位现在都标着“高级工程师”“技术总监”等等的头衔,为了让大伙儿有个可比性。但是,进了土豆以后,大伙儿就什么头衔都没有了。全部以项目分组。有Lead和负责人,有team member。

这儿的气氛,看我的Blog的,估计就不用我在这儿多说了。聪明,主动,自我挑战,才能够在这块土豆田上活得滋润。

有好简历,往我的邮箱或者join@toodou.com发啊。

土豆的大后台接下来有一系列的装修和扩建的计划。我们的人手不够了。
为了搭建一个更好的土豆网,我们需要 –
  • 开发和项目主管/(高级)开发和项目经理
  • 技术主管/(高级)技术经理/技术总监
  • 高级互联网技术开发工程师(PHP/FLASH)
  • 高级多媒体软件工程师
  • (高级)测试工程师/测试主管
  • 高级网络和系统工程师/网络和系统主管
  • (高级)Flash和创意设计师

所有的主管,经理,和高级经理的应聘人都要求有相应的团队和项目的管理经验。精通项目计划、执行、和总结的原则和。擅长使用项目管理的软件, 如MS Project和Bugzilla来推动高效率和高质量的工作。

/!–>
  • 开发和项目主管/(高级)开发和项目经理

    带领土豆网年轻朝气的开发和创意团队设计和开发土豆网独特领先的产品、服务和客户化方案。

    • 主管要求要一年以上团队和项目管理经验。 经理和高级经理需要有2至3年以上。
    • 开发主管/经理要有互联网络软件开发管理的实际经验。
    • 项目主管和经理要有软件或咨询项目的计划,管理,和实施经验。
  • 技术主管/(高级)技术经理

    带领土豆网才华横溢的技术团队,构建和管理土豆网开发部门的新技术实验室,实验和技术实现先进和前卫的技术概念和软件技术.为土豆网络科技成为基于Web2.0等互联网新技术的新科技互联网先驱立下汗马功劳。

    精通下列技术的组合:

    • 网络和互联网络的硬件和软件构架。
    • 网络安全性和防火墙。
    • 网络容错,高可靠性,和高性能。特别是高性能多媒体服务网络。
    • Linux操作系统,服务器阵列,负载均衡。
    • 高性能存储网络。
    • 互联网开发语言,技术平台,和工具,包括PHP,FLASH,AJAX等。
    • 数据库技术的设计和调优,数据查询优化,数据库调优。高性能,高可得性数据库技术。
    • 多媒体技术。
  • 技术总监

    负责公司技术发展方面的实验和建议。能带领技术和开发团队实验和最终推行新的技术理念和平台。

    • 在软件和硬件技术,系统构架,软件开发和测试,系统和网站的运营的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
    • 精通产品构架和设计。
    • 对新技术平台,新的技术趋势有着敏锐的眼光和即时的内化能力,具有技术的前瞻性。
    • 跟踪国际国内的技术动向已经成为本能。
    • 很好的英语能力。
    • 很强的撰写技术文档的能力。
  • 高级互联网技术开发工程师(PHP/Flash)

    作为土豆网的核心网站开发人员,设计、开发、发布基于web2.0新技术的土豆网的新一代的网站。用你的能力和你对新技术的理解,为广大土豆网的用户提供独特和功能强大的服务。

    1.技术上拥有下列技能的组合:

    • 两年以上丰富的基于MySQL数据库和PHP的动态网站开发经验。
    • 精通PHP、JavaScript、HTML、DHTML、XML、和Ajax。
    • 精通MySQL数据库,能熟练地运用SQL语言,有丰富的数据建模经验。熟悉SQL语句调优和数据库调优。
    • 熟悉网站项目开发、测试流程。
    • 有基本的Linux,Apache,MySQL等的安装、配置、管理经验。
    • 自学能力强。解决问题的能力超强。能够跟进WEB开发新技术,尤其是Web2.0的发展。

    2.英语四级以上,具有良好的读写能力。

    3.具有撰写需求、设计文档的能力。

  • 高级多媒体软件工程师

    开发土豆网的独特的媒体文件转换和处理软件以及基于Linux和开源软件的批处理引擎.开发媒体播放软件和播放系统。

    • 熟悉媒体文件格式(各种文件格式,特别是FLV,SWF,MOV,WMV等流行格式)的相互转换。
    • 熟悉媒体文件的处理,比如分割,合并,图片抽取,叠加水印等。
    • 熟悉媒体文件的编程,比如用Qscript对MOV进行编程,和用Flash编程。
    • 熟悉Linux系统,和基于Linux的开源的媒体处理工具和库。
  • (高级)测试工程师/测试主管

    测试土豆网的软硬件网络和系统.测试土豆网的网站,客户端,以及其他产品和方案。

    • 熟悉测试工具,和压力测试工具.熟悉Bug追踪系统.熟悉测试结果汇总,分析的软件工具。
    • 熟悉测试方法论。
    • 严谨和缜密。
    • 有互联网产品的测试经验。

