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洗掉这世界上的愚昧吗?

前几天的blog说,最近这个月没看过什么书。出了趟差,再被飞机一延误,立刻就把两本书给看了。可见,任何糟糕的事,想要找一个好的点出来,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任何好事,也一样能够让人轻易找出问题来。

完全看你愿意把你的目光放在哪儿。是那束透亮的阳光,还是那些阳光里的灰尘。

看的书,书名是“Tulipomania”。说的是17世纪那个著名的荷兰郁金香的泡沫的故事。如何一个稀有郁金香的根茎,在泡沫的最高峰,可以卖到相当于一个荷兰普通家庭50年的生活费用的价格,相当于今天的数百万元。这个故事,基本上每一个接受过经济学教育的人都应该看到过。而20世纪末的那个互联网泡沫,估计也让不少人更对郁金香泡沫多了些实际的体会。

作者写这本书的起因是因为他在经历过这个互联网泡沫后,对于当年的郁金香泡沫增加了许多好奇心,但是找来找去,却发现,所有的历史资料,对于这个泡沫的描述都很含糊。泡沫如何而起,如何破裂,最后又是如何收局的,没有一个明晰的资料。

既然如此,他就花了几年时间,做了许多的资料工作,终于,他可以把这个故事从头到尾说得清清楚楚了。

读完这个故事,就明白了这个泡沫为什么而起,为什么破裂,为什么这些人投身其中,而不能自拔。就明白了,其实人确实都是很贪婪的,人其实也很愚蠢。但是,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愚蠢。事后看去很愚蠢的事情,身处其中的人在当时也许会觉得周围的人都是傻子,而只有自己才是唯一有midas touch的幸运之人。

那些以高价易手的郁金香本身并不是一文不值。在那个时候,郁金香刚从奥托曼帝国传入荷兰不久。稀有美丽的几个郁金香品种确实是昂贵的。也确实有欣赏家门愿意花费极高的价格购买一枝自己喜欢的郁金香。

几个现象归纳了那个总共持续了不到两年,尤其是最终的疯狂3个月的泡沫。

1. 昂贵的郁金香品种供给量极其有限
2. 对于郁金香其实一无所知的行外人开始进入市场。人数众多,资本丰厚,但是就郁金香来说,他们都很无知
3. 昂贵稀有的品种固然飞速升值。原本就该一文不值的品种,到了后来,也以惊人的价格易手

在每一个不断易手的交易者来说,在泡沫时候,他们挣的是惊人的利润。他们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在泡沫破裂的时候,他们忽然间就成了全荷兰嘲笑的对象。

如果他们在泡沫破裂之前抽身了,他们也是最聪明的人。如果他们没有,他们就是最愚蠢的。

我知道,我们可以这么轻易地在这个郁金香的泡沫和互联网的泡沫之间找到更多的共同点。其实,每一个泡沫都可以找出这许多的共同点。印象里比较深刻的是80年代初的那个兰花泡沫。似乎是在中国的东北。兰花和郁金香之间,有更多的共同点。

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无知和愚昧。每个人身上,包括我自己,都一样地多多少少有这些无知和愚昧。就像香格里拉的这次旅行,两次比较有些深刻体会的。

一次是在个藏族家庭里,当家的很精明能干的老太太,供奉了一堆满墙的神像,一个是达赖喇嘛,一个是毛泽东。同样的地位,同样的位置。

另一次,就是在个密宗的大喇嘛庙里,看着满墙画满的凶神和菩萨,都在告诉观看者,你,你这个人类,你是神灵脚下随时可能被践踏的一文不值的东西。你的生命毫无意义。信仰这个宗教,也许你可以让你这个一文不值的生命稍微添一点点的价值。这也是很有效的一种心理战术。先把你打到灰尘里,低到不可再低。然后施舍般地给你些小小的恩惠,而你也许就会感激之极,然后再把你打到灰尘底,然后再给你一点。如此循环,你就成了笼中的鸟,掌上的玩物。

多可笑的无知和愚昧。不过,我也知道,无知和愚昧在很多时候,汇聚起来,可以是摧毁一切的力量。因为,盲目,是个最有效的组织汇聚团体力量的方法。聪明的人太多,看到的可能是阴影中一层又一层的各种层次的灰色,必然有各种各样的思考和争论。而简单的愚昧,看出去这世界,就是黑和白。越简单,越容易汇集力量。

有的时候,这样的无知,就像是互联网上这些如洪水一般的点击,虽然许多都是无知汇成的,却有这巨大的力量,可以成就无穷的财富和力量。

就像那些征服罗马的所谓的野蛮人,手拿古兰经踏平中东的阿拉伯人,血洗了大半个欧亚大陆的蒙古人,等等等等。。。

要跳进这洪水吗?要站在岸边看着这水然后想着如何利用吗?要远远地离开,冷冷地看着吗?

郁金香开过了,有兰花,有邮票,有各种各样别的玩艺儿。一个互联网的泡沫破了,另一个会起来。一个无知的洪水过了,另一个还会冲刷而来。还有这永不停止的点击的潮水。再怎么历经6亿四千万劫,只要人类存在,这一样还会继续发生着。

这世界原本就是这样。看明亮的那一面。别抱怨。开心些。多好玩儿哪。

[@more@]

你要洗掉这世界上的愚昧吗?》上有 15 条评论

  1. Where most men can not climb to fall on the bloody fall, a few lucky ones to reach their destination often refuse to come back to stay with the original Huanglian Po. No one with lonely youth, seek to teach her husband regret Monkey. Deserve. Human folly in love and marriage performed glance, made over and over again for thousands of years since ancient times is that several identical errors, said tens of thousands of times, or the way, this only the north face shows that, when it comes to feelings, …

  2. 尤女郎 美波美女写真性感模特回家的诱惑分集剧情女警比基尼抓小偷孕妇写真摄影爱如潮水人体艺术制服诱惑2地下法庭360meimei.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