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词

不知道谁说的,说要给土豆弄首歌。结果,土豆的V就找到了个rap的乐队写了首“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我对rap没有反感,还挺喜欢eminem,不过,实在不太喜欢这首rap。

想了想,干脆,自己动手写个歌词吧。不过,我这个完全没有五音的音盲,唯一就这么一次,花了一个钟头写出的歌词,配个摇滚的曲子,不知道出来的这节奏会怎么样。

如果有Bono的才华,那就干脆就直接配曲子得了。有谁认识特牛B的摇滚作曲的?我喜欢的风格,有点废话的说,就是U2, Scorpions这种,或者metallica里头那些偏Ballad的。

--------------------------

土豆的家

雪粘着窗,风吹着哨
80度热的咖啡, 热气蒙着屏幕
我看进深黑色光影的底
她拿本樱桃皮的书
抬起头,她说
我等你等了这么多年和这么多处
融进这扭动着的光
但你的骨骼和肉体不准进入
带进来你一小片的影子
你一小片的影子,就是全部

这里的天比黑的缎还黑
这里的星星十倍科罗拉多的夜空
无数影子的碎片
无数清澈的灯柱里跳动
他们在镜子舞台
我不认得他们中的任何人
但是他们伸出闪光的手
带着我舞起旋风的轮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土豆的家
你们为什么来这里
因为我们忘了真实和虚假

这是土豆的家
(重复)

影子记不住影子的故事
但如果你必须问
他们转着风的舞
头上撒了星尘
因为,有些为了留住自己
有些为了变成别人

这是土豆的家
(重复)

那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轻响
她的呼吸触碰着我的皮肤
这么亲昵,也这么邪恶
她的象牙手指是我的头梳
然后她说,怜爱地说
这是无数灿烂人们都走过的路
你的伙伴,他们都是死人

我抬起头
屏幕依然闪着亮光
那女人已然消失
只有雪花依然盖满了窗
我知道
生命的树叶一季季谢落
而我的影子
安然在土豆的家里穿梭

这是土豆的家
(重复)

混沌

上海街头,下着小雨。早上出门,等着出租车,仰头看,市政工人把路边的梧桐树的枝干整理着,掉了一地的树枝。眼看都是1月底了,这时候修剪树枝似乎有些晚。

一个街道清扫工拿个大扫把,把一地的土从街道的这一头扫到另一头。

晚上回,还是下着些小雨。风嗖嗖地吹着,小区口两个年轻男人拥抱着,在依依不舍地告别。出租车一辆辆嗖嗖地过去。

这条街道越来越熟悉。街边有个男人站着,不知是法国还是意大利还是某处人。

再过些年,这满世界的城市估计都要拧巴在一块儿了。

Rubicon and Lost in Translation

又是书和电影。

读着Tom Holland的Rubicon。

Rubicon,2000多年前凯撒从高卢回师,准备进军罗马。罗马共和国的历史,不允许任何罗马军队携带武器进入罗马本土。Rubicon是标记罗马边境的一条小溪流,是这么小的溪流,到今天Rubicon究竟是哪条小溪,已经遗忘在历史中。

凯撒站在小溪边,犹豫不决,最后,他说,“Dice is cast。” 他的兵团跨过了Rubicon,罗马共和国也就从历史中消逝,进入了罗马帝国的时代。凯撒的运气不错,他在关键时候投下的色子,最终总是他赢了。当然,他的好运气只持续到他最终在参议院被刺杀。如果他还继续活着,他会放下权力,像当年志愿隐退的独裁者Sulla吗?如果他隐退了,共和国还会存在吗?如果没有他的侄儿和继承人奥古斯都,他会被记住吗?被记住又能如何,能抵得过他在胜利在望时候忽然被自己信任的人刺杀的无助和绝望吗?

这些问题,是那句话,
让我敬畏的
头顶上的灿烂星空
心中的道德律
还有这无穷尽的欲望和失望。因为它们都这么的无解。也许,当然,都不过是适者生存罢了。达尔文的理论说了,只是因为我们的祖先生存下来了,所以我们成为我们这样,没有任何原因。我们心中的道德律和我们的欲望和失望,都只是因为这些道德律和欲望,让我们的祖先们生存而且繁衍,所以才有今天的我们。所有有过不同道德律的人们,和无欲无求的人们,一代又一代后,都消失了,如此而已。

如果只是从当年读了要打瞌睡的历史教科书看,共和国当然好过帝国,一个国家的利益怎么就这么交给了一个人的野心?不过,拿着历史的镜子仔细地看,看多了,再也看不到黑和白,看到的更多的只是一层又一层无边无际的过渡的灰色。共和国,帝国,民主,集权,君王,寡头。读多了这世界的变迁,就看到了这世界的许多规则。

看到了,却未必有什么好处。看到了规则,如果想要改变它,需要大勇气和运气。一定的规则只适应一定的时代。一切都没有定数。越读得多历史和传记,越看到,科技的发展也许有规律,历史的发展,也许也一样的有规律,但是,在一个人个人能够看到的世界里,都是机遇和赌博和幸运。

Sulla和Tamerlane给自己的正式的称号都是,幸运者。智慧的人看到规则,想要改变规则的人,需要勇气和运气。改变规则的人如他们,回头去,发现自己已经把周围的世界重新颠倒重组一次后,能够想起的就是,运气。

既然在想明白一些关键事情之后,和做了些选择后,剩下的就是看运气。这也就不错,完全可以往后一靠在沙发上,拿着瓶啤酒,看我的运气怎么样了。到目前为止,似乎都还不错。

所以,在花了一天时间埋在古老世界的规则和习俗,当然,还有运气,我还是转身去想想个人吧。

在DVD堆里翻了翻,翻到了Lost in Translation。那就再看一次。

音乐很好。画面很好。演员很好。故事无数人都分析过了,很好。半年前去过的东京和京都,还有些印象,Rippongji Hill,和Charlotte走过的京都的金阁寺,南清禅寺,神社。都还清晰可见。

像是故事里的,从纽约忽然到了东京,在这世界变幻不定的规则中,忽然的陌生世界陌生规则中,才看得到的单个的人。像是一个漂流瓶,在碧蓝色的海面上沉浮。

这深不见底的寂寞。

阳朔,回上海

候机厅里坐着.刚才从阳朔过来,将近两个小时.路两旁的山丘,到处的绿,如果是从冬天的北方过来,可能还会因为这些绿而觉得些反差的愉快感.从上海过来,就没多大的感觉了.

阳朔县城和周围真是没什么变化.街上走的人也没多大变化,能说上的一点,也许就是有趣的人更少了些.也就是说,相比起两年前,阳朔变得更加普通了.

和些朋友一起过来,吃个饭,酒吧里坐会儿,聊聊天,阳朔还可以将就.如果非要找点小意外的快乐,在中国可能只有新疆西藏.除此之外,我想,再往后,单纯的旅行,只有国境以外了.

比如非洲、阿拉伯.

这次旅行的目的地的熟悉感,让人感觉有点不爽的陈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