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流水账14,蒲甘第二天,part III

中午时分,在酒店边上的一个小餐馆里,坐下,吃我们的午饭。其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临近正午时候,我们三都已经热得晕头转向,基本上每个人身上的T Shirt都可以拧出水来。而且,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恨不得立刻就能有几盘菜下肚。

餐馆的伙计很卖力地很迅速地记下了我们要的几样简单的菜。他往里嚷嚷了一嗓子,然后蹁腿上了辆自行车。

我们三都饿得头昏眼花了,正在那儿等着,想什么时候能上菜。等了能有15分钟模样,就见刚才出门的那个伙计提了一菜蓝,里头有鱼有菜什么的,回来了。

原来他接了单之后,出门采购去了。Michael Dell如果知道他的零库存、接单之后才开始生产的原则都已经贯彻到缅甸的菜馆了,不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的先知先觉而无比自豪还是会觉得竞争对手简直就是无所不在。

不过那时候我们三看到这个Just in Time的餐馆,差点一起晕倒。

还好,他们也算是秉承了Just in Time生产的另一原则,就是生产的速度一定要快。没多会儿,满桌就上满了菜。

然后我们三一边心满意足地吃着饭,一边,两个伙计给我们打起了伞。这种感觉实在是很殖民地,颇有些不习惯也不太能接受。挥手让他们停了。

吃完饭,回到酒店,门口已经停了辆出租车。下午两点,正是一天里最热也是太阳最烈的时候。我们出来一看,这司机不是那天从机场接我们来的Fried Chicken,而是一个挺年轻的20出头的小男孩。他赶紧上来说,Fried Chicken有事儿,他是他表弟,名叫menkai,也就是李宁就此叫他做孟凯,挺合适。

还没进孟凯的车,就已经被太阳烤得巨热了。进了车,我们三更加是要当场热倒在里头。

“孟凯,空调快开。”李宁嚷嚷道。我们要Fried Chicken的车,就是因为那天他从机场接我们回来,车里居然有空调。有空调的车在缅甸,就直就像是在上海被辆Bentley cruiser接送那种难得。

“空调不能用了,坏了。”孟凯可怜巴巴地说。

“不可能,昨天不还好好的。”我们都不相信,都想,妈的,肯定是孟凯不地道,怕用空调耗油,就给我们找这么一借口。

在我们的坚决要求下,孟凯只好摇上了车窗,打开了空调。

空调颤巍巍地启动,嗡嗡地貌似开始工作了,不过,嗡了大约能有10分钟,车里的温度还是不见降下来。我在副驾驶座上,把这个空调上的大小控制都给调了一遍,车里却是越来越热。太阳晒在车上,又过了一会儿,就见得后座上,李宁已经只能喘气,不能说话了。杨蕾看上去整个人从里到外全是水汪汪,仿佛每一个毛孔和长袖T-Shirt上的每一个缝隙都能透出水来。边上我们的孟凯,额头上的汗珠就跟瀑布似的。

我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孟凯,开窗吧”

孟凯一听,如获大赦,立刻关掉了嗡嗡作响辛勤工作却没见到工作出啥的空调,摇下了两边窗户。风从外面一下子扑进来,还是热,几乎40度的温度,不过,至少有了风,虽然是热风,可也刚才整个蒙在铁罐子里那样,好多了。

孟凯长长松了口气。李宁和杨蕾一边那股兴奋劲儿,一边大伙儿看着一脸委屈的孟凯,李宁说出了大伙儿的心声,“俺们孟凯真是比窦娥还冤哪。”

Mount Popa离蒲甘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这是缅甸最著名的一个神山。虽然缅甸是一个佛教完全压倒优势的国家,不过古老宗教的影响依然也还留存到今天。就像中国的道教本身也是吸收了许多原始崇拜的成分,或者比如日本的神道。缅甸的当地原始宗教被佛教作为自己的一部分给结合进去了。

Mount Popa本身也是一座很有趣的山。是几十万年前的死火山。一座山,独立在一群山之中,犹如一根巨大的石柱,在石柱的顶端,就是神庙。

到了山底,大伙儿脱鞋,赤脚上山。一路之上,络绎不绝的都是朝圣的缅甸当地人。比较好玩的是,沿途许多大大小小的猴子,等着朝圣的人给他们零食。这些猴子和大名鼎鼎或者说臭名昭著的峨眉山猴子很像,见多了游客,胆子很大。

李宁走到一半,一只老猴子窜了过来,伸出爪子拉住了李宁的一个裤腿,顿时就把李宁吓得一步不敢动。李宁低头看着老猴子,老猴子抬头看着李宁,他们两就这么对峙上了。终于,老猴子善心发作,一松手,就见李宁三步并作两步,立刻就直奔上来好几级。

来蒲甘,Mount Popa不能错过。山顶看下去,平原一片,是非常好的景致。山顶一个大岩石,就像lonely planet封面上的那个金粉涂身的岩石一样,几乎可以乱真。

回到蒲甘,前一天晚上的日落,意犹未尽,又回到了同一个看日落的佛塔,又是看到了日落在了伊洛瓦底河,四面一片黑暗,只剩下了我们三人。

在Sabra参观吃完饭,夜里9点多钟了,杨蕾大概是这两天看日落在佛塔上待得太开心,忽然说,“我们回佛塔上再去待会儿吧。”

我看了看周围,已经完全的一片漆黑,彻底的一出餐馆的灯光范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从林和佛塔废墟,夜晚之中,感觉还是颇有些恐怖。我正想,该怎么劝退这个有些变态的想法,就听得周围无数野狗不知道是受了刺激,也许是月亮高了,开始嚎叫起来,声音此起彼落,在平原和丛林之中回荡。

“嗯,我们还是回酒店吧。”杨蕾说。

当然,被野狗们劝退回酒店的杨蕾,还是在酒店里白天看上去挺亲切但是夜晚很有些恐怖的的两个佛塔废墟里,一团漆黑之中,一个人转了转。

女人都喜欢看恐怖片,不过像她这样真敢去体会体会恐怖气氛的,倒真是不太多。

(缅甸的写到这儿,先歇会了,因为又在路上了。回来再续)

Mount Popa的猴子

路边的一个小摊

酒足饭饱

Mount Popa,途中


落日下黄金般的佛塔

[@more@]

缅甸流水账14,蒲甘第二天,part III》上有 7 条评论

  1. This was a genuinely tremendous post. In theory I’d like to create like this also ¨C getting together and accurate go to make a good purport?? but what can I articulate?? I aside alot and in no approach surface to fall some chance carried ou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