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是Red Herring杂志今年的Asia 100

Red Herring,红鲱鱼杂志,是上一次dot com大潮的著名杂志。印象里,在最火的时候,他们曾经出过巨厚的一期杂志,恨不得有半块砖头厚。因为在他们上面登广告的公司太多了。

浪潮一过,Red Herring似乎因此停刊过。不过,最近两年,又恢复了。

这是Asia 100,说是亚洲100个最具投资价值的Start Up。土豆是这100个中之一。投资价值?呵呵。

杂志自己的名字挺好玩,来自英文的惯用语,Red Herring,也就是扰乱人的视线的杂物杂事。因为红鲱鱼在遇到捕食鱼时会一起拼命乱游,游得捕食者眼花缭乱,不知该找哪个下口。Red Herring杂志估计是力图帮读者找出一堆让人眼花缭乱的红鲱鱼中,那些真正好的。

想起来,应该回头去找找99,2000年左右的那些red herring 100的公司,今天的成绩怎么样。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个挺好玩的榜单。上,总比不上好得多了。

[@more@]

事实

有很多事实,我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但是我想写下。他们对于不知道的人,完全没有意义。对于知道的人,也许也没有意义。

只是说明我来过这个世界了,我说了我想说的话。

1。一切终会终结,没有永生。神龟虽寿,终有尽时。知道了吧?

2。我和你都是这世界上唯一有过的,独一无二的人。一定会死去。

3。尽管如此,我们一定要做点我们觉得有意义的事。 生命有限,如何让如此有限生命,发挥无限力量?

如果你明白,你就明白。

如果你不明白,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

如果你永远都不明白,谢谢上苍,让你有一个冥顽不灭的心。

我不是在扯淡,你知道我从来不扯淡,从来不说谎。

我在告诉你我的愚蠢生命的总结。

[@more@]

从三国志扯到三联

刚才买了本三联,居然是易中天的封面。大概小半年前我看过一次他的节目,果然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没想到已经火成了这样。

大众传播和口碑传播是两件有趣的事儿。大众传播的例子,就是那句老话,如果你把一只傻狗按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主播位子上,他也会成只家喻户晓的名狗。这属于拿着个大喇叭,就算你几里哇啦地胡说八道,这些胡说八道也都被人听到,而且一不小心还就被记住。另一种,口碑传播,比如这几年火起来的木子美,芙蓉姐姐,郭德纲,易中天等等,虽然不排除开始传播的时候,他们就占据了一些比较有利的位置,但是,毕竟还是口口相传的成分居多。

所以大伙儿都很向往口碑传播。功利之心。全中国就一个中央电视台。其他人既然不能掌握住大众传播,就想方设法地想着,口碑传播。

Tipping Point这书火起来,估计就属于满世界人都在追寻口碑传播的秘方的一个结果。我感觉这书基本就是扯淡。后面的那本Blink就更加是扯淡。Tipping Point最早读的时候是5年前还在INSEAD的时候读的。组织行为学的教授大力推荐,而生产管理学的教授对这本书整个就是嗤之以鼻。

读完了书,就知道为什么的。组织行为学的教授,是心理系毕业的。生产管理学的教授,是工程应用数学系的。Tipping Point,原本就是非线性因素分析中的一个范畴。书写得条理清楚,属于深入浅出那种。心理系毕业的,自然觉得玄乎,仿佛看到了人生的真谛,而应用数学出身的,就觉得这本书的浅薄了。

绝大多数人看这些口碑传播,Viral marketing之类的书,想的都是如何通过口碑传播把一件事儿给炒起来。不过像Tipping Point这类的书,做得最好的也就是把现象描述清楚,而不能给你任何的精囊妙计。因为这当中太多的偶然因素,同时也有太多的影响因素,所谓的,非线性因素,根本就无法控制。

能控制什么呢?自己。做好自己的事儿,把路铺好。然后等着吧。

补两句 – 今天看the New York Times, 说道Michael Mann导演的Miami Vice,巩俐参演的那个,开始上映了。一直非常喜欢Michael Mann的电影,从Heat到前年Tom Cruise的那部相对小制作的Collateral。洛杉矶街头的那只郊狼眼里的蓝光,Tom Cruise演的那个杀手跌坐在地铁座椅上,冷冷地死去。

