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teve

9个小时的飞机,刚回到北京。落地打开手机,刷新了下微博。一开始的几条,都是悼念乔布斯的。我想,谣言又来了。乔布斯,他怎么会死?他是终结者,永不疲倦,决不放弃,几乎不可摧毁。终结者的口头禅是,“Hasta la vista, baby.” “宝贝儿,直到下次见。”或者,“I will be back”“我会回来的。”但谣言被证明是事实。没有下次也不会再回来,终结者从这世界消失了。

对于绝大多数在科技IT界工作或者从小对电脑就入迷的人,乔布斯就像卡斯特罗对于古巴,毛泽东对于中国,几代的人的成长过程中,这名字从第一天起就是个传奇,就是我们每天生活的天经地义的一部分。突然间,每个人群体意识的某一部分,突然消失成了真空。而且,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填充它。

几个月前,他辞去CEO时候,他的辞职信让人隐隐地感觉,他可能不久于人世了。但他给我留下的不可毁灭的终结者的印象是如此强烈,我立刻就把这念头按下去了。看着网络流传的一张开玩笑的乔布斯退休后日程表,里面,每15分钟都有一条“电话库克,看苹果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几乎觉得那就是乔布斯的真实日程表。

是硅谷的一个朋友给了我这个终结者的形象。一年多前,苹果和谷歌因为谷歌推出的安卓手机操作系统,正式决裂。我和我的硅谷朋友在他Palo Alto的家里正聊天。当然,刚从业的IT人员都能看得明白,开放的安卓一定会在市场占有率上超过独有一家的iPhone操作系统,就像是Windows操作系统的市场占有率会一直压倒MacOS。但作为互相竞争的个体公司来说,谁会赢?我的朋友摇着头说,“三对一,Larry加Serge加Eric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人,他是终结者。”

也是硅谷的这个朋友有一天对我说,“你必须要见一下乔布斯。我也告诉他,他一定得见下你。”当然的,乔布斯完全没有一定要见我的必要。但我的这个朋友很有说服力。第二天早上,我走进一间没有任何特色的普通会议室,坐在那儿的就是乔布斯。

和我一起的是Marc。前一天晚上,我给他一个电话,

“明天我要和乔布斯开个会。”
“是那个乔布斯?!”
“对,你的偶像。你想过来吗?”
“那当然!”Marc说。他立刻登上了当天的航班,从上海飞了11个小时到旧金山,一下飞机,直接就来了苹果。

但那个会议简直是个灾难。我刚用几句话介绍完土豆,乔布斯就开始批评用户产生内容的视频模式,

“这是偷。”
“我们只是提供分享的平台。“
“帮助用户偷!”

我心想,当年苹果赖以复苏的iPod,不就是因为允许MP3播放而同样被指责为帮助用户盗版音乐吗?事实上,桌边的每个人手里拿着的iPhone手机,第一屏的视频app软件,就是Youtube,同样是“用户产生内容的视频模式”。

如果这是辩论赛的话,我早就说,因为这两点,你错了。但这明显不是个辩论赛,是个商业会谈。而且,就算是辩论赛,我只是土豆的王微,而他是苹果的乔布斯,神,如果让观众投票谁胜出,毫无悬念的,就算乔布斯指着苹果的白色说这其实是另一种的黑色,一定还是他胜出。所以,接下去的大半个钟头,我们继续讨论,从科技发展到社会演化到体制到人性。

“如果中国的用户不能分享这些视频,难道他们就只能看那些视频吗?”
“偷就是偷!”

