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ird day of Lhasa

For some reason, the Chinese input system is not working. Not in the mood of restarting my computer and spending 10 minutes staring at the windows start up program.

It was snowing. really hard snowing in the morning. But luckily not quite so cold as yesterday morning.

Went to da zhao si. The old temple was badly damaged during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new one was rebuilt in the 80s. Tibetans don’t need to pay for the entrance fee. We do. I guess it’s a form of taxation for the sins committed by the Han people 40 years ago. Even though it was snowing very hard, some locals are still doing the long kowtowing in front of the temple gate.

Went to the Podala Palace. Well, it’s supposed to be the most fascinating place in all Lhasa, but to me, it’s quite boring. Lots of gold and lots of jewles. But none of the stubas or statues can be called work of art, in my opinion. Work of money and work of voluntary donation by average tibetans, but nothing artistically astounding.

Also checked out Se La temple. Now this is an interesting place. We went there to admire the famously expressive debating styles of the resident monks. But surprise, the monks decided not to do any debating because the weather was not good. I guess bad weather will deter intellectually superior monks, but not the average believers who would kneel in the rain or snow in front of Podala palace and Da Zhao temple.

Had a really nice dinner at Shambala Hotel, one of the best hotels around in Lhasa. If I make a return trip back to Lhasa, I would definitely stay in one of these traditionaly Tibetan hotels. Nice and cozy. Maybe for a couple nights. Not the whole trip for sure. Modern amenities are things that you will start to miss once you are left without them.

Internet is too slow.

拉萨第二天

拉萨

一早醒来,虽然夜里醒了几次,不过睡眠还算不错,也没有什么头疼之类。朦朦胧胧地从床上起来,看着镜子里,眼睛挂些血丝,其它都还好。估计高原反应已经基本过去了。

拉萨饭店的早餐不错。不过,刚到高原,早餐时候不能喝咖啡之类的饮料。断了每天早上必行的两大杯咖啡的习惯,还是有些小小的不爽。

从酒店出来,一看,天居然下着雨。气温大概也就是零上几度的样子。几个人分头行动。曾捷和我,先去拉萨的老城也就是大昭寺的附近转转,而Marc他们去了尼泊尔的领事馆办签证去了。

走到大昭寺前的广场上,天真冷,我们都缩在冲锋衣里,露着个脸,气温估计已经降到了零下,风夹着雨带些雪,觉得脸和手骤然间都僵硬了。埋着头往前走,想,这要是开始骑车后碰到这样的天气,岂不是立刻就要让同志们的意志力立见分晓?

大昭寺前,立着个大大的炉,拜佛的人们一个个过去,把手里的青稞一把把地往炉火里撒去,不知道是求佛保佑还是只是个平常的程序。炉火熊熊,火光回映在广场前冰冷雨雪扑打的广场上,我和曾捷互视一眼,立刻就凑到火炉面前,在信男信女们鄙视的眼光里,哆哆嗦嗦地烤起我们已经快冻僵的手。

阿弥佛陀。

沿着八角街绕着大昭寺走了一圈。吃了午饭。餐馆的女服务员是个年轻的女孩,有很漂亮的眼睛。曾捷哗哗地就给她拍了十几张。年轻害羞会脸红的女孩,似乎在大的城市里,几乎已经绝迹了吧?

下午回到大昭寺前看了一圈,寺门前满是长跪的人群。信仰这东西,无论对谁,无论是什么,只要给信仰的人带来安宁,也许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在怜悯或者不解或者尊敬的眼神里看出去,无论怎样,我们看出去的世界和虔诚的人看出去的世界,可能总有些小小的不同。

下午去了趟罗布林卡。一般。这个打赖的夏宫,宝贝园林,没有什么震撼人心的意境。

晚上在matiyami吃了顿还不错的晚饭。

杨蕾也来了。我们的队伍扩大到了7人。

6 of us
六人,到了拉萨

广场
大昭寺前的广场

write
小巷。老城一样有年轻小孩要说爱

me
雨后的雪山

girl
餐馆服务员

我一定顶住

在这次旅行之前,西藏这个地点,对我没有吸引力。也许是过度熟悉的原因,无论是布达拉宫或者是西藏的高原,甚至于珠穆朗玛,似乎都已经像是就在这个城市里的几个景点,随时想去了就可以去。仿佛很多年前在纽约,同一天里,带着同一个朋友,上了帝国大厦和世贸中心。也是我唯一上去的一次。

但是关于西藏的有些东西,总是时不时地在周围出现。密宗的种种理论,玄乎其玄,虽然未必有探究进去的兴趣,可在周围的朋友圈子里,俨然也是门显学了。而且,我一直等着在40岁的某一天,试着去登登珠穆朗玛峰。这些都是西藏的一部分。

这次的计划,从上海飞到成都,中转,到拉萨。在拉萨休息4天,适应高原,在28日那天,启程,从拉萨一路骑自行车到加德满都。

这个计划大约是两年前定下。种种原因,一直到了两个月前,觉得这要再拖下去,估计我们在也不会有这精力和时间来这么一趟了。

从两个月前开始,Marc就吭哧吭哧地开始锻炼。这哥们原本没事儿就拿着跑马拉松当练习。到了临出发了,更加是坚定地戒酒,而且每天骑车一小时,跑步一小时,一到周末,就琢磨着在上海周边的某地再去练练山地自行车。

我的训练计划?这么说吧,我有很多不训练的借口。

所以,临出发了,办公室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在最后临出发的那两天里,每个人都带着同情的像是看着个某位舍身取义义无反顾的愤青般的眼神看着我,一个个恨不得都跟事先串联好似的,“骑不动别硬撑啊!”