刚才读本周的三联生活周刊,意外看到生活圆桌里登的一个1900写的哈利波特必须死的小短文,居然翻译的是纽约时报3个星期前的一篇。基本雷同,唯一不同的就是三联里头这篇,标题是恶狠狠的“哈利不能不死,”而纽约时报的是,“And They All Died Happily Ever After” 一个直通通的要的是眼球,一个也要眼球,不过却是幽默许多。其中高下之分,也太明显了。

给尚进MSN上发了句,“刚在看你们杂志。那个生活圆桌里头那个1900写的哈利不能不死,怎么和纽约时报前些天的一篇以模一样。是同一个作者,是翻译,还是照抄的啊?” 给了原文的链接:http://select.nytimes.com/gst/abstract.html?res=FB0F11FD3E540C718CDDAE0894DE404482

回说,“得 稿费变我们内部防暑降温用了”

心平气和,防暑降温。另外,抄袭的时候,为了读者能够读到更优美精炼的文字,建议抄袭者把原文和标题一起忠实原作地抄袭。


[@more@]

微软要做的和苹果IPOD竞争的播放器

虽然我肯定不算是苹果的粉丝,不过,已经买过苹果的不少东西了。最早的IPOD和接下来的一系列购买,我买过的IPOD就大概有4,5个。Powerbook, Mac Mini,也都买过用过。

但是,IPOD在过去的几年间,实在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创新和提高。连有意义的周边上的提高都很少。

我很想看到一个能和IPOD激烈竞争的新产品。有竞争,才有活力。不然IPOD天天只有跟自己竞争,那是左右互搏,估计他们无聊也要无聊死了。

微软的Zune,快点来。

[@more@]

流氓软件,土豆,中国互联网

刚才接了个电话,北京那儿打过来的,问,“怎么好几个人跟我说,只要一打开土豆的首页,就会跳出mofile的注册页面?是不是土豆中什么毒了?”

土豆倒是没中毒,我说。很简单,肯定是那几个人中了流氓软件了。Mofile,这个原本做在线存储也最近据说正在融资的网站,肯定是从流氓软件商那儿买了toodou.com的名字,这样,只要中了这个流氓软件的人一打开土豆的页面,就会直接同时被打开mofile的注册页面。(我这儿好像也是给mofile做了个宣传。要不加个链接?也可以收点买罐啤酒的费?)

对流氓软件这么熟悉,很简单,因为我经常被这些流氓软件商们推销。他们最大的卖点就是:花钱不多,alexa上得很快。

这种事儿的直接后果就是,如果我们自己的alexa排名有什么变化,比如这些天,刚才高翔就从gtalk问,土豆最近排名升得很快,怎么了?我的第一个回答就是,“全是自然增长,一点没造假。”谁知道,说不定过些天又会下来,有这么多人挤着要做这事儿呢。不过也奇怪,真有哪个网站是因为alexa炒高了而欣欣向荣的吗?融资这事儿除外。

谁都喜欢中国的高速成长,谁都喜欢中国互联网的貌似众多的机会,所以无数人都想在这儿开拓点天地。只不过,中国的互联网很多时候可也实在不是那么好玩儿,从至少是美国四倍的带宽费用到南北互通到各种充斥的流氓垃圾手段。

不过,老话说,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世界。总有这么多新用户加入到互联网中来,总有这么多人等着上当。

流氓软件的天地还是广阔无边的 – 直到windows vista到来的那一天。最近试用了试用,Vista还真是很周全的保护。估计它出来后,做流氓软件,可真还得大幅度提高自己的技术含量,才能继续混下去。而基于提升排名的网站们,就得另想办法了 – 希望是于己于用户都好的办法。

忽然想到,在vista出现之前,说不定有人恍然大悟道,呀,这种推广方法得赶快做,不然就完蛋了。也许中国的流氓软件广告市场的投放量和收入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大幅提高。价格会不会也上去了?

