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岭到司马台

国庆。昨天还一片雾气,灰蒙蒙的一片。早上起来一看,居然是阳光灿烂,蓝天如洗,一眼能看到北京城的西山。对于气象兵控制气候的能力,我又增加了一次信心。

10-1这天,估计不少人全在屏幕前粘着看阅兵,城里到处的交通管制。我就不凑这个热闹,出城去转转吧。

前天晚上,一边听着闹闹的劲爆的比小说情节都精彩的八卦,一边听Chris说,金山岭可以一路走到司马台,3、4个小时就能到。一直听说金山岭和司马台的长城好,从来没去过。我还真没想过居然可以一次搞定。可见,人都有点近视。要了解自己生活的地方一些出彩的地方,还真需要请教这些游手好闲的非原住民们,尤其是一天到晚到处打探哪儿好玩了哪儿好玩了的这些好奇心尤其重的老外闲人们。

9点,刚出门,一转过个路口,正要上京承高速,两辆警车拦住了路口。路封住了。我心想,天安门在西南,承德在东北。这路封得够蹊跷。

司机问,“这路怎么上啊?“

警察坐车里,墨镜朝天,一片蓝天反射,”京承高速,今天全程封闭“,停顿了下,”因为天气原因!“

我和司机一起抬头看了看天,天蓝,阳光刺眼,北京难得的晴天。

我点头,想,也是啊,天气太好,太少见,北京的司机们不适应在这样的好天气里开车 - 阳光晃眼,容易出事故。

走国道101吧。

这样的天气里,国道上开车还是挺愉快的,一路的白杨树,绿叶在阳光里反射着光,半路上停了停,一个农家小饭馆里一个人吃了三斤的胖头鱼豆腐煲。

长城上,零零星星地没几个人。背上包,打着饱嗝,拿了本Kindle,从金山岭到司马台,走走歇歇,偶尔坐下,敌楼顶上,读两页阿富汗战争的Ghost War,喝口水。一个人这么在山和废墟的城墙上走着,感觉不错。

看周围的崇山峻岭,绵延长城,忽然想起忘了哪本书上说的一句话,“在中国的中央政权强大的时候,它的军队活动范围远远超出长城的防御圈。在它脆弱的时候,长城就像是一根试图挡住洪水冲击的小红丝线。”

当然,这些道理我们都知道。可是,如果没有明代皇帝们将军们做的这些徒劳但是巨大的努力,我们今天哪有这样的风景可看?

Herodotus说,“如果有一天斯巴达毁灭了,后代人到了斯巴达,看到那些遗留的废墟,他们无法想象斯巴达曾经有多伟大。”

如果没有Herodotus和这些比较忠实于历史的记录者,如果只比较废墟的规模,后代的人肯定早忘了斯巴达的那些小平房的废墟,而只会望着雅典的卫城赞叹。

金字塔,斗兽场,泰姬陵,我们热爱的都是前人们极度虚荣下的作品。都极浪费,也都极壮观。

所以,为了后代子孙的旅游观光需要,还是要好大喜功。为了历史和后人窥探欲的需要,让经济学家们都闭嘴。

(攻略:一个人专心走路,3个小时可以轻松爬完金山岭到司马台的路线。如果稍微加加快,愿意多喘喘气,2个半小时可以搞定。尤其在金山岭的一段,比较废墟,比较有沧桑感。)

HTC Hero的照相效果还行。
imag001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