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一不小心,一看,周五了。

外面天黑了。除了力推环保的某些夜晚,上海夜里的灯光似乎只是越来越亮,越来越多。

翻了些页Fooled by Randomness。我早就知道,这世界本来就是个随机的世界。很多事,是随机,是运气。很多事,是1000个人扔色子,不到10次之后,最后留下来的那个神奇的每次都扔赢的人,这样的事。只是我也早知道,有的人是在知道这是一个随机的世界后,依然热切去做这些随机和运气的事,因为避开了所有的风险的几率后,这么条一帆风顺的轨迹,多么地无趣。

当然,也有多的是那些不需要知道这些随机的人,如果他们足够运气好,每次都赢了,也因此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聪明最洞察未来的人,那是他们的幸运。lucky fools总是远远好过unlucky wiseman。不过wiseman似乎经常都是unlucky? 其实,也就是个概率,只不过聪明人的不好运气,比较容易被人注意到。站在高处的人,跌下的时间总是持续地比较长些,也比较具观赏性。

被高翔批评说,现在写起blog来,仿佛都是总结性的发言。

是挺无趣的。

最近似乎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电影。买的书太多了,已经堆满了所有的书架,连床边的地板上,都是满满的里外两层的几大堆的书。比较神奇的是,只要我买的书,我大约都读过。难道我真的读过这么多的书吗?

也许真的应该开始每天写个1000字什么的,才能让这些书从脑子里再倾倒出来。完成个周期。

左脚站在书堆里,右脚站在虚幻的可能写出的书页里。这就是一个实际发生的世界和一个可能发生的世界的直接例子。

mama mia,我得去一个摇滚音乐会。metallica什么时候会来中国?也许还不如期望U2。

  1. 好像永远都那么不温不火.博客里的,视频里,比较安静,其实很有激情,很狂野的人吧.诚恳的对待生活与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