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屿上

周末回趟福州。妈妈从美国来又到巴厘岛再回到福州,下周就回去了。我们来送送她。

顺便,我们想,干脆先从上海飞厦门,再从厦门去福州。她之前没有来过厦门。海边的城市,带点海水的腥味,一年四季,总是绿的。虽然待久了可能有些单调,就像我的福州一样。不过,在上海的钢筋混凝土的峡谷和车的河流里待久了,安静地在绿色的厦门待个一天,想想还是很不错。

上海飞到福州已经是夜里11点多。住在鼓浪屿上。从机场到鼓浪屿的轮渡码头倒是不远,不过,等着凌晨的轮渡,却等了大半个小时。我坐在轮渡大厅的绿漆的钢圆盘椅上,读Dylan on Dylan, Bob Dylan过去40年的访谈合集。偶尔抬头,看着她在大厅里晃来晃去,东张西望。凌晨的海边的轮渡大厅,零零落落地十几个人。几个小混混半躺在长椅上,挽着袖子,低声说着话。卖零食的小店的售货员最后卖给我们个5块钱的菠萝盘,开始收拾大小杯盘,拉上卷帘门。其它的人,似乎都是鼓浪屿的居民,陆续着也慢慢有了几十个人,把大厅填个半满。

到鼓浪屿很近。10分钟。我们在岛上的旅馆主人,Michael,带着条狗和个帮手的小孩,已经在码头上等着。夜百合,Night Lily,说是岛上比较雅致的家庭旅馆。我们早过了背着包混住青年旅馆的年龄。

狗在前面跑着,帮手的小孩一边被狗拽着到处走,时不时这只小公狗在个电线杆边停下要撒尿标下势力范围的时候,拽它一把,往前,然后它就蹦着去找下一个电线杆。虽然已经是夜里12点多了,偶尔几个人走过,都低声说着话。毕竟是中国的某地,难得。

岛上很安静。谁都知道,鼓浪屿上禁止所有汽车和电动车辆。

夜百合在个改造过的三层老楼里,说不好是什么样的风格。走廊在每层的房间外,是典型的民居。不过,楼高很高,一层的大概有四米。比较英式。外楼用了些花岗岩。因为半倚着山坡建的,另外有个侧梯,从楼的一侧上去,是二楼和三楼。三楼顶一个很大平台,望出去,就是对面的厦门城区。夜里,灯火通明。房间都仔细改造过,半现代半传统地混着,也还不错。没装空调,头顶吊顶的风扇转着,吹着我们房间的大床上悬着的蚊帐飘着。还好,似乎没有蚊子。这几乎只是摆设用的蚊帐,下摆在风里摇着,几十个军团的蚊子都能进来。

早上醒来,在楼顶的天台上用早饭。咖啡,pancake,炒蛋,一杯冰橙汁。可惜我们起来的有点晚了,10点,有些晃眼的热。

懒得出门。在我们一楼的房间外坐着,院子里,草茂密地长着,头顶一棵粗大的老藤横过,挡住阳光,也爬满半个墙面。偶尔一阵小风,今年没结过果的老龙眼树的的枝叶晃动几下。风里带些花果的香。

她读着三联,我写着blog。

虽然是周末,几十米开外的学校里,偶尔上下课的铃声响过。远远地似乎有人在练琴。

我们运气不错,那是听上去还挺流畅的隐隐的琴声。

鼓浪屿上》上有 27 条评论

  1. hi. 无意中看到这一篇.正想着是不是要跟家里人一起找个地儿安静一下.你有Night Lily的联系电话吗?.如果有照片更好,让我妈先看一下.谢谢 :).方便的话可以发到我的信箱里.

    对了,很喜欢你的文章.

  2. 过去我跟你一样,觉得这样的事必须立刻报警,直到2012年我女友因为帮助遭病人暴力威胁的医生同事报警而受批评,扣工资,还被当事医生埋怨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有时候真的不想去报这个警,什么都解决不了不说,自己还惹得一身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