罪过罪过。好玩好玩。

[@more@]

中国队是怎么夺得世界杯的

到现在这个时候,中国队勇夺世界杯这个节目,从发布到土豆上到现在为止,已经被播放了大约有1百50万次。

7/13日,digitalcut把这个节目发布到土豆上。直到晚上10点多的时候,这个节目还被埋在无数的其他节目中。11点左右,它被推荐到了土豆首页。恰好同时,土豆推出了挖土豆这个新功能。

7/14日,早上到了办公室,这个节目已经被播放了10万次。大大小小的各个BBS开始出现被转贴的节目。看了一下,这个节目已经被挖了100次。

7/15日,土豆party的那天。下午到了办公室,再看,节目已经被播放了30万次。更多的到处都在转载了。我上了MSN,有人从MSN上给我转来这个节目在土豆上的链接。节目已经被挖了200多次。

7/16,星期天。中国队勇夺世界杯,已经在70来万人面前表演过了。

7/17,周一。这个节目的被播放次数一点没减少。

7/18,周二。我们把节目推荐给了上海电视台新闻娱乐频道的娱乐在线栏目。娱乐在线做了个5分钟长的特辑。当晚播出。当晚,土豆主编和作者电话上聊了聊这个节目的前因后果,前世今生。

7/19,今天。140多万次的播放。大大小小的各个播客站点,BBS,所有的门户网站的视频栏目,它已经无所不在。在土豆上,它已经被挖了903次。

之前的馒头,现在的世界杯,从土豆上出现,被挖出来,然后在各处扩展开去,都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不过,什么时候,会有一批又一批的精彩的而且更多样些的节目出现,而不只是恶搞的这一类型?

不过我估计中国队勇夺世界杯,还是会继续夺下去估计得有好一阵子时间,瞧这势头。

中国队勇夺世界杯

http://www.toodou.com/programs/view.php?iid=1126216

[@more@]

Party过去几天后的土豆

拿着我的D200,走了一圈,拍了几张。party过后几天的景象。。。

土豆的一楼

一楼

Keso的

4米多高的挑顶,居然都快涂到顶了

一楼

二楼,土豆的前台,洗手间旁

土豆的前台

二楼,土豆的四个会议室之一:土豆刀豆

签到板上,密密麻麻的一片

二楼的墙上

远离coding?

一边说,“减肥”,一边说,“胖啊胖就习惯了”。大伙儿从来都是这么矛盾

嗯哼,不知道谁干的

我的学校难道是这样的拼法?不解。这个“横!!!”,嗯,哼。

一楼上到二楼

楼梯边上

二楼办公区的过道

我的一角,大伙儿手下留情,没给喷了

[@more@]

缅甸流水账15,缅甸的最后印象,从蒲甘到仰光

(说是要写完它,就趁着对缅甸还留着些印象时候,写下来,权当留个记录。人的记忆并不是网络的存储,不是想要从某个片断回放它就能回放的。会失真,也会褪色。)

5日晚上回到酒店,一打开门,就小吃了一惊。酒店的服务员居然把我的床,很整齐地用酒店里到处落满的各色花瓣,铺了个花床。那图案怎么看都象是专门为度蜜月的人设计的。我心想,妈的这不是刺激我吗。正想呢,隔壁就听得李宁和杨蕾在那儿大呼小叫地,过去一看,她们的两张床上也铺满了花。两个女人开心得恨不得立刻就要到花床上打滚,不过又怕上床把花的图案给糟蹋了那么一副矛盾模样。

我得说,一个人,躺在张铺满花的大床上睡,比较容易受刺激,睡眠质量比较低。

(我的大花床)

5月6日,清早,趁着太阳还没有开始发挥力量,出了门,租了自行车,最后一次地转转蒲甘的佛塔们。有些地方,就像是家门口的小店,会一遍遍地回头。有些地方,尽管你心里知道,它一定会是你一生中所去过的最美好的几个或者几十个地方,而同时,极大的可能是你一辈子不会回头再来。比如蒲甘。

天还早,去了几个佛塔的废墟,连大门都还没开。一个17,8岁的小伙子摆了个摊子,卖些看上去品质挺低劣的艺术品,诸如布画之类。虽然就要离开蒲甘了,大伙儿的心情却都还不错。这么不错的心情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讨价还价的后果,就是买了一堆的画,似乎回来两个多月了我还没有把它们的包装解开来。

骑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到酒店,吃了早饭,就准备收拾行李准备退房。李宁开始特忙碌地把房间貌似可以拿走做纪念品的小杂件,全搜罗了。杨蕾一开始还做出貌似矜持状,站边上看着李宁龙卷风般扫过一圈,等到她回过神来,已经只剩下了酒店的笔记本。

从酒店出来的小路上,李宁一边频频回头,一边恶狠狠地说,“我度蜜月的时候再来。”

