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流水账,四

曼德勒第二天,古城,乌本桥

曼德勒第一天,走完了城里该去的大多数地方后,最后的一站,自然就是曼德勒山,据说佛当年到缅甸,登高的所在。从曼德勒山脚到顶,不算太高,也就是百来米高度模样。和别的寺庙不同,这座山,大约是如此神圣的缘故,到了山脚,就必须把鞋脱掉,赤脚上山。

每几百级台阶,就有个亭子模样的建筑。建筑之中,一定是一尊佛的立像。和其它寺庙中的佛像不同,这里的佛像都做立式,佛的一手,撩起长袍一角,眼望前方,居然是一副豪迈的气概。我看到的第一印象就是,Neo。Matrix里头的那个One,救世的Neo。

当然这个比较不是特别贴切。佛像的长袍和立姿,这个雕塑形象的确定,是因为亚历山大大帝横扫中东,攻入印度,把身着长袍的希腊雕像形象带入了印度。而希腊神像,也有它参照的原型,就是埃及。

文化的互相影响,本就是很好玩儿的一件事。不过更好玩的事,从我眼里看去,其实埃及的雕像和印度佛像之间相似的程度,远超过它们和彼此之间的纽带,希腊,的相像程度。

也许因为我们所熟悉的希腊雕像,多是雅典文化最灿烂时候所遗留下来的。人文精神的伸张,让所有这些著名的希腊雕像,都具体拟人,尽可能地表现一个人的所有肢体和情感的形态。而埃及的神像,更多的是形式化,只需要表达出神和法老的伟大。印度的也是如此。因此,希腊的雕像上,可以看到人的肌肉和筋脉,而在印度和埃及的雕像上,只看到光滑的一个形态。

曼德勒山顶,是一个巨大的佛的立像,手指前方,据说,指的是王宫和曼德勒城的方向,大约是保佑的意思。曼德勒山顶也是一个看日落的好地方,据说。

也就是据说。我们三,坐在亭子里,远远地看着太阳在远方慢慢落下,给周围万物批上一层柔黄的光。同时,就在从亭子看落日的笔直的线路上,一根很高的,孤零零的烟囱,忽忽地向外冒着一根黑色的烟柱。

这样的景象,只能看了,叹一口气。

我正叹气呢,旁边杨蕾已经和亭子里寥寥的几个游客之一说上了话。难得的,也是个中国游客。从北京来,大包小包带了照相器材。他问杨蕾,为什么来缅甸?

“我想来看蒲甘,看蒲甘叹息般的日落。”杨蕾说。我知道,她说的这个叹息和我刚才看着烟囱的那声叹气,很不一样。

“那你一定要去看乌本桥。乌本桥的日落,是甜蜜的日落。”中国游客说。

我们三一起下山,李宁看着杨蕾说,“刚才和人搭话了?”

杨蕾一脸向往地说,“他说明天一定要去看乌本桥的日落,是甜蜜的日落。我们一定要去看。”

李宁一脸鄙夷道,“那个长得就是一脸鼠木寸光的家伙,他的话怎么能信。他刚才和我对了好几十眼,想跟我搭话,我根本没理他。”

我听了,只好又叹了口气,想,人家容易吗,一包器材,大老远从北京过来,不就是想和MM们搭讪搭讪,就因为眼睛长得小了点,就被李宁这么鄙视,可真不容易。

不过,虽然去乌本桥看日落只是个鼠目寸光的家伙给的推荐,一听这样的大力推荐,我们三铁定是要去的了。

第二天一早,租好的出租车已经到了,白天去几个周围的古都遗址,日落前,赶到乌本桥去看日落。

路边随处可见的开满红花的树

山道上

避开烟囱的日落一角


——————————-

出租车司机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的英语是我在缅甸见过的里头,说得最流利也几乎没有什么口音的一个。据他自己说,他的父亲以前给英国人工作过,就把英语顺带传给他了。这司机据他自己说,在大学读过,后来因为生活需要,就出来做起了买卖。当过导游,跑过单帮,走私过玉石和鸦片,而且,他还是个基督教徒,不是佛教徒。

