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ng

忽然想起,Avatar里的Pandora,一切链接在一起的Pandora,就是Asimov基地系列里的Gaia星球。

科幻小说里的许多情节,总要过几十年也许百多年,忽然间用奇怪的方式实现了。

Gaia里,所有链接在一起的人,Asimov没有能力描述他们能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链接在一起,只能说,通过遥感。他死去的时候,互联网还没有被广泛运用。

几乎忍不住地要做个预期,将来的世界是什么。

唉,我的脑子里瞬间闪过的,是灰的云,灰的天空,灰的街道上,链接在巨大网络的一个个半人半机器的生物,他们只为了生存或者更好生存的利益而消耗生命的每一份能量。那真是一个能量的世界。利益的世界。

当然,我是个乐观的人。

我看到了蓝天白云。阳光灿烂。

而,也许,我的后代们,如果我有后代,看到灰的云,灰的天空,灰的街道,也就像是我偶尔会看到的蓝色天空白色云彩一样,觉得这就是人生的极乐,也许他们在那个时候觉得有点空气可吸,有点天空可看,他们已经是那个世界的权贵了。也许,他们会继承我的乐观,而也就只能看着周围世界,继续乐观着。

我明显在衰老中,居然想起了后代的问题。

Avatar

刚在电影博物馆里的IMAX 3D, 看了第三遍的Avatar。从普通3D,到华星影院的IMAX 3D,到号称全中国最大的IMAX 3D。再往上似乎也没得可以升级了。

两个星期里看了三遍,电影的情节已经滚瓜烂熟。不过看到几个镜头的时候,依然能让人汗毛竖起。这感觉太难得。

下午刻苦工作中,意外得到的一张票。非常好的位置,非常好的时间。

馆里的工作人员说,现在电影博物馆的IMAX票,都已经有人前半夜就排上队了的,在车里睡着,大冬天里等着。

也许也是值得。世间的风景和经历的人或者事,有多少能让人全身心投入到汗毛倒竖的?

出来时候,夜里10点半,隐约看到有些人似乎真要开始排起队买明天的票了。想起这张票的来得轻易,忽然有些惭愧。

承德

避暑山庄,外八庙。久仰了承德的名字。新修了的京承高速,从北京到承德,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当天来回的短途旅行,再恰当不过。

所以,这么个阳光灿烂的冬天时节,正好去承德避避暑去。

外八庙里,除了可以上香火的普宁寺,都已经斑斑驳驳,也不知道再过些年头,小布达拉宫和小日喀则的那个什么庙,会留下多少东西。

小布达拉宫顶,阳光里,年轻的工作人员一来一回地踢着红羽的毽子。号称耗费了万两黄金的大金顶一多半被雪盖着。建筑果然模拟得布达拉的形制。不过,看上去总觉得粗糙。就连那个大金顶,看上去也就像是常见的那种一个暴发的小县城盖出的巨大的县政府大楼的模样。

大红宫墙下,看着冬日寒风里,卖香烛的几个人对着寥寥无几的游客兜售着。红楼边的一个小屋被造成了另一个利润中心,牌匾上书着,“财神庙”。匾上的金字比起这个喇嘛庙里的任何一个原有的牌匾,一点不显小。

普宁寺的木雕大佛值得一看。

避暑山庄比想象里的大得多。8千多亩地,矮矮地围了圈墙,圈了绵延的山和一片片的湖。康熙乾隆们到了避暑山庄比起在京城里明显放松多了。那围墙大约只有一人多高。

湖上全结了厚厚的冰,当地人在冰上围出了一个个的冰场,穿了红的蓝的紧身裤,呵着雾,在冰场上哧溜溜地绕着圈。

从雪铺着的厚冰上走过去,看着冰面裂的一条条的纹理,冰从雪里闪出点幽蓝的光。

康熙乾隆都是能手,团结了近亲的蒙古,压制住了虽然不满却无组织的汉人。蒙古人虽然人少,但每个的部都是一个战斗的组织。也难怪乾隆要给归顺来的17万人的一个土什么的部立碑。

他们也都是负责的皇帝。这普天之下,都是自家的产业,是要传给后世子孙的,所以他们照管打理得还很尽心竭力。在他们所能了解和理解的国家结构里,他们是努力做得很好了。

虽然到了后来,谁都看到这是个开始要倾倒的腐朽建筑。老大帝国的死去,总要花点时间的。就像是西边的奥斯曼帝国,不可避免,无可挽救,但是,死亡的过程也同样整整持续了两百年。

最近在读林肯传记。原来那是个那么有趣的一个人。而不只是林肯纪念堂里那个巨大的大理石雕像。美国的奴隶制之争,从建国开始,南北之间就几次几乎内战,最后终于开战,无数的牺牲后,也花了整整90年。

社会的变革,时而如冰川慢慢挪动,时而如雪崩铺天盖地。

Avatar

两小时40分钟,感觉就像是两分钟。

我一定要找个IMAX 3D影院去再看一遍。

就像Sam说的,上一个看完了会让人Wow的电影,是Matrix。

WOW!

一人剧场

住处边的影院刚开始营业,而且,正是北京的大雪天,整个影院只有我一个人。电影的选择倒有两部。刺陵,还是十月围城?

想起十月围城上映时候,媒体一片的掌声。虽然这些掌声看上去总是有些勉强,不过,至少会好过刺陵这连勉强的掌声都不好意思给的片子吧?而且,有几个说是有些口碑的网站,打出来的分都挺高。

影院很好。银幕挺大。座位舒服。一人包场。

电影?大半场的功夫,为了不浪费这难得的一人包场,不要太早离场,我拿着手机,查着邮件,读读纽约时报,偶尔抬头,被银幕上的图像和台词鸡皮疙瘩一把,然后继续我的邮件和新闻。

电影的口碑营销做得越来越好。以后电影的口碑这事,只能听着从人口里说出来的,才算靠谱。

而且,下回我会找个更舒服点的上网场所。

雪中的故宫还挺有意思。

20100103003.jpg
20100103002.jpg
20100103005.jpg
20100103006.jpg

新年,长安街上

站在老北京饭店对过,
天安门是平的镜面,长安街的车流是波动的浪
天冷得是凝固的蓝黑色

世界是错乱的五线谱
每个生命是不自愿的音符

有些音符
它们跳动得再辛苦,依然游刃有余。

Happy New Year,all the dancing notes out there in the wild wild world, happy new year.

I lov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