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流水账,二

继续。这两天忙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都快忙晕了。恨不得整整签了两天的字。

继续之前,先稍微说说缅甸的历史。缅甸的名声,中国人知道的,不外是金三角和缅甸的玉石。这两个印象是一点都不错。虽然金三角不再像从前那样的重要,但是还是从鸦片提取的海洛因全球来说最重要的几个产区。而玉石,自从清代开始,就被大规模地开采,输入中国和周边的国家。到了今天,这两个渠道依然是缅甸的两个主要外汇来源。此外,这个国家也盛产各种的原材料,诸如木料之类。

属于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但是最近这几十年也一直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原因很多,不过最根本的原因,就像非洲那些极度贫穷的国家一样,是因为他们实在有一个很糟糕的政府,一个军人执政的政府。

缅甸最辉煌的王朝,是蒲甘王朝,大约是公元十一世纪到公元十三世纪之间,相当于中国的宋代。1044年,缅甸最著名的国王,Anawrahta继承了王位。1057年,当南方的Mon王国拒绝把传国的小乘佛教佛经送给Anawratha,他进军Mon,彻底击败了南方王国,其结果就是他不但把这些佛经带回来了,而且把Mon的国王和他的所有族人和大臣都俘虏,带回了北方。

因为突然注入的南方文化,蒲甘文明忽然间爆发了。蒲甘方圆16平方公里内6千多座的砖石佛塔,都是在这一次战争之后的两百多年间建起来的。

到了1287年,另一场战争毁灭了蒲甘王朝。忽必烈的元兵入侵缅甸。缅军在都城以北被元军大败。缅王恐慌,全城人弃城逃走,把这座宏伟城市放弃了。十几年之后马可波罗来访看到的这无数黄金包裹的佛塔,他还是要叹一声,“The King caused these towers to be erected to commemorate his magnificence and for the good of his soul; and really they do form one of the finest sights in the world, so exquisitely finished are they, so splendid and costly. And when they are lighted up by the sun, they shine most brilliantly and are visible from a vast distance.”

随后的缅甸分分合合,到了18世纪,小国Shwebo的国王Alaungpaya,在8年时间里征服了全缅甸。他几乎就是个拿破仑式的军事天才。他的继承人也都不弱。1782年他的儿子攻入泰国,这么彻底地击败泰国人,以至于泰国人被迫把国都迁移到了今天的曼谷。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么辉煌的军功,当英国人出现的时候,骄傲的有着战无不胜的祖先的缅王,毫不犹豫地和英国人开了战。这一代的国王,大概可以被某些教科书称为民族英雄。

可惜,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是英勇就可以搞定的。缅甸军队面对英国英国军队,完全不是对手。科技的力量毕竟不是想当然地就可以抵挡的。更何况,想要维护统治的国王固然英勇,却不代表给他纳税而且日子实在过得不怎么好的普通民众们也要陪着他送死。

英国和缅甸的战争总共发生了三次。三次之后,缅甸就彻底成为了大不列颠帝国的一部分。

二战以后,缅甸独立。十几年的内战之后,军政府开始执政,直到今天。也因为了这个军政府,经济停滞,电话不通,一辆20年前的丰田车要卖1万美元,一分钟国际长途要6美元,没有手机的国际漫游,上网收一封email要一美元。游客到今天如此的稀少。

比较诡异的一件事儿,政府去年忽然间决定把首都从500万人的仰光搬到只有20万人历史上从来没有什么重要地位的一个小城市。

(仰光最繁华主要的街道)

我们三人,本来也就没有什么计划在仰光长待,仰光过了一夜,在一条虽说是市中心却是泥土面的路上走了好一会儿,仰光最著名的酒吧待了一晚上,总共只有包括我们在内的6个客人,还全是外国游客。当然,这样的稀疏人群,很快我们就会习惯。

(杨蕾不喝酒。李宁脸上的,是缅甸女人常用的防晒美容粉。接下来的8天,她每天都涂,还都换花样)