会议桌边的几个苹果高管,脸上带着惊愕的表情。Marc在我旁边,时不时想要插句话,但几乎一句没插进来,他的脸上带着的是“我靠,我真不相信我是在同一个会议室里和乔布斯在开会”的表情。

会议无结果地结束了。在苹果的大堂,Marc一头扎进上面标着“欢迎来母舰”的苹果总部店里买纪念品,我说,“妈的,我不买。”我站在那儿,郁闷极了。

我给我的硅谷的朋友打了个电话。他哈哈地笑,“典型的乔布斯。”不知为什么,我听了,更加地郁闷。

一小半因为时差,一大半因为白天的会,夜里睡不着,我在网上随机地google乔布斯。无意间打开了一个电影,“硅谷海盗”。说的是当年乔布斯和盖茨的故事。据说电影中的台词都完全真实。其中一段,乔布斯在Xerox Parc看到了图形用户界面和鼠标,回来立刻布置在Macintosh上照做。一个工程师抗议说,这是偷。

电影里,年轻的乔布斯,仰着头,“好的艺术家,抄,伟大的艺术家,偷!”

酒店里,硅谷的深夜,我差点从床上滚了下来,“今天的会议上,我应该就这么说的,好的艺术家,抄,伟大的艺术家,偷!”

但我知道,今天开的会和偷这个词之间,其实没什么关系。就算说出了这么句有力的俏皮话,我一样还会是很郁闷。

时间一天天过去, iPhone 4出来了,iPad出来了,苹果站上了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了,而同时,乔布斯在我们眼里一天天消瘦憔悴,生病了恢复了又生病了,退休了,然后,在一个公司最荣光的时候,死去了。少年成名,失败,归来,辉煌,同时,死去。如果你要虚构一个人的一生经历,你几乎也不能虚构得更完美。

而在整个过程中,他不只是一个终结者,我们会恐惧害怕的一个机器人终结者。在苹果越来越荣光的同时,他是这样明显地在我们的眼前一点点地衰落、死去,碰触着我们每一个人对生命的脆弱所必有的同情。他完完全全和我们一样,是脆弱的人。

同时,土豆不断成长着也不断遭遇挫折,继续成长,继续遭遇挫折。 我也一样。那段时间里,我读了一篇又一篇关于乔布斯的各种文章和传记。

最终,我终于明白了那天我为什么郁闷。

那天的会议室里,我完全不应当和他讨论社会体制,讨论人性的恶和弱,辩护中国。那是哲学家社会学家政客们的工作。我该做的,就是告诉他,我为什么要做土豆,土豆为什么必须这么做,土豆为什么了不起。因为体制、人性、中国现状、科技或者其它种种而产生的不完美,是土豆不得不为它们而做的妥协。

你要不顾一切地要一个美丽的按钮,一个美丽的滚动条,一个美丽的机器,一个美丽的产品,一个美丽的生态圈,一个美丽的公司,一个美丽的家庭,一个美丽的人生。不得不妥协的结果,就是iPod必须要支持MP3,iPhone必须要有Youtube软件,而最终,也许,你能得到一个非常好的按钮和滚动条和机器和产品和生态圈和公司和家庭和人生。土豆的妥协之一,就是因为分享而产生的版权争议。但是,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妥协,所得的结果,最可能的就是许多的垃圾和一个垃圾的人生。

乔布斯真正在告诉我的是,你要先不顾一切地相信你想要的,然后再谈妥协。到最后,死亡也只是乔布斯不得不妥协的最后一件事。

2010年初,我和我的那个硅谷的朋友在他家的花园里坐着,夜,已经喝到了第三瓶红酒,他忽然说,“我在年底可能会接任公司的CEO。”那是一个著名的全球公司。

我说,“土豆可能在年底可能上市。”

在2010年,这两件事都没有发生。我的朋友得了一场突如其来几乎致命的重病。我遇到了一些事。

又一年快要结束了的时候,我的朋友重新开始,依然极受尊重。土豆也上完了市,依然在成长。而我们都还健康地活着。

所有的挫折,都只是我们在创造的过程中,不得不妥协的一些事罢了。

Thank you, Steve.

  1. 土豆的媒体属性不如优酷,但博主也应该知道吧。

    如果从事这一行,还是一个市场化的企业,博主还写小说,留过洋,竟然一个外国人面前为中国辩护?