回到家里,我的很酷的一个月难得打次电话的老妈,难得地谆谆教导了一下,“骑不动别硬撑啊!”

好的好的,我点头。

刚才到了拉萨,吃完饭,Bill同志从美国电话来,扯了扯公司的一堆事,然后Bill很严肃地说,“Gary,你一定要努力顶住,千万别死在西藏。再找个CEO太困难了!”

我都记住了。

到拉萨了

有点小高原反应,还好。

目前一切顺利。天高云淡,阳光灿烂。

觉得额头上有几根小血管凸起,貌似喝酒后的现象。难怪说是在高原上不要喝酒。

晚上再补。

机场的地板上坐着看看热闹

一会儿就要登机,顺便登上来,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八卦信息。

忽然发现最近各路的IT网站的贴贴小分队在不少地儿贴的都是土豆,还有我。难得。我掐指头等着,不知道这股劲儿能不能持续到我从西藏回来。倒是娱乐的好方式。希望同志们持续更新,看哪个人贴出来的创意最好,能造出什么样的故事。我到时候考虑发奖。

另外,刚看到经济观察报的方军,贴的这个评选中国互联网最2的网站。

http://www.mindmeters.com/showlog.asp?cat_id=46&log_id=5185。

方老师虽然经常看很多事儿都不顺眼,不过他的博还是我基本每天必看的。这个评选也好玩儿。

网络支持媒体里,居然是“土豆瓣”。同时,土豆已经荣登最早列出的5个提名人中2人的最2网站名单了。不过,另一个网络支持媒体,是,“浪狐”,而新浪搜狐各自在5个提名人列出的名单都出现了。

单从最2名单来看,虽说土豆还挂着Web 2.0的标记,但是连评选最2这样的竞争,估计也还争不过1.0的著名门户站点。

来日方长,继续努力。有一天土豆上了所有最2最1最in最out的种种名单,估计2.0就该等着3.0们来了。

一会儿到拉萨。

就是这么几段

上海,中国 (2007年4月16日)— 土豆网宣布签署第三轮融资协议。本轮融资由今日资本以及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主导。韩国的KTB风险投资基金参与了本轮融资。同时,前两轮的投资者,寰慧投资,集富亚洲基金以及IDG风险投资也参与了本轮融资。

2005年4月15日开始推出公测的土豆网是中国领先的视频分享网站。两年后的今天,土豆网的日播放视频次数已达2500万次,每天接受将近2万个新视频的上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6pxjtVKxoAU/

“我们刚刚瞥到了一眼互联网视频年代的开始。” 土豆网的创始人兼CEO王微说,“今日资本、General Catalyst和KTB的加入,让我们的团队新增了中国,美国和韩国的著名风险投资基金。他们和我们一样,相信我们能够实现我们看到的未来。”

?随着视频日渐成为互联网的主要娱乐方式,土豆网将继续专注于搭建一个坚固的平台,为观众、内容主、和广告主服务。

今日资本的温保马先生以及General Catalyst的David Orfao先生将加入土豆网的董事会。

关于今日资本
今日资本是专注于中国的直接投资基金,总部在上海,管理超过两亿八千万美圆的基金。基金宗旨是为中国企业提供成长资本。使命是为帮助企业家实现梦想,打造百亿级中国企业。主要投资发展期的中小型企业,单个项目的投资规模在1000-3000万美圆,投资范围比较广,从TMT、高科技一直到传统行业。投资团队最早曾投资娃哈哈、网易、诺亚舟及中华英才网等. 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capitaltoday.com/

关于 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
General Catalyst是专注于投资杰出创业者的风险投资基金。自2000年成立以来,General Catalyst使命是利用合伙人们丰富的运营、商务和技术领域的经验和专长,帮助创业公司进行公司建设和商务合作,以对创业公司的发展起到催化剂的作用。General Catalyst目前管理10亿美元的基金,总部在美国的坎布里奇,麻萨诸塞州。更多信息,请访问www.generalcatalyst.com

关于KTB
KTB风险投资基金是韩国最知名的私募基金之一。它在韩国、中国、日本、美国都有世界级的投资团队。KTB目前管理超过60亿美元的资金。从1981年成立以来,KTB投资的公司中已有200多家上市。KTB最早开始在中国投资始于2001年,投资项目包括分众传媒。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ktbnetwork.com/

late night

一个人待着的好处和坏处都是,不想睡觉了。在网上东张西望一圈,读读新闻,看看这世界是不是有什么八卦新闻又发生了,喝杯水(不能喝酒,为了骑车的旅程)。

不过,是不是这样的时候是最好的写些东西的时候?

从前我喜欢在人声鼎沸的地方,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现在,真要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似乎需要安静了。

不剖析了。多累啊。

打个哈欠。Nighty night to all late birds.

快递的风范

一大早起来,背着我的包,去高安路某处开会。

推开门。

前台小姐一抬头,很有礼貌地说,“您找哪位?”

“我找XXX“,我也很有礼貌地说。

“你是来送快递还是来取快递?”前台小姐依然很有礼貌地说。

“来开会。”我说。

又一次确认了我的IT民工的典型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