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0日,在途中,成都到丽江,香格里拉10天车旅的途中第一天

Peter是INSEAD的校友。奥地利人。20年前,他曾经是三级方程式和二级方程式赛车的职业车手。23岁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手,放弃了。他的业余爱好是编程,所以,他去了美国,考进了麻省理工的计算机系,转身成了一个软件工程师。

快要50岁的时候,他已经退休了。他想起了自己对驾车的兴趣。他决定,干脆,开一个专门驾车的旅行社。他的第一个试运行的路线,就是从成都经过香格里拉到丽江的10天的驾车旅行。

几个星期前,我接到他的电话,“Gary, 这是peter,你的校友。我问zhou,谁会和我一起去这趟旅行,他说,Gary呗。你去吗?”

“当然,我去。”我说。

挂了电话,我给杨蕾打了个电话,“出去旅行一趟怎么样。驾车。成都到香格里拉到丽江。10天。去吗。”

“好啊,”她立刻说。

6月9日,从上海飞到了成都。Peter总共找到了8个同去的。比较复杂的一个组合。奥地利,法国,马来西亚,香港,墨西哥,当然还有两个中国人。外加一个藏族的导游,两个后备的司机,还有peter的两个同事。一共14个人,5辆车。

我和杨蕾两人,开一辆三菱的帕杰罗。

从成都出来,上了高速,在高速这一段,是我开。似乎我过去4年时间里我几乎就没有怎么开过车,不过高速也还好开。

高速开了两个小时不到,大伙儿休息,换手,杨蕾说,“我来开吧。”

接下来整整3个小时的山路,是这一天之中最困难的一段。而杨蕾大约也就是开了半年不到的车,之前就没有开出过上海的环线,没开过山路,没开过越野车。第一次开这种路,就开上了大山之中的盘山山路。

让人意外的,她开得还挺稳,而且还挺镇定。她表现得最镇定地一次,就是我们这个车队的2号车,想要跟上前面的领队车时,想要超一辆大卡车。杨蕾很自信地到了左道,正超出一半,对面忽然忽地就过来一辆大巴,结果就见前面这辆大巴一声刹车,猛停住了,而杨蕾匆忙中猛打方向盘往右躲,顾得了方向盘就忘了脚下的离合器,顿时就熄了火,而右边又跟上来一辆卡车,也急忙停住了,三辆大车就这么卡在路当中。杨蕾同学颇为镇定地呼口气,打上火,就像她在上海街头经常一不小心熄火后那样地镇定自若地把我们的帕杰罗继续开上了道。

我回想了回想,觉得副驾驶座上的我,其实也挺镇定的没有一把把她的方向盘抢了过来。

当然,女人就是女人,开车时候比较镇定,不代表她时刻能够保持镇定。比如,我在开车时候,路边一个小孩忽然就在车前,做出一个动作,似乎是要往前一头撞到我们的车头,就听得边上杨蕾一声尖叫。专业训练的声音,效果就是不一样。小孩没事儿,车也没撞到什么,就是我的耳膜,嗡嗡地响了好一会儿。

沿路的风景也是出奇得好。大山,湍流,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大山大水。有些时候,想,四川和福建,其实颇有些相似的地方。之前我对在国内旅行一直没有多大的兴趣,也许这一次旅行之后,这么个根深蒂固的想法会改变。

又换了回手,到泸定桥看了一眼,然后就一路开到了康定。

Benson,Peter的同事,下了车,崇拜地看着杨蕾说,“最险的一段都是你开的啊?开得不错。你超车很野蛮啊!”当然,他也可能是在拍马屁。

Peter的另一个同事Zihao,上海人,不过5年前去了成都后就爱上了成都,就此住下了。他热爱厨艺。晚饭时候,他就去了厨房,指导厨师们该怎么做地道的川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天的车程下来,太饿了,这一顿饭实在是非常好的一顿,吃得我添了3次饭。杨蕾大约也添了能有两回,一圈饭下来恨不得把碗边都舔一圈。

我满足地放下饭碗,“这个Zihao同志,实在是太贤惠了。”

我们的Pajero

Peter在安排中

杨蕾,得意洋洋地开着

大渡河,泸定桥

还有我

[@more@]

6月10日,在途中,成都到丽江,香格里拉10天车旅的途中第一天》上有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