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也该写两句

都是雨夜,只是这黄梅天的雨夜里,在车里坐着也就罢了,一下车,看着热气从湿漉漉的路面升起,路灯从树叶的间隙里曲曲折折地折射下来,一丝凉快的意思都没有,闷热,粘稠,像是个别扭的梦。

这几天脑子都疼。似乎难得有什么时候,会像现在这样,几个念头在脑中纠缠来去,翻江倒海。没有正确和错误,没有因为和结果,没有好或坏。

3年前我在干什么呢?三年后我会在哪儿呢?

Who the fuck knows.

这样的雨夜,有些像是舞台布景。不太真实。让人觉得几乎可以掏出把刀,一刀划过,划开这雨和夜和光的幕,就会露出后面豁然的一片黑的天和满天的星星。

仿佛是雅典的acropolis下的那个露天剧场布景。

这把刀大概就像是这些决定,划过了就知道了。划之前,我哪儿知道这后面是什么。不就是一块布吗。

糟糕,这几句话写得有点像high了后的王朔体。

the departed

The Departed 的DVD买了有大半年,一直放着没看。也不知道为什么。

今晚,偶然恰好看到了,也偶然恰好想看看。

也许我看的是导演剪切版,比较长,有些镜头似乎不是R级的电影该有的,比如Frankie在电影院里手淫那一段,露出那物事来,至少是NC-17的级别。

电影的情节,中国人都知道。剧本本身很精彩。结尾稍作了些修改,和港片略有不同。角色的台词却是大大不同,加了些种族和阶级的成分。原版港片通指人性,美版的更特指些。力图改变自身境地的人,必须与谎言无时不刻地生活着,所有的挣扎。

电影喜欢警匪片,也许是因为在这样的处境里,面临生死的抉择的时候多些,让人的本性毕露无疑的机会更多些。日常生活,不免浑浑噩噩。

还是值得一看。

坐在这里,深夜里嗒嗒地敲着键盘,想起电影的几个片段。

这样的电影看了让人觉得寂寞。

又:flickr的图片都被政府防火墙给封了。所有转帖来的我flickr帐号上的图片,都不能显示。先这样吧,有时间也许该去弄个国内的照片分享网站的帐号。

虚空一把

这两个星期讨论各种各样的设计和规划,逻辑思辨,思辨到两个小时前回到家里,仔细想想,脑子里来来去去的都是各种数字、图案、表格、云图。需要清理清理,不然到夜里做梦估计还是这些数字图案表格云图。

一不小心就进了百度国学,先研究了研究金刚经,再研究研究楞伽经,回头看了看心经,最后,八卦一把,把六祖坛经也学习了学习,了解了慧能大抵是如何树立传奇地位的。

说实话,都没怎么看懂。所以我又到处搜索了一圈,把英文版的各个经们都仔细地读了一遍。还是英文的说得明白,连中文经文里那些花里胡哨的梵文,般若波罗蜜什么的,都翻译出来了。“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这看上去让人张口结舌的咒语,如此神秘奇妙奥秘,念起来还这么舌头打结的,用英文一翻译,其实就是Gone, gone, be gone! 挺好玩。

看明白了大意,顺便可以想想后面的哲学部分的意味。相固然没有意义,追求无相,也一样没有意义。要知道相和无相其实都是相对的。无相是因为有相的存在,因此才有无相的存在。追求无相,其实就是承认了相,接受了相。一接受了相,也就是接受了无意义的,本就该被放弃的。所以,大法就是既不是有相,也不是无相。大法什么都不是,连自己都不是。

逻辑和语义学,由此衍生,可以衍生出无数的用例。因此慧能临去世,要告知自己的弟子,继续延续香火,只要记着,任何人来刁难,只要在对方的任何主体词里,找出相对应的镜像词,然后说,你说的和对应的,互为否定。就可以了。来刁难的人必然一头雾水,莫测高深。

金刚经这么受欢迎,应该是因为从头到尾,释迦牟尼恨不得重复了60遍:读金刚经4句,胜过修行恒河沙数的一世一世地转生积善的次数。这么好的事儿,如何不让善男信女们心动呢?

单纯从逻辑来说,这套体系,还是很一致的。如来说,“法尚须弃,何况非法。”法,也就是渡河之舟,也就是般若波罗密的词义,在渡到彼岸之后,可以丢弃法。凡是这世间一切,能用词来表达的,就都属于这世间。而只要在这世间的,都在轮回之中。大法让人跳出一切轮回。所以,轮回之中的,也就都不是大法。因此,一切用语言能表达的,都属于轮回之中,都不是大法。因此,大法无法用语言表达。只能心印相授,不能言语相传。

所以,有两条道路。要不就是顿派。顿悟,直指人心,直接知晓大法,跳出轮回。而另一派,也就是神秀的一派,渐派,时时需要擦拭明镜台的神秀,不期望顿悟,要的是普通人的慢慢修行,慢慢在轮回中改善自己。

而所有这一切的基础,是:
1. 有轮回,有天、人、阿修罗、兽,等等道
2. 有办法能够跳出轮回

从逻辑来说,有可能有如下情况:

第一,有轮回,但是没办法跳出
第二,没有轮回,但是有办法跳出
第三,没有轮回,也没有办法跳出

如果是第一,那就做个渐派的弟子,慢慢改善。
如果是第二,那可以试试不说轮回的其它宗教。基督教或是回教或是拜火教(拜火教的教义中比较有趣的:美与恶同等。这世界就是神与魔争夺的战场。这是极好的魔幻小说的开头。)
如果是第三,岂不就是虚无主义?

也许哪一天,我静下来心来,可以再写本小说。把我的眼里的这世界的本来面目,和我看到的这世界的时间之轮流转下的未来面目,勾勒出来。虽然一切该消失的总会消失,但是这创造的过程让人快乐。

无论相信什么,只要真的相信而且持续相信,不打折扣,不留疑惑,无论是佛的还是基督的世界,都让人心情安乐。而如果你看出去的这世界,不是佛的或者基督的世界,而是我们基于已知知识的真实世界,也许也能寄托于一个无可言喻的用“神”这一词来表述的世界的原动力。如果这一原动力非人力所能知,或者即便知,也无法碰触,对世间人的选择,就只有“快乐”一物了。

虽然,有些想法是这么地神秘诱人:时间之轮转动着,没有开始,没有终结,带动着这世界的一切。。。在这一切之外,有一只明亮的眼。

很诱人的图像。

多可惜。

更新一下

最近提不起什么兴趣来写什么。

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绝大多数的事都在按照计划发生。一时也没空去总结归纳了。

最近世界上有什么事儿发生吗?没有。一切照常。

互联网上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发生吗?有些杂事,不过也没有什么好玩儿的。

刚看到苹果又出macbook pro的更新版了。这不免的又有些让我心动。是不是再用回Mac?一年多前,实在忍无可忍Mac在中文环境下的不便,改回了Windows。

Mac和Windows相比,好处坏处都太明显了。所以,就需要取舍。就像大多数被堆到我面前需要我做出决定的事儿一样,不能轻松地判断,好或者不好。那样的决定早就被做了。

取,舍。

I n t e r e t i n g g n i t e r e t n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