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二

拿到的两套四分之一决赛的票,都在约堡。结果,时也命也,一个是加纳对乌拉圭。一个是西班牙对巴拉圭。也罢了,来了次世界杯,看了两个拉圭,也算圆满。

有个朋友,John,已经在南非待了快一个月,跟着看了每一场球。不用嫉妒,也不用同情,他本来就是干这行的。拉上我们,一路开车,就到了索韦托的Soccer City。体育场外,索韦托的本地居民们发挥着创业者的精神,把体育场周围几平方公里的住宅区全开发成了付费停车场。

一靠近体育场,十几个本地黑人,奔跑着,敲着窗,“来,来,来,来我这儿,跟我来。”

John明显已经是南非老手了。镇定。万军丛中,指了个看上去顺眼的,说,”你了。“

一路跟着,那哥们一路小跑。到了个可停车的地。我下了车,正左右观看着地形,想,出来可要记着怎么找到这么个地方,脚上一阵剧痛。一低头,就看着我的脚上,压着个车轮。车轮上,是一辆还挺新的奔驰车。车里,是个40左右着装时髦的黑人男子。

周围所有人一阵手忙脚乱,黑哥们喊着,”压着人了,赶紧退!“

还好,那司机没听他,不然又往回再压回一下。他忙往前开了点,跳下车,第一句话,”我是医生!我是医生!“

我看着他,想,”恩,你是个医生,压着我的脚了。现在呢?“

他从兜里,拿出一瓶药,直举到我面前,”我是医生!这是止疼药!给你两颗!给你四颗?四颗止疼药!“

我一边龇牙咧嘴地疼,一边骂着,一边心想,”他说的好像这四颗止疼药仿佛是400美元或者4公斤海洛因。难道南非的止疼药特别珍贵吗?“

最终,脚没事。放走了依依不舍非要把四颗止疼药给我的医生 – 我很同情他的病人。看了加纳对乌拉圭。球不错。

第二天,西班牙对巴拉圭。也不错。

从球场回酒店的路上,搭了球场到总车站的公车,一路停停走走,两旁的贫民区,街头人影绰绰,街角燃着垃圾的煤油桶,酒醉的有的快乐有的悲伤的黑人们,似曾相识,仿佛是20年前的harlem和Brooklyn。

想起当年骑辆单车,在暴风雪里黑人区中送外卖的情景,忽然有些亲切。

————————-

飞机从约堡飞到了Kruger National Park。Youtube上有一段,Battle of Kruger。就是这个地方。

从机场到住地的10分钟,就已经看到了长颈鹿在野地里半带优雅半带别扭地走着。待了四天,看到了野牛,犀牛,狮子,豹子,大象,等等等等。我们的运气非常不错。

南非仅存300只的野狗在草原和灌木丛中穿插,我们在Land Rover里猛追。

斑马在日出中,马背上,鸟的彩色羽毛,和那一双日出中的金黄眼睛。

一只猎豹在几米高的白蚁巢的土堆上懒洋洋地躺着。细长的身体,金黄色的毛发。他的敌人是比他体型大得多的狮子和花豹。但今天他休息着。他喜欢在高处躺着,阳光下,眯着眼,慢悠悠地扫视着草原,和眼前这不知是何来历的草绿色Land Rover。他是个孤独的生物。从来独自游荡。不知如何群居,与其他豹子相处。相处的结果似乎只是害己也害同伴。

来南非之前,她问,“你喜欢什么动物?“

”猎豹。“我说,”你喜欢什么?“

”熊猫。“

现在,在非洲的大草原和灌木中,她看着猎豹在白蚁堆上,阳光下的金黄光泽。

”他有很长的睫毛。“顿了下,她说,”我喜欢猎豹。“

夜深了,追逐了一天的野物,天空繁星闪烁。忽然,导游指着天空喊道,”流星,流星!“

蓝黑的星空中,一道白的光骤然划过,明亮过天空中最明亮的星星。转瞬即逝。

“你们许了愿吗?”导游问。

我心想,许愿?还没反应过来。

她笑了笑,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不过,我许过愿了。”

