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 三

这就是一攻略。

吃。

南非的吃,或者说,去过的约堡和Safari的地方的吃。约堡的吃,酒店的就没什么可说的,Boutique Hotel的风格,一天两天的饭菜,都觉得好,吃到第三天,就那么回事了。但是约堡似乎有不少很好的葡萄牙餐馆。南非遗留的移民传统,依照人口的输入,荷兰,英国,葡萄牙,意大利,印度,中国。约堡的葡萄牙餐厅不错。

在国家公园里,吃得还行,时不时有些奇异的肉,诸如,羚羊,鳄鱼之类。但想象中,最好的林中食物,总是在架子上滚动着烤着的野味。这次没试着。

南非出产葡萄酒。而且,很便宜。同等质量的南非葡萄酒,大概是法国红酒的一半,加州红酒的三分之一价格。从早到晚,喝的机会是不会断的。甚至于,一大早6点出发追着日出满草原地找野兽的时候,Tracker和Ranger们歇脚,煮出一壶咖啡,我们的Tracker叫Ronarld,快乐的老黑,总拿出个Amarula Cream,说,“来,加点?”

而红酒是不断的。Safari的吃吃喝喝都包括在费用中了,无论你喝多少,吃多少。考验自控的能力。

安全

安全是个问题。尤其是约堡。再人权主义的人也不能无视相对贫困的黑人涌入都市后所带来的安全问题。理想和现实,就是如此。但两者之间并无冲突。废除了种族歧视,接下来的,就是如何让社会相对平等,机会均等。但当下,约堡的安全问题很严峻。无论去哪儿,导游或者酒店老板娘,都要拿出地图,研究许久,商讨可以步行的区域。而所住的家庭酒店,铁丝网围绕,养了两条大狗,估计还备了些枪支。周围的民居也是同样。

但城市只去了约堡。都说开普敦非常好。也许是。

但也许应该再去次坦桑尼亚,在Serengati国家公园的非洲大草原上,看成百万的动物在大草原上,进行着年复一年的大迁徙。

但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感受到海明威或者荣格在非洲的感觉。也许,在盛世,在烈火蒸油的盛世,没有蛮荒和原始感觉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