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了一天的脑子和嘴皮子

回到家里。还是真有点累了。把灯都打开了。

打开了瓶2001年的Bourgogne红酒。颜色淡,但是回味久长。倒了半杯,放在桌上,让它在空气里挥发一会儿。喝了口。不错。刚打开时候,看瓶塞上一圈的白,想,别是瓶塞漏气了。还不错。还密封着。

懒得开音响。在iTunes打开Rachmaninov的第二交响曲。

躺在黑皮的沙发上,靠着土豆的黑坐垫,黄色的灯光下,听着音乐把身体之外的房间的每一角落都填满,看着屋角半焦的盆树,鼻子里似乎有点百合的香,喝口红酒。

世界流转,生命无痕,无因亦无果,一切随心境

成都,九寨沟

到成都来转了一圈。都说成都是个好地方,如何声色,如何迷离,来过成都几乎也快小10会了,到现在还没发现这地方如何声色迷离了。倒是一年365天,酒吧和Club里从来都是挤满了人。

偌大一成都,我只认识一个人,一个荷兰人。

荷兰哥们Thijs一个人拎了个包,来了成都,居然就开起了一个IT制作的外包公司。说到四海为家的,还真得说是荷兰人。

他很严肃地说,“在成都半年了,我可以专心工作,不像我在上海那样每天都要被这事儿那事儿这女人那女人分心。”

这话听上去和大伙儿对于上海和成都的普遍认知似乎正好倒了过来。

办完了事儿,顺道去了趟九寨沟。旺季高峰时候,每天沟里据说要进去两万人,到了冬天,每天只剩下了100人。

酒吧和Club里最好人挤人挤得你走路都着不了地。九寨沟,还是人少时候来得好。

是我见过的最绚烂的如宝石般的水。

lake 1
湖,忘了哪个了

waterfall
瀑布,忘了哪个了

dsc_0588.jpg

还是湖,还是忘了

lake 3

湖。。。

trees

冬天阳光里的树 - 真是废话

snow

---

dsc_0643.jpg

---

dsc_0671.jpg

---

dsc_0677.jpg

---

dsc_0744.jpg

---

dsc_0772.jpg

---

dsc_0784.jpg

---

dsc_086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