第二天,太阳在非洲的草原依然升起,就像是过去的几十百万年一样。日出日落,无数的生物出现消失。犹如我们。我们的Land Rover继续在草原追逐着,水羊,羚羊,树猴,河马,日出时三只一群的雄狮子,挡在路中,睡着。

她在日出的金黄光芒里,转头看我,“也许,两只猎豹,也能试着相处在一起。”

南非,一

飞了24小时,终于到了约翰内斯堡, Joburg,当地人的简称。出来,时差中,晕晕乎乎地,看着面前的接人队伍,几十个密密麻麻举着的牌,跟检阅似的,边走着,一个个地扫过去,再走回,再扫一遍,再走回,又扫了一遍。没有我的名字,或者我的住处的名字, Highland View Guesthouse,据说是五星级的客栈。

打了电话过去。客栈经理电话里非常悲伤非常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们的店主人今天下午心脏病发作,酒店必须关门。我们的司机马上到,他会接你去另一个酒店。非常抱歉,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我心里叹了口气,想,唉,一定是世界杯让它们接了太多订单,而作为被认为比较好说话不闹事的亚洲人,这酒店想把我踢到另一个酒店。

”真对不起,听到你们店主人心脏病发作的消息。不过,我不会去另一个酒店。 我现在过来你们这儿。”

“但是我们这儿不营业了!关门了!老板心脏病发作了!“

”没关系。我过来看一眼。“ 我说。”真难过,听到你们老板心脏病发作的事。“

司机终于出现。那是个挺老实的黑人司机,虽然他说的英文我听不太懂。从机场到客栈的路上,司机又接到了几个电话。”客栈关门了“”不要浪费宝贵时间过来了“等等。他转头,很抱歉地说。

我说,”没关系,我过去看看。“

客栈在Kensington的山上。大门紧闭。门口贴了张告示,”酒店主人心脏病发作,客栈关闭。” 按了几下门铃,没有人应答。

我拿手指抹了抹告示,闻了下,挺新鲜的味道。从门缝里看里面,隐约的灯光。想,从机场到这儿,半个多小时,打印这么个新告示出来,效率还行,还挺用心。

我告诉司机,“你给我不断地拨他们电话。” 一边按着门铃。

一会儿,一个30左右的白人经理出来了,他看上去极紧张。

“真对不起,客栈关门了。真对不起,真的,真的关门了。”

我拿出手机,打开视频录制,举起来,对着他,说,“真对不起,听到这消息。能不能麻烦你再说一遍,你的客栈怎么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演着一出极无聊的戏。我就像是一个早就知道结果的观众,又必须演着一个无趣的角色。我希望这客栈真的是关门了,希望我是判断错了,是我错怪了他们。

可惜,事实往往如此让人失望:我的判断是对的。

最终,经理在几乎精神崩溃中,承认了客栈其实是接了重复的预订。解决方案是,他给我安排了另一个更好的五星级的家庭客栈,先住一晚。然后的两晚回到这个客栈,免费。

在24小时的旅程和一个小时的斗智斗勇后,我们又回到了那个几乎同样紧张崩溃的司机车上,开了半个多小时的夜路,到了约翰内斯堡的另一端。93 on Jan Smuts,约堡动物园的边上,非常好的一个Boutique Hotel。

这个酒店的女主人,非常热情的Caren,听着我们的故事,瞪大了眼睛,说,“两周前有两对德国夫妇也是从他们那儿转过来的。说是店主人得了心脏病,客栈关门了!” 被认为容易可欺、直来直往的德国人。

“店主人两个星期里两次心脏病发作,还活着,真是一个很强悍的人哪。”我说。

我们在热情好客的93 on Jan Smuts住了三晚,付费,再也没回去那个免费两晚的Highland View Guest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