第二天一早,就从仰光飞曼德勒,18,19世纪的缅甸国都就在曼德勒和它周围的几个城市。距离不算太远,直线距离飞,大概也就是1个小时左右。

7点的飞机,5点45分,大伙儿睡眼惺忪地从旅馆出发,到了机场,不过6点出头。仰光的机场大小,也就差不多和中国一个二级城市的差不多。

但是Air Bagan的飞机,还真是不错,全新的支线喷气式飞机,似乎是Bombardier的。飞机上的空姐,也很不错,不由就让我想起出来前,商业周刊的Frederick说,缅甸和印度的混血女孩无比漂亮。

李宁很仗义,上了飞机,大伙儿小眯了一会儿,早餐稍微填饱了肚子之后,就问我,“我帮你泡空姐吧。你说,你要泡哪一个?”

做选择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儿。我东张西望,咬咬牙,痛苦地抉择说,“最漂亮的那个!”

李宁点头,在我充满期待的目光中酝酿了10分钟后,终于眼前一亮,说,“把你的Longley Planet给我。”

我立刻献上我的小宝书。

“笔呢?”

我立刻从兜里掏出我的签字笔,献上。

李宁又酝酿了酝酿,终于等到我们三人讨论半天后终于决定是最漂亮的空姐走过来了,李宁一脸献媚地捧起红宝书,指着封面上那个黄金包的岩石,很诚恳地问到,“你知道这块石头在什么地方吗?”

小空姐看了一眼,说,“知道。在Mon。仰光往南,有2百多公里。”

李宁做若有所获状,“噢,Mon啊,你能给我写下来吗?”她献上签字笔。

小空姐接过笔,在颠簸机舱里,歪歪扭扭地写了8个字母,Mon State。

李宁一脸满意兼感谢状,谢谢谢谢声中,拿过书和笔,很郑重地拿着书,放到我的鼻子前,说:

“我给你拿到了她的墨宝!”

我当时感动得心都要碎了。

还好,墨宝要到了没多久,飞机就降落到了机场,我们三拿起包,下了飞机。在机场上,阳光无比灿烂,机场看上去也很新,很不错,我们三都很爽。

李宁很兴奋道,“啊,这就是曼德勒机场,全缅甸最好最大的国际机场哦。快给我拍照。”

我扛起我的尼康D200,咔嚓咔嚓,对着摆出各种造型的二位小姐,就是一通拍。

她们俩正被拍得高兴呢,一机场人员匆匆忙忙地跑过来,说,“你们到那儿的。”

“曼德勒啊。”

“这是蒲甘机场。不是曼德勒。你们赶紧回飞机!”

我们抬头一看,可不嘛,机场大门上明晃晃地大字写着,蒲甘机场。

大概刚才李宁同学在敬求墨宝的时候,我们都没听到通告说,这是蒲甘机场。蒲甘是我们的下一站,而不是这一站我们要来的曼德勒。

我们三,各自背着巨大的背包,在同机各位乘客同情的眼光中,灰溜溜地回到了座位。坐下,飞机起飞,25分钟后,终于,到了缅甸最大最好的机场,曼德勒。

[@more@]

准备要写个流水账的缅甸游记兼攻略了 – 之一

这趟去缅甸,来回,总共是8天7夜。

一开始写,就想起去过的这么美的地方,这么稀少的游客,这么友好的缅甸人。也许3年之后,会有无数的中国游客无数的团队去了。所幸的是,我们在这一切还没有发生前,就去了。

有时候想想,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趟旅行。

4/30, 8:30AM, 上海到昆明,昆明到仰光,当地时间下午2点多些到了仰光。中国和缅甸的时差是1个半小时。这一点比较奇怪
5/1,7AM,仰光飞曼德勒。
5/4,8AM,曼德勒飞蒲甘
5/6,5PM,蒲甘飞仰光
5/7,3PM,仰光飞昆明,昆明到上海。到达上海,已经是12点多一些,其实已经是5/8。我33岁了。

原本的计划,就是一个人去缅甸。缅甸本来就不是旅行的热点,周围的人,似乎也没有听说过谁是哭着喊着要去缅甸的。意想不到的是,临到出发前两个星期,说是要同去的,加上我,忽然到了6个。简直就可以组一个小团了恨不得。但是临到要出发,因为各种原因,诸如机票购买等等,这个6人小团,又减回到了3人。