    这都是什么逻辑啊,有什么值得辩护的?

    写的不错。

  2. CEO不CEO无所谓,那个朋友只是说话稍微有点不再清脆,但却正在组队猎杀MacbookAir,老乔最后的麦金托什遗产。一切,遁入轮回。

  3. 在一个全新的环境里开始,人微言轻。你相信一定能在这里把产品做得更棒,但无奈种种束缚与不公。不顾一切地相信你想要的,再妥协,再隐忍。是的。

  4. 一定要执着、一定要保持激情、一定要勇敢去做。然后,去学会妥协,以保证你付出的汗水没有白白流走。唯有付出,才能体会。

  5. 看完后,其实心里很难过。 人生是没有回头路的,过去还是过去了,知道自己为什么活下来,健康的活,自然而开心,就好了。每个人下来,都有各自的使命,不是在这里就是在哪里,如果你不在这里,你将会是在哪里呢。

  6. 一个小网站的头儿,这个时间拿Jobs说事儿有点不地道吧?! 厚道点吧,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BS这个人!

  7. 你的朋友是INTEL的马宏升,其实乔布斯重新使用INTEL的处理器,那年初就出现INTEL的公司的年会上,出场获得如雷的掌声。乔布斯最大的魔力是能把精神烙印进他的产品中。INTEL真能了解并战胜这种魔力吗?

  8. 也许只是一点回忆而已.

    不过,关于辩论的结果,因为他是jobs,所以,他可以指鹿为马。我想象,在jobs面前,也许很多人,都会变得笨拙一点。

    我还相信这段话,坚持,坚持,但是,有时候,也需要妥协。

  9. 我整晚就沉浸在这篇文章中了。读第一遍,感觉很沉重;读第二遍,好像是释怀了。关掉再翻开,重读第三遍,这回该让你有结论了。这篇文章真是好!他让你迷茫,让你思索,让你怀疑,让你矛盾,让你不知对和错。最后,我再读一遍,除了原有的欣赏外,更添了些许新的喜悦。我想,明天的土豆会比今天更好吧。

  10. 另我修正你的当时和乔布斯交流的时候最大的错误。你误解了IPOD.

    IPOD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不允许音乐间的拷贝,也许这样说比较合适尽量阻止非法拷贝。比如说你的IPOD音乐只能拷贝到你的苹果电脑上,并不能拷贝到其他人的苹果电脑上。

    乔布斯正是在很多音乐人面前告诉他们,IPOD是从一开始尊重音乐版权,苹果是唯一个这样做的公司,这正是乔布斯能打通整个唱片行业的关键之点。

  11.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有意识无意识地导演着自己或大或小的戏剧人生。每个阶段的疑惑,短暂却无比享受的快乐,起起伏伏。

  12. 想起之前Samuel跟我聊说你身上有着很多非商人的文艺气质,是知识青年,而土豆区别与其他视频网站的根本就在于土豆有使命感。现在我愈发的相信这一点。

  13. “尊敬”“敬畏”这是对成功者得态度,然而他们希望的是我们能够把真实的东西表现出来,能够理解站在一个比自己在某方面优秀的人的面前是什么感受。但是,我们必须要拥有自己的胸怀,王总,很感谢您让我看到你们当时沟通的情景。谢谢。

  14. 土豆的界面和内容太复杂,不喜欢分段上传,客户体验不太好,如果能把官方和个人上传视频区分开应该会更好。以后最主要的竞争是官方版权的竞争

  15. 少有的可以让我再次回味的博文。适合当下自己的心境。在纠结中的我彷徨于方向,其实一切都还不算晚。梦想的坚持和实现是浪漫的。不要泯灭你的梦想!

