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it like 1982

早上来四行,地铁里听着Inside the Tech的podcast, 和steve wozniac,苹果的创始人之一,的一段聊天。

说到苹果电脑的1982年的那个著名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广告。创意怎么来的?因为他们的开发队伍那个时候正好都在读1984这本书。那时候,1984早就是本经典了,而书里所描述的世界,似乎也一直就是在转角的某个地方窥视着每个人。那个big brother是谁呢?当然就是 IBM的中心集中化的大服务器。苹果那时候要做什么?把机器的力量交汇到每个人的手中,而不是在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某一个巨大无比的中心服务器。

所谓Power to the People。

不过,想起10年前读1984,尤其是读Animal Farm的时候,简直就是张大着嘴,想,靠,怎么着书里描绘的世界这么熟悉呢?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拿破仑猪刚开始的时候,当然也是拿着power to the people开始说起来的,所以才能大伙儿齐心协力把农场的人给赶走了。只不过,power to the people以后,一不小心,顺理成章地到了power to the more equal ones,再往下,再一不小心,可能就有了凯撒和拿破仑们了。

Steve Jobs可能也就是如此。

眼下所有这些所有这些沸沸扬扬的去中心化的诉求,甚至于包括Google的所谓Don’t do evil,成功之后,能够坚持多久,我都抱怀疑的态度。

在获取权力之前,大伙儿看到的都是现有的权力所有者。假如,万幸,打倒之后,忽然发现自己成了权力的所有者,无一例外的,人的本性,自然就开始寻找维护自己权力的各种途径。

比较成功的做法,就是美国建国之初,所谓的Founding Fathers们,基本上是在所有人都觉得成功的希望其实很渺茫,很快自己都会被英国人送上绞刑架的情况下,定下了如果革命成功之后,国家运行的规则。

就算这样,也还是因为了第一任总统无儿无女,只想做cincinatus。

这事儿,其实真难。

纯粹是一个random thought.

[@more@]

  1. This is really great content. Many thanks because of this. I wear it my website where one can also find latest game and technology news and reviews . I linked returning to your site and bookmarked it so I can call at your new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