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坂之巅

走到酒店的40层,是一个鸡尾酒吧。在40层,大概是赤坂最高的位置了,所以叫The Top of Akasaka,赤坂之巅。

不知是谁家的婚礼还是哪个公司的活动,酒吧的座位区坐了不少人,看上去似乎都是中年以上,男男女女,穿了晚礼服,彼此很相熟的模样。人声喧哗。酒吧的一角是吧台,却是空无一人。走到吧台最边上也就是靠窗的位置上,坐下。

从高高的位置望出去,到处是高的透明的玻璃大厦,点着明亮的灯,远远望去,每座楼都仿佛是一块块的光堆砌起的。每个高楼的顶端,一闪一闪的都是红色的灯,大概是提醒低飞的飞机们注意。我不记得东京有这么多的红灯。这许多的红色灯光,明明灭灭,和着眼前起起伏伏的无数光的积木楼房,从赤坂之巅看出去,东京给人一个幻觉,似乎这所有的都是幻象。这不是一个钢筋混凝土的都市,是一个虚拟的世界。

我已经来过东京多少回了?5次?10次?不记得了。这世界上有两个城市,无论我来过多少回,总还是觉得陌生遥远似乎一点都不真实 - 东京,香港。

奇怪的是,生活在东京的日本人造出了多少未来世界的幻想,甚至连William Gibson的Neuromancer这小说的一开始,也是在东京的场景,而香港只给了我们八卦和明星们。

谁知道,也许在这样两个同样虚幻也同样你死我活的城市里,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对于未来世界的幻想和对八卦明星们的兴趣,其实是一样的。它们都一样是生活之外的幻象。

侍应过来,拿过来个酒单。这样个幻象的世界面前,红酒似乎太浑厚,而带了颜色的鸡尾酒们太轻飘。还是一杯Classic Martini比较合适,透明,一点苦味,一颗橄榄可以嚼着,看着眼前的红的和白的光,还有光之中的一大块没有几盏灯光的大概是皇居的黑色,出会儿神。

无论是这眼前不知道是虚拟还是真实、是经济危机还是只是萧条的世界,又或者是竞争之中的也不知道是虚拟还是真实的这视频的世界,一个人待着总是有些无聊。大伙儿都好好活着吧,这样才能你来我往地斗着,挺有乐趣。流水不腐,游着的鲨鱼据说才不会死。

打个哈欠。困了。喝完这杯Martini,把手机里写的这个断续的Blog给发了,回去睡个早觉了。

Good night, Tokyo.

赤坂之巅》上有 8 条评论

  1. 你写的文字画面感很强。。。羡慕。。。
    有段时间,因为专业学久了觉得媒体啊电视啊都是不可相信,制作过程中有种种奥妙曲折,所以越来越横生猜疑。。。
    现在想想,也许有趣之处恰在于此,要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也乖没意思

  2. 因为《等待夏天》,而喜欢你的文字
    因为那样的文字,让人感觉真实
    因为真实,才会使人疼痛
    因为痛,才发现还活着

  3. 在成都春熙路附近有个旋转餐厅,每次经过的时候公车总要在那里停下等红灯,于是很自然的抬头去看一眼它那庞大的环。 也许,在那里我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画面。于是,整个脑袋就开始去幻想,有那么一天,一个人,也有可能是几个人在上面玩耍的场景,一起往下看,一起哇~~然而,一个人和很多人总有区别,很多人的时候可以哇出来,一个人的时候连哇都哇不出来, 只剩下满眼的苍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