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无意中上了Time的网站,发现今年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已经出笼了 – 你。这个有悠久历史的评选,从一个接一个的所谓伟人们开端,到最近这些年评选过的某个群体到机器,终于,这个年度人物回到了最基本的原点,你。

无论你是谁,身居何职,从事何行业,快乐还是忧伤,聪明还是愚笨,美丽或是平常,你。

两年零两个月前,2004年10月,我和Marc在一次打球回家的车里,很兴奋地讨论到一个主意:让任何人都可以发布一个多媒体的文件到网上。那个主意一听上去就很让人兴奋,尤其对于这我们两个对于传统媒体已经极度厌倦的人来说。

当然,那个时候,这个听上去很激动人心的主意,很可能和其他一样激动人心的许多主意那样,在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觉之后,就没那么让人兴奋了。但是,因为一系列机缘巧合,这个主意生根了。我找到了办公室,一个50平米的公寓/办公室的一半空间,找来了3个兄弟,开始动手。那个时候,还没有土豆。

写博的一个作用是,可以翻回去一直看到最早的开始。这一路上的。

怀旧了一下,也就足够了。

你,这个时代的年度人物,这个你,到底是谁?

2千多年前,哲学开始发端,对于人在天地间的位置,就有两派的意见。一派,以为人是万物之主,一切为我而生,一切以我为转移。最极端的,他跳进火山口,以证明自己如神般不朽。他错了。事实上,人很脆弱。因此,另一派,尊仰神灵,相信这万物之上有造就一切的全能大神的一派,终于慢慢地成了主导。在神面前屈膝,相信神,相信这个万能的上帝赐予你一切,从肉体到灵魂到你在这世界上的一切意义,在任何一个脆弱的个体,仰望满天星斗,感觉到自身渺小的时候,确实会让人心情平安一些。

从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开始,人类发现自然万物,大到这宇宙间巨大的天体如太阳地球,其实遵循的是一个很简单精美的几个字母等式就可以描述的定律。到达尔文的进化论,让人知道,人其实并不是忽然造就出来,而是从最卑微的三叶虫开始。再到爱因斯坦,再到计算机的发明。在你在一个设计精美的巨型网络游戏里,轻松设计出了一个似乎完全有自身意识,在屏幕上很真实而且经常貌似比你本人还更健壮美丽的虚拟人物的时候,你不太可能还会以为你这个肉体的诞生和你的自我意识和一个神有什么关系。

一方面,人类不断地发现,自己其实只是这茫茫太空中一个孤独石子上的渺小生物。而另一方面,再无上帝赋予生命意义的人类,必须自己给自己找出自身生存的意义。

有很多的哲学家们尝试过给你答案。你可以象康德那样去以自身的伦理来和一个冥冥之中的神沟通,或者,你可以试一下黑格尔的群体意识。他告诉你,所有人的意识汇集在一起的最高处,就是国家意识。国家意识,主权,或者你可以用各种各样的其他名词,这个词代替了旧有的上帝,一样地至高无上。而这个国家或者主权,不象虚无缥缈的上帝,它的代言人也就是所谓的政府,随时随地在你身边,随时随地可以对你做出生与死的判决。人,一个微不足道的个体,在黑格尔的世界里,除了汇聚而成这个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群体意识之外,没有别的任何意义。从苏联到曾经的中国,都是这个让人厌恶而且恐怖的理论的体现。

或者这个小小的你可以追随尼采,和他一样,双膝跪倒在所谓的这些历史伟人面前。巨人,他的用词。一边颤抖着献媚,一边在自己的白日梦里幻想着自己是这些巨人中的一员。只有巨人才有意义。如果你不幸没有成为巨人,你也是连垃圾都不如。

所幸,我们现在的这个世界的主流,已经不是黑格尔的恐怖的群体意识的世界,也不是变态强烈自虐他虐的尼采的世界。民主和个体的意识,我,你,是这个世界的主流。

但是在这互联网和虚拟的世界诸如游戏的世界来临之前,绝大多数的个体,彼此之间其实是相对隔离的。一百年前,一个小农场主,能看到的只是自己的一小块田地和周围的邻里。他基本可以确定老死在这块地上。一个工厂的工人,除了周围的工人,也再难有其它的发现。就算只是数十年前,一个普通人,如果你不是身居一个权力的位置,无论是强权或者是话语权,你会觉得自己的力量是如此弱小,你是如此孤独。找到和自己兴趣相投的人是如此的困难,而自己的力量实在不能够影响到什么,甚至是极端的挣扎,也立刻被无形无状但是巨大的社会机器所吞没。

有一天,互联网来了。

网络把这无数的个体意识,忽然间连接了起来。每一个个体,只要掌握了网络的基本语言,就可以平等地接入到网络中去。而个体和个体之间,他们也忽然间发现了彼此。

10年前,互联网初来,最容易得到解放的文字一下子释放到了各个BBS中。然后是图片,然后是各种的音频,技术的力量渐次提高,终于到了把原本最高度集中离普通人最远的视觉媒体,也解放到普通人的手中。

并不是说所有人都要开始写blog,拍视频,但是只要他们愿意,他们随时可以写下一段话发泄自己看了部烂电影的不满,或者拍下一段视频表达对自家小猫的可爱形象的得意。然后他们可以告诉世界,这是我说的,这是我喜欢的。

这还只是第一步。下一步,他们会发现彼此。他们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和他们兴趣相投的人。他们今天开始一起追逐着超女或者好男儿,明天团购一个手机,后天他们也可以组织一个小组合拍一个电影。

因为了PC,先有了一个可以自由用所有人都可以理解的数字方式表现出来的“你”。再有了互联网,让所有这些“你”连接在一起,自由组合。互联网的发展,会每一天地提供出更有效更易用的各种方式,让每一个人连接起来。

这世界的什么改变了?这些改变在说,你不需要卑躬屈膝,仰望着所谓的那些巨人。那些人没什么了不得。你也不要被似乎巨大无匹的所谓的群体意识压倒。它是很强大,但是它极其愚蠢,因为它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自身思想的怪兽。你自己或者你找到的同伴,你们可以比它跑得快,做得聪明。

这些改变在说,你可以首先做你自己,然后,有一天,这一天不会太远,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花上10分钟为自己填好一个资料页,也许甚至连这样的10分钟都不需要,鼠标一个点击之后,你就连接到了一个无穷的世界里,找到无数的那些同样想找到你的人,做各种各样你想做的事。你很难孤独。

你可以为自我找到群体,而不再必须为了需要群体,而泯灭了自我。

[@more@]

》上有 15 条评论

  1. 很感动很感动。富于哲思!
    信息化的世界,信息化时代的“自我”观。题目不用“我”或者“自我”,而用“你”,直接命中中心命题:我-你-他–互联网-联接-群体。妙哉妙哉!真正的哲人,比所谓的哲学家看得真切!

  2. Hello! I know this is kinda off topic but I was wondering which blog platform are you using for this website? I’m getting sick and tired of WordPress because I’ve had issues with hackers and I’m looking at alternatives for another platform. I would be great if you could point me in the direction of a good platform.

  3. 看你应该有个30来岁,对待一些事情如此死磕.昨晚2点还在前线战斗,早上4点又就起来巡视战场,佩服,不过这里似乎成了你娱乐的地方,感觉这绝对是现实生活中找不到的刺激啊

  4. 看你应该有个30来岁,对待一些事情如此死磕.昨晚2点还在前线战斗,早上4点又就起来巡视战场,佩服,不过这里似乎成了你娱乐的地方,感觉这绝对是现实生活中找不到的刺激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