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流水账,十二,蒲甘第二天

在Bagan Hotel的晚饭吃得挺晚。酒店的游泳池边上,很好的一顿饭。不过蚊子太多。游泳池边上的这个餐馆,只有我们一桌三个人,方圆几公里的蚊子们估计全聚到这一桌来了。

(攻略:去缅甸一定要带个驱蚊剂,不然实在是有机会从南到北,把全缅甸的蚊子都喂饱一遍。尤其让我郁闷的是,居然所有的蚊子都盯着我来,边上这两个细皮嫩肉的女人,居然大小的蚊子们都没有兴趣。很不解)

吃饭的时候,侍应生实在闲得无聊,就放了几首缅甸歌曲,听曲调,仿佛是缅甸的哪一个歌手翻唱的法国歌曲。在满大街听到的翻唱的中国歌曲之后,这些曲调,在缅甸的口音唱了出来,居然也别有一番风味。

“这CD不错,我们把它买了吧。”我说。

“他们不一定愿意卖吧。”杨蕾说。

“给钱呗。试试看。”我招手叫侍应生过来。

侍应生总算找着点事儿干了,乐呵呵地就过来了。

“这个CD你卖吗?”我问他。看他正在思考价格状,我说,“一美元?”

侍应生正在犹豫,正在想是不是好价钱,边上李宁立刻就接上了,“两美元?”侍应生还没来得及回答呢,李宁立刻就接着说,“三美元?”

侍应生立刻连连点头,开心地直说,“好,好,好。我明天送到你们房间!”

我不由怒视李宁,愤然道,“有你这样讨价还价的女人吗?!人家谈价钱都是往低里谈,你可好,侍应生还没反应呢,你就把我的开价给抬了三倍!”

直到回到上海,才知道这张CD居然是张VCD。不然就转些MP3放到上面来给大伙儿听听。简直一个正版CD的价格。

(酒店里,佛塔边,河边的早餐)

 (有吃饭吃得笑得这么开心的)

第二天一早起来,在bagan Hotel面河的大草坪上吃了顿很不错的早餐。9点出头,我们就出了酒店。蒲甘的第二天,我们的计划是早上骑小半天的自行车,然后吃过午饭后,再去缅甸著名的神山,Mount Popa。

9点多的蒲甘太阳,已经热得让人骑在车上觉得要发晕了。没骑多远,我们三就已经想躲到个阴凉些的地方去歇歇去了。蒲甘的好处,就是路旁每三米恨不得就有一个看上去很不错的佛塔,值得去探个究竟。

下了车,眼前就有一个不错的佛塔。但是这个佛塔和我们停下车的地方,有一段的距离,中间隔了大约有几十米宽的一道荆棘地带。看了看手里的lonely planet,上面说,这个佛塔,虽然就在路边,虽然是蒲甘建筑里头比较著名的一个,但是游客绝少去,因为这些荆棘的小路,看上去比较难以通过一些。何况,蒲甘的佛塔如此之多,何必争这一两个佛塔呢?所以他们都去了别地。

而我们实在是懒得再骑了,太热。

看了看眼前的荆棘地带,貌似还可以顺畅通过。考虑到缅甸著名的蛇,我们前两天在曼德勒时就见过一条大蛇横穿马路,我和李宁就各自拿了根打草惊蛇的棍子,一前一后,把杨蕾夹在中间,往前走。

荆棘地当然还是荆棘地。走没两步,我的穿凉鞋的脚上就被荆棘扎了一下,我还没来得及痛叫一声,前面杨蕾已经是一声惨叫,被个荆棘丛扎了下手肘。

看我的blog看到现在的,我们都知道了 — 她根本没顾得上这扎得痛还是不痛,或者这刺是不是有毒。只见她对着自己的手肘,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很忧虑状地说,“这个会不会留下疤啊?会不会破相啊?”

扎的那道痕,要想留下疤来,估计得深个5倍,宽个3倍才够。

我们三很爽地俨然探险状地走了能有5分钟,历经千难万险,终于走到了寺庙的大门前,拨开最后的一丛草,一抬头,就见眼前一条康庄大道,从我们骑车过来的马路上直通到庙门口。

我们三面面相觑,回头看看我们一路过来的荆棘地,再看看眼前这条平坦道路。真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http://www.toodou.com/programs/view.php?iid=1047133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