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专栏作家Thomas Friedman到土豆的办公室,讨论了什么?其实就是Web 2.0

坐在的士里,从四季酒店到土豆再过两星期就要搬的办公室,我听着Thomas Friedman把他最新出的书,“The World is Flat”里头,他对全球化的观点重述了一次。柏林墙的倒下,正好是微软的视窗系统开始推出。第二波的全球化伴随着netscape的浏览器的推出。第三波的,就是这些开源和协同工作的各种软件。而第四波的,他用了个词,上传。用户参与,用户提供内容,而不是用户被动地接受内容。这个第四波是什么?Blog, Podcast,等等,可不就是Web 2.0吗。

如果是其他人,我可能会想,靠,又一个说web 2.0的来了。但是,Thomas Friedman3次普利策奖的得主,中东问题最有影响力的非政府人士,纽约时报著名的外交事务专栏的作家,他的1989年的“从耶路撒冷到贝鲁特”,就得过了非虚构类作品的最高奖,National Book Award。更不用说,我已经跟读了他的专栏整整10年。

 

而且,3个月前我写过的一篇blog土豆和web 2.0,最后一段话,引用的就是他的新书“The World is Flat”里头的一句话,关于中国政府的。

 

可以这么说,我是他的粉丝。

 

我这个粉丝,和他,坐在土豆这个乱七八糟的办公室里,把土豆网的功能一一演示给他。我给他放了豆豆的疯女自娱自乐,边十三的瓷器美好药店的酒吧演出,等等,土豆排行榜上排名靠前的一些节目。然后拿着边十三的个人页面,一一给他解释上面都是些什么样的内容和功能。

 

Thomas Friedman说,他相信Podcast一定会比Blogging有一天还会更受大众的欢迎。他举了一个例子。他在美国的晨间节目,Face the Nation上有固定的每月访谈。这个访谈节目,是美国政治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个窗口。而节目的主持人,Bob Schieffer,也是著名的记者兼政策影响者。一年多前,他做完一个节目,从电视台出来,忽然来了一个人,问他说,是不是可以采访他?Bob Schieffer是个没有架子的人,立刻就同意了。那人从兜里掏出一个IPOD 一个接在IPOD上大概是录音的插件,他们就开始了访谈。Bob Schiffer后来知道,那人把这个访谈放到了自己的blog上,第一天就有了个两万五千个点击。

 

一年多前,Bob Schieffer很把这事当回事大惊小怪了一回。现在他对于这么个草根行为应该是觉得完全理所应当了吧。

 

坐在办公室里,天南地北地聊,一转眼2个半小时过去,都忘了时间的飞快。本来作为粉丝想和他合个影,居然都忘了。

 

Friedman下一篇的纽约时报上的专栏文章,说的就是土豆网。他说,做好准备啊,经常他一写谁,那个网站就瘫了。而且,The world is Flat的大众版上的最后一章,他说,他要专门写一下土豆网。I can’t wait.

 

过两天纽约时报的那一篇出来,我估计我们的charles得在机房里守在机器旁,以备万一。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