司机健谈,而且谈的东西还比较好玩,就很容易打发时间。

等上了Sargain的山,看了周围的佛塔。两个小姐,摆了一堆的Pose,拍了一堆的照片之后,下得山来,路过一个做银器的村庄,杨蕾满足了满足购物的需求,耳环项链之类,就直奔去了午饭。

午饭在Awa遗址所在的岛上,一个中缅合式的餐馆Small River。这个地方,给人感觉,除了柳暗花明,还真找不着其他的形容词。我们先得上一个渡轮,倒很短,两分钟就到了河的对岸。岛上没有柏油的马路,跑不了汽车。租了辆马车,得得地,绿树泥道之中,感觉还是很不错。

上车之前,杨蕾和李宁正在重温她们的大学岁月,正重温到她们那时候翘课去西安玩,去华清池,上的辆公车,座儿彻底地满了,结果,等杨蕾坐下,李宁唯一可能的座位,就是和司机挤在司机的座位,而且,据说,一路唯一的不翻下座位的办法,就是司机得一只手搂着她,一边还得开车。

“靠,司机肯定爽死了,”我说,“他居然没把车一激动给开到沟里去?”

“我一路和他说话,哪能走神呢,”李宁说。

我正想这个只有可能更走神,然后我们三就上了马车。搞笑的是,等我和杨蕾上了马车,一坐下,发现已经满了。

李宁一脸幽怨地看着马车夫。

马车夫一脸笑容地看着李宁,“只有我边上的位子了,你坐我边上吧。”

李宁更加一脸幽怨地看了看马车夫,然后一脸郁闷地看着我和杨蕾,“这是F A T E,fate啊。。。我怎么只有坐在司机边上的命呢?”

但是,这个命其实非常的不错,因为一路之上,每经过一户人家,在屋外席地而坐的人,就会有人对着李宁猛笑,然后有人就会和司机大笑着说话。一路不断。

“他们在说啥呢?”李宁问。

“嗯,”我说,“以我数十年作为男人的经验看,我猜他们肯定是在对车夫嚷嚷说,我靠,你小子真爽啊,哪儿找来的这么个MM坐你边上?你什么时候搞定她啊?”

李宁一听,立时就乐开了花。她这涂了一脸的缅甸特有的木头磨成的防晒美容粉,笑容灿烂,从渡口到餐馆的一路,她这一路下来,见一户人家,远远地就满脸笑容,猛挥手,大叫,Hi。。。然后一脸期待地等着人给她和车夫哈哈地笑。

从渡口到餐馆的一小段路,彻底树立了李宁对于缅甸人民的热爱之心,和对自己无以伦比的自信心。

李宁和小和尚 – 主要是因为小和尚长得比较不错,合影机会不能放过

Sargain山顶

阳光灿烂

寺庙里的小孩。女人看到漂亮小孩,立刻就走不动路了

小女孩和一家人也都依依不舍,估计是难得看到一见她就这么走不动路的两个外国女人

路边小摊

马车上

李宁和车夫 – 不是因为车夫帅,因为车夫帮着弄来这么多的关注度

一段小视频

[@more@]

缅甸流水账,四》上有 13 条评论

  1. This really is great content. Many thanks because of this. I use it my website to also find latest game and technology news and reviews . I linked returning to your internet site and bookmarked it in order to call at your new posts.

  2. 不用2020了。。。现在的商场里的人 门可罗雀,很多中高价的二手电子产品,卖不出去,甚至要很多天才有人询问,看看imp3,打架坛,家电论坛,zasv,等等论坛,2013年的帖子比比皆是,也就贴吧好点。。。 中国政府已经度过经济危机,2013年如是说,

  3. 不用2020了。。。现在的商场里的人 门可罗雀,很多中高价的二手电子产品,卖不出去,甚至要很多天才有人询问,看看imp3,打架坛,家电论坛,zasv,等等论坛,2013年的帖子比比皆是,也就贴吧好点。。。 中国政府已经度过经济危机,2013年如是说,

  4. 不用2020了。。。现在的商场里的人 门可罗雀,很多中高价的二手电子产品,卖不出去,甚至要很多天才有人询问,看看imp3,打架坛,家电论坛,zasv,等等论坛,2013年的帖子比比皆是,也就贴吧好点。。。 中国政府已经度过经济危机,2013年如是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