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流水账,三

曼德勒第一天

去缅甸之前,对于曼德勒这个词,唯一的印象,就是很多年前看过的关于二战期间中国军队入缅和日军作战,日军驻缅甸的最高指挥官,山下奉文,绰号,“曼德勒之虎”。

我的最大毛病就是记不住人的名字,而这个曼德勒之虎的绰号,不知怎么,让人印象如此深刻,以至于我竟然记住了山下奉文这个名字,也实在是不容易。

曼德勒是缅甸在17到19世纪的国都。去曼德勒,就是为了这个城市周围几个故都的遗址。此外,曼德勒本身也颇有些历史。说是佛当年入缅甸,曾经到了曼德勒山。因为这个缘故,曼德勒是全缅甸佛教学院最集中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寺院无数,也正是修行的胜地。

缅甸修行的是所谓的小乘佛教,讲究的是自我的修行,出世的修行。和中国流行的大乘佛教,所谓入世的修行,颇有不同。不过,小乘佛教这个名字现在这么使用,本身就是因为在中国大乘佛教的压倒性优势。这个小乘的名词,本来是个贬义。乘,就是车轮。大乘佛教刚开始和小乘有重大分歧的时候,就说,修行,用自己的,就像用大车轮一样,可以更快地到达彼岸,而小乘,小车轮,这个得耗费更多时间才能达到,所以,不如大乘。

这个定义本身当然是很有问题的。这个速度和轮子的大小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完全看动力的大小。当然,轮子小,可能导致摩擦力增大等等问题,不过,这个属于边缘问题,不属于直接的导因

无论如何,曼德勒毕竟是这么个宗教胜地。同时,它本身也是缅甸最重要的商业城市,是缅甸玉石加工业的集中地。

曼德勒的城市中心,有一个当年的皇宫。这个皇宫有意思的地方,也就是周围的这一圈城墙,还保留着些当年的样子,而皇宫的本身,当年在英国和缅甸的战争之中,早就化为灰烬了。现在城墙里这些貌似古老的皇宫,其实是在80年代中由政府重新修建起来的。

这种重修的建筑,看上去的感觉,颇有些像这些所谓的影视城。其实,连影视城估计还不如,因为细节上的效果实在是太差了。

曼德勒城里,却还是有一两处两百年左右的木结构建筑,留存至今。其中一处,比较有名的,忘了名字(明天有时间了查查Lonely Planet),是因为在庙的外面,据说是用缅文写的木牌,说,

“进庙必须脱掉鞋子。如果你怕地面热,不想脱,就待在家里别出来。”

酷。

我们三预先已经看过了Lonely Planet,当然是不好意思不脱鞋的,何况在缅甸,就算是一个庙或者佛塔已经是废墟了,也还是要求所有入内的人,都必须脱鞋。

这个庙,完全用柚木搭成,雕刻的精致程度也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当年的辉煌。

我们三赞叹了一会儿,拍了堆到此一游的必须照片,就出来了。一出庙门,就见对面是一个建筑相当精美的大门,里头颇有些典雅的建筑,两个一身红衣的年轻和尚站在门口。

李宁属于那种见一个人立刻就两眼冒光地要上去搭话,不然就全身痒痒那种,就见她立刻很妩媚状地和那两个和尚打了个招呼,“Hi。。”

据读过的描述缅甸最有名的"the burman"这本书说,缅甸的和尚,必须表现得是修行中人,所以化缘或者日常举止中,都必须作出很端庄状,也就是一般情况下都得做出对其他人不理不睬状,也就是得是很酷的样子状。

这两个和尚中的一个很不一样,一见李宁先打招呼,立刻很热情地也打上了招呼,而且走上前来,和李宁立刻就扯上了。

听了,明白这个很漂亮的门后面,其实是一个当地挺有名的佛学院。

小和尚说,“我带你们进去走走吧?”然后一脸期待地就看着我们。

闲着也是闲着,大伙儿就点头同意,一起进去了。

里面是很不错。建筑古色古香。种满了许多菩提树和榕树。建筑之中的小路上,落满了红色花瓣,是那些随处可见的开满红花的树木洒下的花瓣。

穿着一身红衣的小和尚和李宁在前面走,做窃窃私语状。我和杨蕾在后头跟着,东张西望。我心想,这和尚和李宁在这儿走着,几乎还有些浪漫状。虽然这想法好像有些不敬。

走了几分钟,我也正在想些实在不太敬的问题,想这些小和尚们会不会生理需求,如果也弄个断背,是不是很方便等等之类的问题时,小和尚忽然回过头来,“上面就是我的宿舍。我们上去坐坐吧?”然后他就一脸期待地看着我和杨蕾。边上的李宁已然是一脸千肯万肯的表情。

那就上吧。我说。

小和尚一脸开心外带兴奋,无比殷勤地就带着我们进了楼,上了3楼。和尚的宿舍,收拾得还是很干净的。

但是我心里不由地又想,这个小和尚,他想干啥?带两个女孩进自己的宿舍?这个胃口也未免太大了吧?还有我这个巨大无比的电灯泡呢,难道他要找个人在后头给我个闷棍,或者给我喝杯什么鸦片茶把我给放倒?

我正要提高警惕,做出保护两妞儿的英雄气概状,和尚已经在个门前,在那儿哐哐地敲门。里头有人迷糊糊地和他对了对话,门就开了。

里头还有一个和尚。

那我们已经到这儿了,那就进去吧。

于是,我们三,两个女孩和一个我,一个一脸兴奋的红衣小和尚,还有一个刚被折腾醒,肯定很不爽但是又得表现得很好客的热情笑容的另一个红衣小和尚,就在个不到10平米的热得满身冒汗的小屋,开始瞎扯。

当然,主要瞎扯的,还是李宁。我一进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屋里摆了个电脑。而且,电脑屏幕上,打开的程序,是一个DVD的播放程序,什么什么DVD之类。

“明显两个花和尚嘛”我暗想。

可惜,两个花和尚可能年龄还比较轻,还没锻炼过怎么和中国MM说话的本事,一会儿工夫,连我们这么好扯的李宁都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什么好了。

我也没等到他们给我闷棍或者上一杯蒙汗药的茶。不够刺激。何况,屋里头实在太热了。过了一会儿,大伙儿都坐不住了,就说,谢谢谢谢,我们还是先走了吧。

小和尚依依不

  1. Yesterday, while I was at work, my sister stole my apple ipad and tested to see if it can survive a thirty foot drop, just so she can be a youtube sensation. My apple ipad is now broken and she has 83 views. I know this is completely off topic but I had to share it with someone!

  2. I’d personally like to hear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this subject matter. You just have scratched the surface of your respective knowledge about this and that is clear in the way you blog. Have you thought about dedicating a whole web page so that other people will not overlook what you have to 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