  16. 乔布斯真正在告诉我的是,你要先不顾一切地相信你想要的,然后再谈妥协。到最后,死亡也只是乔布斯不得不妥协的最后一件事。

  17. 这是在“偷”steve只是说出了事实。某种程度上是对你的认可,只是凡人难以迅速理解而已。
    祝博主学以致用,人生再创辉煌!

  18. Pingback: 王微:About Steve。 - 草圈网

  19. 抄呀偷呀都是一些很模糊的概念。有时候可以把它做为一种借鉴,有时候可以把它做为一种盗窃。古言道,偷书不为贼。再说,梁山好汉,是英雄而非强盗,也是大家公认的。我们祖宗历来宽容大方,到了我们这一代反而斤斤计较,甚至冠冕堂皇以“私”第一为合理合法,这不显得我们很小气吗?难道社会现已倒退了?

  20. 乔布斯是买下了HP的所有视窗和鼠标的专利!没有进行盗版!在美国你想偷都偷不成,上法庭告的你倾家荡产!愚蠢的家伙!

  21. 小马同志也康复了,来中国工作,你俩也能一起喝酒了……..老乔活的还是挺炫的,应了那一句诗: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绚烂过了,走的那么淡定平和的,也没白活。

  22. 要借乔布斯炒作也先要把自己逻辑理顺了再说。
    这篇文章软而无力,不知所云,想竭力替自己开脱,抬高身价,却又处处暴露自己的无知和自卑,例如:动不动就在你朋友前面加上硅谷俩字。
    你确实差jobs不止两三个级别。

  23. 偷就是偷,好不好,还借鉴,还艺术家。土豆的用户是艺术家吗?他们从别的网站上偷别人的视频来,贴到土豆上,是为了借鉴,还是为了创造?

    你提供平台让用户来“分享”视频,是帮助他们成长为更好的艺术家,还是帮助他们造成了更好的东西?

    土豆就是在帮他们偷。土豆上有多少是原创的视频?有多少是用户们偷的?

    “乔布斯真正在告诉我的是,你要先不顾一切地相信你想要的”,但是你始终没说什么是_你_想要的。乔布斯是在给这个世界造出了更好的产品,创造了更多的美,让世界变的更好。而土豆是想做什么?你们让中国变的更好了吗(哪怕是一丁点)?

  24. 你要先不顾一切地相信你想要的,然后再谈妥协。
    这句话说得很好,只有跟随者心才会成功。

  25. 乔布斯是在做完美的产品、同时将产品赋予生命,所以他是行业的领导者、神;中国目前出不了他这样的人是由于社会体制、企业家心之根本区别太大了;当中国的企业价、创业者能以产品本身,行业责任为前提,而不是钱途光明为导向的时候应该是离神最近的时候了。。。中国的企业家和中国的政党一样太急功近利,小心会物极必反啊

  26. 小时候,没钱,路过书店,时常就梦想着,什么时候呀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拿到自己喜欢读的书,该有多好呀!大了,喜欢看电影了,路过影院,也仍然在想,什么时候呀不这么囊中羞涩,也能进入影院,随心所欲地看到自己要看的影片。现在,一切都好了,自打有了因特网,小说,新闻,视频,随便传,随便看,全不用掏腰包,多惬意哇!可惜,好景不长,现一切向钱看,无论传什么,都有版权保护,不能“偷”。天呀,什么都要花钱买才能看,多没意思呀。难道又要回到解放前了?说不定我的美梦呀,也有梦碎的那一天?

