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

加州的阳光总是很灿烂。空气清新。绕着University Avenue走了一圈,每家店都很精致,在今天异常的30度的气温里,每家店里都洒出很温暖的光。没有施工的噪音,没有尘土,没有街头挡也挡不住的人群。

但是我想念我的尘土飞扬的到处施工的阳光总是在尘雾里才能透过的上海和北京,和中国。

昨天晚上和马宏升吃饭,他说,“这儿简直就是天堂,对吧,”然后又说,“简直和天堂一样无聊。”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虽然他是英国人。

加州时间,现在是凌晨1点40分。

在一整天后,读着所有关于四川地震的新闻。看着所有纽约时报上的CNN上的土豆上的新浪上的优酷上的56上的酷六上的六间房上的甚至于Mofile,hubo上的所有一切关于地震的视频。

她给我电话,说,我们个人捐吧。

在这两天所有的会上,我都要提醒每个人,在这块被标为中国的土地上,发生了场地震,记着它,做些事。

他们素不相识,也许在地铁上公车上挤车的时候,他们都只是那些陌生人。在这样的时候,记着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在这样的时候,如果你是在风里雨里,头上没有一片的瓦,家人渺无音讯,一点点的帮助,都会让你记住生命的温暖。

它和所有什么都没有关系,只和作为一个人有关系。

今天

刚看到,奥运火炬到了珠峰顶了。厉害,这么多人一起踩到顶上,也不知道峰顶的面积有多少。

也巧,去年的这个时候,我骑着车,半死不活地到了珠峰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