  • 高级网络和系统工程师/网络和系统主管

    负责设计,实现,和管理土豆网产品运营环境.负责设计,实现,和运营服务于开发新技术需求的土豆网内部开发环境。

    • 精通网络,网络购架和技术概念.熟悉网络设备及其管理。
    • 精通Linux操作系统。
    • 熟悉系统设计和构建。
    • 熟悉网络和系统的运营监督和维护。
    • 有极强的责任心.以产品网站的稳定运转为荣。

  • (高级)创意和平面设计师

    设计和实现土豆网的网站界面,合作项目的专题海报等的创意设计。设计和实现最酷的在土豆网上发布的原创视频和音频内容。

关于情人节的面试题

说来话长,所以就不说了。总之,2/14,今晚我一个人过了。

麦当劳里弄了个巨无霸套餐,吃饱喝足了,躺沙发上,晚上的计划是写写PPT。这么有意义的节日晚上,写出来的PPT一定充满热爱和激情。特别适合这个PPT的内容。

同时,为了纪念这个下着不小的雨但是还挺暖和的晚上,(今晚实在是太合适情人节了。今晚一晚上,在上海的街头,不知道有多少男孩要替女孩儿们挡风雨。),外加又被冯衡同学批评说这个电影实在是非要看不可,我决定把前两个星期的Brokeback Mountain拿出来看一眼。

然后,我预期在20分钟之内一定会继续地看不下去。为了弥补时间,同时也为了平衡一下在情人节晚上看一个关于真爱但是有关于Gay love的电影可能带来的误导效应,接下来的时间我会继续看我的萨德侯爵的传记,一个关于扭曲的肉体的爱但是绝对是heterosexual love的书。

瞧这么个尴尬晚上,一个人待着,得需要做多少的事儿才补得过去。下不为例。

开始看Brokeback Mountain之前,先说说亚布力的论坛。

不少人上台作了演讲,都是鼎鼎的大名,李彦宏,田溯宁,吴鹰,等等。说得比较引人注目的,还数马云。

马云是财富今年的年度商人。很合适得这个奖。

他说的其它的记不太住了。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马云说,“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想想,你知道每次精液里有多少个精子吗?7到8亿!才生出一个你。”

这个观点,不用说,我同意。尤其是因为颇有些年前,我还在那儿写商学院的申请信的时候,忘了是Columbia还是我的INSEAD,我好像写过类似的一句,大意是,我是独特的,虽然每个人都可以说自己是独特的 – 毕竟每一个人都是和几十万的其它精子竞争中获胜。

当时在论坛台下,我坐那儿就想,恩,有道理。但是,到底是7到8亿,还是几十万呢?

这问题很困扰我。导致昨晚我一回家,立刻就google了一下,“Normal semen count”。结论是,正常人,每毫升有1500万的精子,而正常人每次射精,大约是1.5到5毫升,所以大约每次有2千万到1亿5千万的精子。

看来是我当时错了,说少了。没有google的后果。不过,可也没有马云说的,7到8亿啊?

当然,可能他天赋异禀,每次有50毫升。

忽然想到,今天是情人节,今晚有多少精子来到这个世界啊?

按全世界人口计算,推算一下单身男女数目,考虑一下已婚男女也可能过情人节的情况,然后推算一个约会的比例,然后推算一下其中,成功可以上到本垒的约会男女的比例,最终可以得出一个数字,乘以平均每人5千万的精子数,因此可以大致得出今晚的精子数量。

估计会是一个挺大的数目。

写到这儿,忽然想到,这么去估,既麻烦又不精确,当中的变量太多,未知因素也太多,必然导致结果不准确。

更简单精确的一个办法,可能可以看出生率。根据过去的历史出生率,可以比较精确推算出今天有多少受精卵产生。由此倒推受孕和避孕失败的可能性,由此相除,即为今晚的精子数量。好像是相对需要去估的变量少了很多,因此理论上可能会比较准确些。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啊?

这题目,怎么感觉简直可以作为麦肯锡的面试题。

[@more@]

明天去亚布力

收拾好了一堆东西,坐这儿,看着靠在墙上的一对雪板,想想还是算了,到了那儿,用雪场的器具就好了。不自己开车,带着雪板太累赘了。

不知道其他去论坛的人去干嘛,我就是去滑滑雪。滑雪服,裤子,手套, 滑雪袜,雪镜,东西还真不少哪。

居然有两年多没滑过雪了。不知道套上滑雪靴和雪板的时候,会不会先摔个仰八叉。

困了。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几天,睡得不太好。也许暖气开得太足了。

天暖和了,每天太阳也挺明亮。今年会是一个很好的一年。

我知道。

面朝屋顶,屋暖嘴开

我打哈欠呢。。。。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