  27. 我想你鬱悶的是本以為自己可以說服或者打動對方但是失敗了 去說服一個不理解分享視頻這一商業的人接受這個概念恐怕是困難的 道不同不相為謀 但成功了還是會被認可 就像Youtube出現在iphone和ipad第一屏的app 所以何必那麼在乎 至於抄和偷 哪一個成功者不是在借鑒他人基礎上成功的呢 facebook是百度不也是 重要的是如何“偷”到精髓 這不是已經發展成為了一門科學叫做Evidence-Based-Management的麼… 我也同意如果不顧一切相信自己想要的 它最終一定會發生 而如果一開始就沒有強烈的信念而妥協 最終得到的只會是一個又一個的妥協 it is the law of attraction…上天終會眷顧那些內心有著堅定信念和夢想並為之奮鬥不息且樂在其中的人

  28. 你这个傻13怎么还有脸在这里装圣人 谈抄和偷 你丫的土豆哪里不是抄youtube得啊 jobs说你偷 是说你偷用户的内容来插入广告达到敛财的目的 和 你偷 youtube的创意 人家骂你什么你都没搞清 还好意思再这里指点江山
    你也别得瑟太久了 等 网络对外彻底开房了 不再block youtube你的土豆就等死吧 到时候看看你再能偷点什么东西来

  29. a thief is a thief, after you have $$ then you want to crown yourself to be a IT genius? Chinese ppl are so funny.

    Everyone can see video sharing sites are breaking the law, even youtube, youtube is a theif too, obviously

    google, the dont be evil company, also started stealing things, a programmer wrote a spider to steal the worlds content and put it in his own computer, imagine what was inside his mind when he turn on his spider

    你要先不顾一切地相信你想要的,然后再谈妥协… means you can break the law first? this sentence is the most stupid one i’ve heard, i think most ppl in jail agreeded with you

  30. Believe then compromise. I don’t know what’s so inspiring about it = =! I think he’s just very loud about what he believed and his stubbornness, and people find it cool. a lot of people are equally passionate but they just quietly go about achieving their goals and preach less.

  31. 小时候,没钱,路过书店,时常就梦想着,什么时候呀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拿到自己喜欢读的书,该有多好呀!大了,喜欢看电影了,路过影院,也仍然在想,什么时候呀不这么囊中羞涩,也能进入影院,随心所欲地看到自己要看的影片。现在,一切都好了,自打有了因特网,小说,新闻,视频,随便传,随便看,全不用掏腰包,多惬意哇!可惜,好景不长,现一切向钱看,无论传什么,都有版权保护,不能“偷”。天呀,什么都要花钱买才能看,多没意思呀。难道又要回到解放前了?说不定我的美梦呀,也有梦碎的那一天

  32. 老乔跟生人开会诋毁对方是有深意的,他想找一个可以一针见血回答的人,就像当年他的“好的…伟大的…”,偷不偷其实不是他关注的。

  33. 强的人就是随便说什么都能让弱者钻进去冥思苦想领悟出一番道理来(那道理说话的人压根就没想过,举个例子如红学那种东西),道理是相对的,只要人在思考无论哪里都会有所得,明明别的地方更容易让人开朗,但是你却偏要钻在这里,把没有道理的东西硬要想出一番东西(当然道理是相对的,这样也的确能出来东西,但比之更方便正确的领悟,这种绕了太多弯了)。一定程度上,这可以说是名人效应的影响,或者说是强者效应的影响。跟着别人思路走的话很难取得独立的东西,在现有体制的妥协下,创造出富有自己特色的东西。某些方面取得很大成功的人不是所有东西都对,只是对在了某些关键重大的决策或想法上,甚至其他剩下的地方狗屁不是(非针对乔布斯)。抱着这样的观念才有可能在现有体制下做出独特魅力的东西来。反观某视频分享网站,一开始就在名字页面风格上山寨youtube,这样在短期可能做到速成的效果,但是想做大?完全是给自己一开始就封死了道路,一开始就认为对方不可战胜,借着他的光,就是完全的处在了弱者地位,最后如果2强相争,落败的永远是冒牌货。突破强者思路,找到自己的路挺重要。使用土豆一年多了,感觉上土豆还是有很多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最后衷心的祝愿王先生能在将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34. Hello There. I found your blog using msn. This is a really well written article. I’ll make sure to bookmark it and come back to read more of About Steve | ?????? – é????????è±?,???è·??????‘?”???? . Thanks for the post. I will definitely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