我,杨蕾,李宁。她们俩在主持人这工作之前,就是广院的播音系同学兼室友。

还没出门前,知道我要和两女孩去缅甸的,意见比较两极化。一极是,一脸艳羡状,说,哇,两个女孩和你一起去。另一极就是对我露出一脸同情状,心里大概想,这你肯定要被两女人给烦死了,你这一趟估计要完蛋了。

我当然是比较接近后一极。所以,杨蕾说,这你要是有啥事儿要一个人转悠去,尽管去,别管我们。我立刻作鸡啄米状,连连点头,说,好好。

在昆明机场,和她们一碰面,就小吃一惊。李宁的背包也就罢了,也就是比我的稍微大那么个一倍。杨蕾那个包,乍一看,整个就是见包不见人。

我心想,这两人好像还当真要来个背包客形象啊。

当然,我这个幻觉立刻就被打消了。杨蕾说,“这个包不错吧?我家里十几个背包里,有出去1天的,有出去4天的,有出去6天的,有出去超过7天的,我挑了这个超过7天的,还不错吧?”

我和李宁同学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点头说,“不错不错。”

到了仰光,找到旅馆,把包一放,第一件事儿,当然就是去仰光的大金塔。

所谓大金塔,就是这个塔的周围,包了万把块的金砖,据说总重已经超过了50吨。而塔顶的总重几百克拉的钻石,尤其是最顶上一颗76克拉的钻石,都让人知道,这个国家的金库,估计有一多半都放到了这个塔上。

这个储藏黄金的办法不错。既没有被盗的风险,也不用建个大金库,还可以为宗教服务服务,当然,还可以创创旅游收入。

不过,缅甸的游客实在是非常少。那个下午,外来的游客估计也就是几十人,而当地人,基本上是去那儿朝拜的。许愿的,还愿的,修行的,行成人礼的,却也不见怎么拥挤。

因为这么稀少的游客,大金塔至少多加了3倍的美丽。

我说,”你们许愿啊”

杨蕾说,“不行啊,要是愿达到了,我还得飞到仰光来还愿。还是灵隐寺近。”

同志们不由又抱以鄙视的目光。

我估计就是因为这么不心诚意坚的原因,结果,等我们在金塔周围转悠了两个钟头,坐在许愿场的地上,看着大金塔从耀眼阳光蔚蓝天空的映衬下慢慢在落日下变得柔和,然后慢慢融入到淡淡的夜色中,起身,找出口,这才发现我们早忘了是从哪个入口进来的。

而我们还非得找到同一个入口不可。每个人进佛塔,都得脱去鞋,赤脚踏入佛塔区。找不着入口,就找不着鞋。这才到缅甸第一天,总不好立刻就把鞋给扔了吧。

绕着大金塔塔转了恨不得有3圈。问了5个不同的人,大伙儿还是不得要领。

正在迷惑,一个门卫模样的,远远看着我们就说,“你们,南门。”

大伙儿暗想,他怎么就知道了。

这哥们一指我们的胸前,说,“上面写着呢,南大门。”

我们一低头,看我们胸前,可不是嘛,进门寄鞋时候,就给贴了的。上面果然就是两个字,SM。

李宁说,“SM是什么意思?”

我说,“大概就是South Main,南大门。”

李宁说,“我怎么觉得SM是傻冒的简写啊?”

我们都点头同意。三个SM灰溜溜地找到了SM,取了鞋,心满意足地走了。

左胸右胸各自的SM

修行者

成人礼

星形地砖的许愿场

[@more@]

生日

缅甸待了8天7夜。是我过去几年间最快乐的一次旅行。

本来是一个人去的,结果,多了两个游伴。没有她们,这趟旅行可能还真是会很寂寞。结果是,多出了无数意想不到的快乐。

过几天,整理整理,发些照片和视频出来。尤其是我们的李宁,简直就是。。。看视频吧。

今天我生日。

谢谢土豆各位,没有灌我的酒。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