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G年会开场的演讲

昨天,Hugo说,IDG一年一度的聚会,都会安排一个已经上了市的公司创始人, IDG这所创业学校的毕业生,来和大家分享一下经验。在座的各位,大部分都还是在读生。我们还以为,多少年前我们就已经是闯荡江湖、牛B的社会老手了,没想到,原来还是很嫩的在学青年。

都是一所学校的校友,我和大家分享三个就读期间的故事。三个简单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恐惧。

2005年4月15日, 土豆那时候一共5个人。将要凌晨。我和我的开发工程师,两人瞪着电脑屏幕,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发布土豆网。

在2005年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完全的互联网菜鸟。我的团队也一样。

“还有好几个Bug没修。”我的开发工程师说,“心里害怕。要不要再延几天?”

那时候,我们几个人已经照着我的脑子里的一个念头开发了三个月。就我们所知道看到的,我们是这世界上唯一的视频分享网站。没有谁可供我们学习。 世界上还没有Youtube。搜索土豆网,打开的还是一个菜谱的网站。我们也都知道那句话:如果一个想法只有你一个人想到,这个想法可能不是个好想法。如果整个世界只有我们几个人在白天黑夜地忙活这件事,我们在做的会不会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

而且,就算这确实是个好想法,那么,就在那一刻,也许这世界上有很多更有经验更有资源的团队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我们的想法是最好的吗?我们的网站产品是最好的吗?用户会喜欢吗?用户在哪儿?怎么找到这些用户?恐惧。

“发布吗?”我的工程师问我。凌晨了。

“发布吧”,我说,“他妈的我已经付了800块钱的新闻通稿费了。不能退款。”

无知者无畏。那时我对中国互联网的凶险和艰难,完全无知。

把自己逼到多花一块钱、多滞留一分钟都凶险的绝境,是另一种克服恐惧的方法。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伙伴。

土豆上线后才几天,IDG的高翔就找到了我。第一次见面,我们俩在上海宝莱娜的花园里聊着,聊互联网,聊土豆。从中午一直聊到了夜里,整整聊了11个半小时,各自喝了5升的啤酒。随后见了毛丞宇,杨飞,当然,还有章苏阳。

10月份,我到了北京。苏阳和杨飞在会议室里,我们聊了15分钟。

“王微,这,我们这样想,50万美元,30%,干不干?干咱们就一起干了,不干咱们就算了。”苏阳说。

我想了想,说,“我去下厕所?”

“去吧去吧。出门转角就是。要不要我和你一块过去?”杨飞说。特别热情。

“不用不用。”

我撒了泡尿,回来,说,“那咱们就一起干了吧。”

所以我们就一起经过了后来的4轮融资, 公司的和我个人的种种风波和风险, 经过了金融危机,牌照危机,上市的艰险,公司业务从无到有,从5个人到1000人,一起干到了现在。

那50万美元是我觉得最值得的50万美元。IDG的各位合伙人,尤其是苏阳和Hugo(熊晓鸽),给了土豆巨大的帮助。创造一个公司的过程,艰难,不可预测,危机重重,有一个我们可以完全信任的伙伴、老师,一起走过来,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决定性的时刻。

今年的8月3日,凌晨4点钟。土豆的财务团队,两个投行,两个律师所,会计公司,土豆的上市团队核心成员都在香港中环的一个办公室里。

我们熬了一周通宵,都已经精疲力尽。我缩在办公室一个极小的电话亭里,在通一个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的电话。

经过几轮的提交,将近一年的据说是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持续最长久的一次上市过程,这是最后一次提交的关键时刻。

但是,市场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一直波动,过去的一周,由于希腊,上下大幅震荡。

“我们两个银行的建议都是推迟上市。我们觉得9月份的市场环境应该会好很多。今天不要提交。”投行在电话里说。几周下来,他也极其疲倦了。

“不,必须这个月上。必须现在提交。” 我说。

最终,我把所有的资源,所有的说服力,我和土豆能调动的一切力量,都压在了那个电话上。

“好吧,但我需要和另一个投行确认下。”投行电话里说。

我挂了电话,虚脱一样地疲惫,但我知道我们已经赢了。10分钟后,团队的一个人接完一个电话,他忍不住高举拳头叫了出来,“We go!”

凌晨4点半,在截止时间半小时前,我们提交了报告。开始了正式的路演。到美国的第一天,碰到美国政府债券70年第一次被调低评级,希腊和意大利的国债危机持续着,路演的一周里,股市每天跷跷板般上下5%地剧烈震荡。一周里我们开了55个单独会,11个宣讲会,10个城市。8月17日,土豆上市了。

我们都看到了当下的市场是多么地悲惨。如果那一刻没挺住,那估计我们要从9月等到10月,10月等到11月,到现在还等着。

在电话亭里的那最后三分钟,是决定性的时刻。

一生之中,真正的决定性时刻,极其稀少。我们每个人都会想起一生中那么几次的决定性时刻。一个人、一个公司,整个的未来,就取决在那么一个窄得像刀锋的时刻。

在那样的关键时刻,退了,就是一个悲催的人生,只有挺住,全身心地押上去。必须赢。

这是我的三个故事。

我们的酒店过去不远,就是灵山,山顶有个大佛。世界有诸多难处,有诸多烦恼,也有诸多的神和佛。不知我们现在生活的,到底是佛法盛世,还是末法世界,需要这么大一尊佛。

管它这世界是盛世,还是末法,我们都只是人,生老病死。一个公司也像一个人一样,有生老病死。运气好的,有像亚历山大那样,32岁就已经征服了所有的已知世界,也有像姜太公那样,80岁了还在钓一条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大鱼。有一路生龙活虎的,也有从小病怏怏但是成年后龙精虎猛的一条汉子的。当然,也有半道夭折的。

那是命运。人有人的命运,公司有公司的命运。就像人一样,公司总有死去的那一天。如果我们只看结果,那所有的结果就只有一个,死亡。

来的路上,我在看一本书,《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历史,其中说到十字军东征。一千年前,有位著名的伊斯兰将军Ibn Shaddad,他经历了萨拉丁和狮心王理查德争夺圣城耶路撒冷的战争。有一天,他老了,萨拉丁和理查德都早已死去了,他想起过往一切,“所有这些逝去的年头和战士们,仿佛他们都只是梦。”

丰臣秀吉死去的时候,大约是想起了自己的一生,一个农民,因缘际会,居然成为了日本的主人,这么华丽的人生。他临终的俳句是,“大阪城的一切,如梦中之梦。”

我们是创造者,梦想者。尤其是在座的各位创业者。就算一切到头都只是梦,就像金刚经的开头,“如梦幻泡影,如露又如电,” 到了尽头,回想的时候,到底我们做了一个美梦还是噩梦?无论如何,亚历山大丰臣秀吉萨拉丁理查德们,姜太公,他们的一生是一个精彩的旅程。是一个有趣的梦。

过去6年,土豆的旅程,是一个奇特有趣又美好的梦。

祝大家,在我们还能做着梦、活在梦里的时候,尽我们所能,做有趣的梦,也活有趣的梦。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