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二

拿到的两套四分之一决赛的票,都在约堡。结果,时也命也,一个是加纳对乌拉圭。一个是西班牙对巴拉圭。也罢了,来了次世界杯,看了两个拉圭,也算圆满。

有个朋友,John,已经在南非待了快一个月,跟着看了每一场球。不用嫉妒,也不用同情,他本来就是干这行的。拉上我们,一路开车,就到了索韦托的Soccer City。体育场外,索韦托的本地居民们发挥着创业者的精神,把体育场周围几平方公里的住宅区全开发成了付费停车场。

一靠近体育场,十几个本地黑人,奔跑着,敲着窗,“来,来,来,来我这儿,跟我来。”

John明显已经是南非老手了。镇定。万军丛中,指了个看上去顺眼的,说,”你了。“

一路跟着,那哥们一路小跑。到了个可停车的地。我下了车,正左右观看着地形,想,出来可要记着怎么找到这么个地方,脚上一阵剧痛。一低头,就看着我的脚上,压着个车轮。车轮上,是一辆还挺新的奔驰车。车里,是个40左右着装时髦的黑人男子。

周围所有人一阵手忙脚乱,黑哥们喊着,”压着人了,赶紧退!“

还好,那司机没听他,不然又往回再压回一下。他忙往前开了点,跳下车,第一句话,”我是医生!我是医生!“

我看着他,想,”恩,你是个医生,压着我的脚了。现在呢?“

他从兜里,拿出一瓶药,直举到我面前,”我是医生!这是止疼药!给你两颗!给你四颗?四颗止疼药!“

我一边龇牙咧嘴地疼,一边骂着,一边心想,”他说的好像这四颗止疼药仿佛是400美元或者4公斤海洛因。难道南非的止疼药特别珍贵吗?“

最终,脚没事。放走了依依不舍非要把四颗止疼药给我的医生 – 我很同情他的病人。看了加纳对乌拉圭。球不错。

第二天,西班牙对巴拉圭。也不错。

从球场回酒店的路上,搭了球场到总车站的公车,一路停停走走,两旁的贫民区,街头人影绰绰,街角燃着垃圾的煤油桶,酒醉的有的快乐有的悲伤的黑人们,似曾相识,仿佛是20年前的harlem和Brooklyn。

想起当年骑辆单车,在暴风雪里黑人区中送外卖的情景,忽然有些亲切。

————————-

飞机从约堡飞到了Kruger National Park。Youtube上有一段,Battle of Kruger。就是这个地方。

从机场到住地的10分钟,就已经看到了长颈鹿在野地里半带优雅半带别扭地走着。待了四天,看到了野牛,犀牛,狮子,豹子,大象,等等等等。我们的运气非常不错。

南非仅存300只的野狗在草原和灌木丛中穿插,我们在Land Rover里猛追。

斑马在日出中,马背上,鸟的彩色羽毛,和那一双日出中的金黄眼睛。

一只猎豹在几米高的白蚁巢的土堆上懒洋洋地躺着。细长的身体,金黄色的毛发。他的敌人是比他体型大得多的狮子和花豹。但今天他休息着。他喜欢在高处躺着,阳光下,眯着眼,慢悠悠地扫视着草原,和眼前这不知是何来历的草绿色Land Rover。他是个孤独的生物。从来独自游荡。不知如何群居,与其他豹子相处。相处的结果似乎只是害己也害同伴。

来南非之前,她问,“你喜欢什么动物?“

”猎豹。“我说,”你喜欢什么?“

”熊猫。“

现在,在非洲的大草原和灌木中,她看着猎豹在白蚁堆上,阳光下的金黄光泽。

”他有很长的睫毛。“顿了下,她说,”我喜欢猎豹。“

夜深了,追逐了一天的野物,天空繁星闪烁。忽然,导游指着天空喊道,”流星,流星!“

蓝黑的星空中,一道白的光骤然划过,明亮过天空中最明亮的星星。转瞬即逝。

“你们许了愿吗?”导游问。

我心想,许愿?还没反应过来。

她笑了笑,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不过,我许过愿了。”

第二天,太阳在非洲的草原依然升起,就像是过去的几十百万年一样。日出日落,无数的生物出现消失。犹如我们。我们的Land Rover继续在草原追逐着,水羊,羚羊,树猴,河马,日出时三只一群的雄狮子,挡在路中,睡着。

她在日出的金黄光芒里,转头看我,“也许,两只猎豹,也能试着相处在一起。”

此条目是由 gary 发表在 3 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算你狠,关于球赛只有两句话:看了加纳对乌拉圭。球不错。第二天,西班牙对巴拉圭。也不错。

    这开车满地跑着看小动物的内容怎么看都有点儿女情长的感觉啊。哈哈哈……

  2. 在那里是不是不用进动物园就可随时随地天天都能见到这些叫不出名字也从没见过的非州可爱动物吗,如是这样就太好了.太想去走走看看了.

  3. 看来博主很用心滴维护着个站点哦。换个链接吧。

    孙悟空的花果山(http://blog.sundasheng.net)

    注释:齐天大圣孙悟空的花果山水帘洞,分享我收集的极品资源。

  4. 啊 我也去过kruger 那时我才知道颜色深的长颈鹿 代表年纪大的。。还学会了一群狮子 是要用“a proud of”的 哈哈哈 你们没去太阳城?成龙同学拍我是谁的地方 very wild

  5. 在图书馆里看到了 等待夏天。 然后花了一下午看完,像是一篇青春祭文,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