我猜她也是给那张花床给刺激的。

晨起的自行车

在路上

bagan hotel

佛塔里

从酒店到了蒲甘的机场,换了登机卡,进了候机厅,坐了一会儿,忽然刷地一声,蒲甘机场,全缅甸号称最漂亮的游客最多的机场,居然停电了。一干人等,大伙儿全憋在个巨热无比而且很有些漆黑的候机厅里,一边心里痛骂,一边都有些担心,不知道这停电的机场,飞机还能不能起飞。

当然,我们是低估了缅甸人民的能力。有限的资源情况下,才知道优先级的重要。有限的电力下,飞行指挥塔明显是没有受影响的。简直应该请缅甸的电力调配局,给刚融完资的互联网公司上一课,让大伙儿知道资源的稀缺和可贵,和如何设定优先级。

仰光住的酒店,是the Strand hotel,仰光最好的酒店,和新加坡的 the Ruffles齐名的殖民地时期的酒店,东南亚最著名的3个酒店之一。酒店里几乎住过当年大英帝国在缅甸的所有高级官员和著名的旅行者,比如写过1984和animal farm的George Orwell。就算在今天,仰光的the Strand Hotel和新加坡的the Ruffles,在价格上,也是基本持平的。

按照我旅行开始到结束,从低往高地住旅店的原则,仰光也只有一个the Strand可以住了。因为其它的酒店都很糟糕。

The Strand确实很舒服。房间里全是柚木的地板和家具,光可鉴人。极高的天花板。有空调,不过为了殖民地情调,一个老式的木电风扇在头顶慢悠悠地转着。床,桌椅,摆设的花和水果,都很舒服。缅甸的最后一个夜晚,是很舒服的一个夜晚。何况,还有这个每个房间的所谓24小时的管家服务。

李宁和杨蕾的房间的管家,是一个20出头的男孩,很帅,很高,英文也说得很不错,据说是大学毕业了。李宁的这个得意劲,简直就要从心里直冒出来。估计她目前为止还没有过这么一个漂亮男人可以24小时地在面前颐指气使过。

尤其好玩儿的是,男孩的父亲,就在我们早上刚离开的蒲甘的Bagan Hotel工作。

这样的巧合,李宁和杨蕾这两个女人,简直就要受不了了。

冲了个凉,去吃晚饭。找了件有领的T shirt穿上。一开门,就见她们两也穿得挺有模有样地,而杨蕾居然也难得地略施粉黛了。酒店里的餐馆不错,意大利餐做得像模像样。整个餐厅,除了过去几桌的四个大概是师奶们自己出来旅游的日本女人,就是我们一桌。

吃了饭,喝了一瓶的冰镇的澳洲白葡萄酒,味儿还不错。我们都意犹未尽。我们的两个房间,打开后门,正好就是酒店二楼的一个大阳台,正对着仰光的河边大道。这个酒店似乎并没有几个客人,整个的二楼,也许也就是我们两个房间。我们从房间里各自拖出了沉重却极舒服地铺了软垫的柚木椅子,在阳台的边上坐下。

仰光不是一个不夜城。9点过后,除了眼前的河边大道上的一些路灯,所有的灯光都灭了。凉风吹过。没有蚊子。我又要了一瓶白葡萄酒,让李宁的小帅男管家拿了个冰桶,搁在里头。三个冰镇过的酒杯。

然后我们三聊了一夜的话,从9点到夜里3点各自回屋睡觉,喝光了酒店里所有的似乎只有2瓶的白葡萄酒储存,外加一瓶红酒,似乎还有两三瓶的啤酒。

阳台下面,缅甸的交通警时不时地拦下一辆出租车,敲诈勒索。阳台上面,我们拿着我们的数码相机当作录音机,录着些只有在个很陌生很不同的地方而且喝了不少的酒后才会说的话。不记得说了什么了。不过,我知道,我们都很快乐。

存在也好,虚无也好,人生的意义也好,登上珠峰也好,在泥里打滚也好,我想要的就是快乐。缅甸的8天,是极快乐的一次旅行。

(完)

仰光街头,黄昏

The Strand的管家,右边的是李宁和杨蕾的

the Strand的房间

我的房间里,介绍the Strand的一本书

我的房间里,自拍的,陶醉一把这么舒服的柚木地板

夜里,露台上


第二天一早,露台上

露台上看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