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律和概率

刚读完去年美国国家图书奖的决赛名单的一本书,God is not Great。最近读了几本近几年的国家图书奖的得奖书。包括一本Oracle Bones。是the New Yorker杂志的作者Peter Hessler的新作,关于中国。书的一开头,就说,他去河南的安阳看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坐在火车上,一会儿,一棵树,一个村庄,一个农民站在一片黄土中。再过一会儿,又是一棵树,一个村庄,一个农民,还是一片黄土。周而复始,重复不休,仿佛中国的历史,朝代更迭,看上去却都是似曾相识。

自从买了个Sony Ebook Reader,突然间发现可读的书的数量忽然间变得巨大。之前,要读本好书,是件要碰运气的事。去上海这几个外文书店里转转,看它们是否进了些想看的书。要不就是上Amazon,可选的想读的书,倒是非常之多。不过,从下订单到收到书,一不小心就是两三个月之后。虽然一本好书在手,无论是等一个月还是十年,都还是本好书。有了Ebook Reader,想看的时候,鼠标一点,几分钟的下载,立刻就能看到。渴望立刻得到满足,这种感觉很好。

都是英文的书。这些年,没有一本中文书会让我看完后,想写个Blog说说读后感的。有点悲哀。

God is not Great,里面的逻辑批判和对宗教的态度,对任何读过Edward Gibbon的罗马帝国衰亡史或者Betrand Russell的西方哲学史的普通智力的读者,都不会觉得艰难。简单,清晰。

抛开关于宗教的,总结几个有用的,从解决问题,分析情况,纯粹逻辑思辨的:

1. Ohkam‘s Razor - 对于解释某一现象的多种理论,取最简单的足够解释某一现象的那一个。比如说,看到一个苹果从树上掉下来。可以有无数多种理论,解释苹果为什么掉下来:a. 苹果熟了,重力作用 b. 苹果被一只无形之手摘了,没拿稳,掉下来了 c. 苹果是苹果树的灵魂,苹果树死了,苹果的灵魂回归大地 d. e. f. g. etc. 还可以有无数的理论,只要有足够的想象力。选择哪一个理论呢?理论A的两个假设,苹果熟了和重力的作用,都属于已知范畴,也足够解释。而其它理论,完全有可能也是正确的,但是,这些理论,都需要附加证明一些未知事物或理论的存在,无形之手,灵魂,等等。

这些理论也许听上去还有创意也很可爱,不过,Ohkam’s Razor不考虑可爱和创意,只考虑快捷达到可被接受的理论。

对于公司也是一样。对于未来需要做出很多判断和决定。哪个决定是最有可能对的?哪个判断是最有可能靠谱的?需要未知假设最少的一个。

当然,Ohkam’s Razor可能会导致短视行为,如果没有一个目标作为指导。这把剃刀只是一个工具,而不能代替对未来的判断。对周围情况的了解,对自身行为和能力的掌握,还是要看个人的判断。

2. 适者生存。很多年前,我对达尔文的理论的错误认识是,智能高级者生存。因为在那些年前,我看到的援以证明达尔文理论的例证中,最重要的脉络是一个从微生物到无脊椎到有脊椎到人类一个似乎没有中断不断向着更智能更高级的生物演化的过程。不过,在读过Stephen Jay Gould和Richard Dawkins这两位经常有不同意见不过同样深刻的达尔文进化论的拥护者的几本书,尤其是在读过达尔文优美精确的物种起源的原书后,我才发现我的错误。进化论说的是”适者生存“。关键是,“适”,适应的适。

在终年不见光的海底,适应的是那些不需要依靠视力的海鱼。进化的结果,是出现了那些最终没有视力的海鱼。在冰冷的世界里,适应者是那些长着厚重毛皮脂肪肥厚看上去笨拙不堪的企鹅,而不是南美丛林里羽毛华丽的鹦鹉。

所以,在一个一切条件都适合细菌的世界里,不会有灵长类动物的什么事儿,虽然你也许觉得灵长类似乎比细菌要高出很多进化的等级。错了,其实那些细菌,它们和我们一样,也同样经过了几十亿年的演化。

在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里,我们必须很小心地分析我们周围的世界,究竟会让什么样的机体演化出来。如果,不幸,这个周围的世界的条件,更利于某一种我们所不屑或者不愿意成为的某种机体的出现,而且,如果我们不想被进化所淘汰的话,有两个选择:

a. 变成适应这个世界的机体,无论它如何有违我们的本来的设计。但是,危险在于,把一个原本不是这么设计的机体,彻底改变的结果是这个机体变得极其脆弱,又或者竞争力有限
b. 改变或者带入周围世界的一些新规则,以让这个世界变得至少兼容我们这个机体。不是件容易的活儿,不过,我们毕竟是已经有高度智能的高等哺乳类动物,至少有些改变规则的能力

进化的生命之树上,有无数开出了点枝桠然后很快死去的枝干。生存,而且能够欣欣向荣地生存下去,是可以通过读这么本说着宗教的God is not Great的书可以学到的:

死亡不可避免,没有神,没有永生。因此,珍惜有自我意识的每个机会和每一天。

不要想当然。真实地看这个世界和这棵进化的生命之树。看清楚这世界的规则。

我只不过是一只在这棵生命之树上向着最顶端努力爬行的小蚂蚁。不过,带着okham’s razor,我希望我总能爬在眼前的结实的树枝上。而带着达尔文,Gibbon,Russell,Socrates,Spinoza们,我希望总能看到这棵树的枝叶是为什么和如何这样优雅地伸展开去。

其余的,都留给概率和运气。如果有一个神,就是神丢下的那颗色子。

又:我估计最近写的,关键字就两个,规律和概率。

  1. 其实我不大懂具体的
    想当初选修概率论C 痛苦死了 还好老师看我可怜 让我通过 我感谢他一辈子
    其实科学也好 文学也好
    理论的东西 都是双刃剑
    希望用得恰到好处 而不是伤害人
    否则 不如不学

  2. I also got the feeling that it was a mismash of the other books, with the preachy global warming twist. And I thought the Blog was annoying. Ick I dont want to be brainwashed. JP, youd be better of preaching to your adult readers! Brigid was Lissa revamped, The uber-director well, enough said, and the auction, and the DC scenes were more or less lifted from When The Wind Blows and The Lake House. Akila they already have a damn dog, and the powers, plus the whole were mutating on our own, hey fangirl writers, give us really stupid powers 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