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

巴黎。

曾经在边上的枫丹白露住过一年,巴黎经常往返,不过,无论如何还是不能说是熟悉巴黎。

在巴黎这几天,必然地去了各个大大小小的博物馆。

法国其它的就算都没有什么可说的,光是吃饭的地方,就可以数一堆了。

来的第一个晚上在Cafe Rotande,Vavin转角最著名的几个咖啡馆之一。说是当年的革命者,画家和小说家们经常凑在一起的地。对面的Cafe Rome是托洛茨基和墨西哥的Rivera经常碰头的。Rivera最近这些年的风头有点被他的老婆Frida盖过去了。也不好说是怎么回事。

有些时候,就像是巴黎歌剧院大门口的许多胸像,下面刻的名字,10个里面知道的1个都没有。想来这些都是当年最著名的剧作家或者演员吧。都已经被忘了。

中午在D’Orsay,晚上在Cafe de la Paix,和平咖啡馆,就在歌剧院门口,所以也就是当年莫泊桑左拉等人经常吃饭的地方。菜确实很好。也不便宜。不知道当年的莫泊桑收入如何,或者当年的价格如何?今天的著名的演员或者剧作家们也过得还不错,足以支付这种一道4-50欧元的菜。

住的酒店就在Place Vendome边上,很好。走过去几十米,拿破仑的铜像依然站在广场当中巨大的铜柱上,是当年他在Austerliz胜利后俘获的1200门枪炮融化后的铜炼成的。

他才是如焰火般燃烧过的人。

place vend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