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6年

最近多飞了几次长途,不断地倒时差和各地的穿梭来去,也有一些好处。比如,回到家里会忽然觉得很爽。比如,两个星期里读了4本书。在加州的几天,读完了David MaCullough的新书,1776。说的是1776年,美国立国时候,华盛顿带领着一支临时拼凑而成的民兵队伍,他的对手,是大英帝国。

他的对手这边,大英帝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拥有一支训练最充分,武器最精良的军队。军队的几个指挥官,都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履历骄人,勇气过人。最高指挥官Howe将军在冲锋前对他的军队说,“我不会要求你们冲在我身前一步。”Bunker Hill战役的第三次冲锋,敌人的一次齐射后,他是前线上唯一还站着的人。

英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完全控制了制海权。后方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补给和兵员。英国的军队认为自己是在进行一场正义的战争。绝大多数的英国国民支持战争,包括国会。在英军眼中,眼前的这支大陆军,完全是叛军。英军在最近数百年的战争中,几乎从无败绩。1760年对法国的战争,也是全胜。数百条的舰艇的舰队,和10来万的士气高昂的英军,抵达了纽约港口。当时的纽约的总人口只有15万,整个殖民地只有不到2百万人口。而且,殖民地所有大城市中,半数的人口是忠实的大英帝国臣民。

刚刚建立的大陆军这边,完全是一支民兵队伍。民兵们爱来就来,想走了就走了。他们没有义务常年服役。10个月的服役期一到,士兵就可以离开。华盛顿在开战后的第一次轮换期,在数百米外对峙着的英军眼皮底下,简直是哀求着士兵们留下来服役。但是,9成的士兵还是离开了,离开时,很多人把军队发的枪支顺手就拿走了。他缺弹药,重要的武器都得靠走私。他的最重要的几个将领中,一个是农场主,一个是书店老板,都没有任何军事经验。唯一一个有经验的将领,对他毫不服气,经常鼓动大陆议会替换掉这个只有几年不怎么杰出的军事经验的华盛顿。他没有海军,每几个月就要写信催大陆议会给送钱,不然就要发不出军饷。

华盛顿在艰难地决定接受大陆议会的任命后的3个月,给他的妻子写信到,“如果3个月前我知道我要进入到这么境况,我一定不会接受的。”

战争的一开始,出人意料的,华盛顿带领着的这支民兵,居然能够和英军在波士顿对峙了几个月后,在一个夜里,出其不意地占领了一个制高点,并把数十门大炮运到了山顶。城中的万余英军,选择了撤离。

这实在是很不错的开局。人心鼓舞。大陆议会的议员们纷纷写信祝贺,波士顿的忠于大陆议会的人民,当然也是欢呼雀跃。一个胜利!他们都很兴奋。

但是,这个胜利,连真正的战役的都不算是,只是个对局中的第一步,第一次的摩擦。英军完全没有受到损伤,全身而退。真正的战争刚开始。

两个月后,英军主力出现在纽约。两个星期内,四场战役,四次惨败。华盛顿发现自己和对手的军事水平相比,还有一些距离。而自己的指挥官和士兵的水平和对手相比,相差得就更远了。且不说数量上,大陆军也只有对手的一半。没有海军的他,在港口环绕的纽约,更加处处受牵制,根本不是对手。

四场战役之后,华盛顿的两万人的大陆军,数千人被俘,数千人溃散,转眼只剩下了4千多人,就这么点人了,每天还有无数成了逃兵,因为圣诞节来了,败军的大陆军士兵没有了斗志,他们要回家过年。他的原本最信任的两个下属指挥官,在这四场战役中,都各自犯了几乎是致命的完全是业余选手才会犯的错误,直接导致了失败。其中一个错误是如此愚蠢,因为指挥官居然只派了20个人把守一个关键的隘口,因此被英军半夜偷袭,直接抄了后路。他的业余选手的军队,稍一接火,就全员溃散,就算是他拿着枪,威胁着要枪决败兵也挡不住。

终于逃过了德拉瓦河,华盛顿勉强开始收集残军。转眼之间,他就成了个败军之将。12月了,冬天早就来了。零下的天气,他的军队没有补给。缺食物,缺帐篷,缺弹药。很多人连靴子都没有。就在他最沮丧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他最信任的助手和秘书,在一连串的战役失败后,对他丧失信心,居然给大陆军中那个一直到处鼓动替换掉华盛顿好自己上任的Lee写了封信,说,“我多么希望是你在指挥这支军队,而不是一个不能做出决定的人在指挥。”

如果独立战争失败,所有签署了独立宣言的人都犯了大英帝国的叛国罪。叛国罪的唯一处罚,绞刑。华盛顿也将是一样的下场。独立宣言里,Thomas Jefferson充满热情宣扬的自由、平等、和追求幸福的权利,都会是一场空话。没有人会记住他们。他们将只是历史中的一朵小浪花。两百年后的历史学家写到世界历史时,也许会在提到大英帝国时,提一句,“在1760开始的和法国的艰苦的6年战争胜利后,英国进一步地巩固了自己世界最强大的帝国的地位,轻松地平服了它在美国的殖民地的一场小冲突,直到1802年,拿破仑。。。”

在12月的德拉瓦河南岸,传来消息,英王乔治五世授权Howe将军对所有人大赦,只要他们愿意在继续效忠英王的文书上签字,证明他们依然是英王的忠实臣民就可以了。美国殖民地的所有居民,可以继续在当时世界上最开明的君主体制下继续享受他们在当时世界上已经是人均生活水平最高的生活。

1776年12月23日,Thomas Paine发表了他的《美国危机》,文章的开头,是不朽的一段话,”These are the times that try men’s souls:  The summer soldier and sunshine patriot will, in this crisis, shrink from the service of his country, but he that stands it NOW, deserves the love and thanks of man and woman… What we obtain too cheap, we esteem too lightly.” “这是考验人灵魂的时候:夏天士兵和阳光爱国者在这个危机里,将会逃避他的服务,但是继续坚持的他,应得到所有人的感谢。。。我们得到太容易的,我们看得太轻。”

1776年12月25日,圣诞夜,华盛顿带领他的3千人的小队伍,夜渡德拉瓦河,偷袭了1千多人驻守的Trenton,全俘了守军和补给,连夜退回南岸。

战争起起伏伏,又持续了7年,直到1883年。

1776

[@more@]

  1. I’ve been looking out good information about this matter for some time and I gotta say you publish gives me some general thought about my paper I am gonna write for my assignment. I would love copy some of your words right here and I hope you do not mind. Thanks. I’ll reference your work of course. Thank you.Preserve updating the nice posts. will come back.

  2. I benefit reading this article. I need to learn more on this topic.. Say thank you you as far as something criticism this smashing info.. Anyway, I am gonna subscribe to your rss and I impose upon you set gigantic articles again soon. Unqualifiedly worthwhile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