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 达尔文的雀

小说《大卫科波菲尔》有个角色,米靠白先生,他经常说,“年收入20英镑,年支出19.996英镑,结果 - 幸福。年收入20英镑,年支出20.06英镑,结果 - 悲惨。“

加拉帕戈斯岛上的小雀鸟们幸福和悲惨的结果,就是生与死。

已经环球航行将近5年,达尔文到了加拉帕戈斯岛上,观察着各个小岛上的物种各自进化,大有触动。20年后,发表了进化论。

加拉帕戈斯岛有几个岛。岛上只有两个季节。雨季和旱季。雨季的时候,岛上所有的雀鸟,不论体型或者鸟嘴的大小,大家都吃相似的果实。最不费气力的那些种类。在雨季,适者生存的压力几乎不可见。每一种鸟类都生活得很好。

但在严酷的旱季,雨水停了。最容易的那些坚果很快被吃光。雀鸟们只好开始吃那些越来越吃力的果实。随之,开始了适者生存的压力。

1. 差异化:不同类型的鸟,因为体型的大小不同和鸟嘴的形状不同,开始差异化,他们开始吃不同类型的适合他们的果实。大个的雀鸟可以像钳子一样地咬碎一种坚果。另一种雀鸟钻到了仙人掌中。还有一种雀鸟,他们进化成了吸血鬼,吸食大型海鸥翅膀上的血液为生。
2. 效率:两只同类的鸟,鸟嘴的长度差别只有一毫米,但其中一只就能以另外一只三倍的效率打开果壳。

有一年,整整一年没有下过雨。70%的雀鸟都死了。剩下的,都是大块头的。因为它们虽然需要比小块头的鸟多消耗1.5倍的能量,但它们的效率是小块头的鸟的两倍。这一点点的差别,它们活下来了。

但是,是否到了来年又来年,大块头的鸟不断被选择,后代的块头岂不是会越来越大?

也不是。到了雨水丰沛的雨季,小个头的幼鸟的生存效率又高过了大块头的鸟。它们存活数量和相对比例高。

小个头的鸟,也有它们的春天。

在严酷的旱季,效率和差异化,让大块头的雀鸟们熬过去了。但是,在富饶的雨季,快速长大和大量存活,出现了许多的小个头的雀鸟。小个头的雀鸟们密密麻麻地出现,不需要耗费精力去长出一身的漂亮羽毛,灰扑扑地,它们只需要快速地繁殖。

当然,如果不幸,那一年的雨水意外地停了,那一年的所有年轻幼鸟可能就都一起死亡了。无论块头大小。

达尔文说,”多么细微的差别,决定着谁会活着,谁会死去“

你知道我说的其实就是公司和人。多么细微的差别,有的时候就决定着一个公司和一个人的生和死,成功和失败。必须要做到的,就是不断提高效率,多那么一点点的效率。此外,不断地差异化,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剩下的,就看老天是下雨还是不下了。

达尔文的世界里,没有美丽和丑陋,骄傲和卑微,伟大和渺小。只有生与死。在不同规则的不同环境里,有的环境,适合生存的是美丽和骄傲和伟大。有的环境,只适合丑陋和卑微和渺小。

这就是我们愿不愿意都必须要接受的规则,这世界的规则。

我们的环境呢?什么样的公司什么样的人能活着?什么样的能生长?

读书笔记 - 达尔文的雀》上有 35 条评论

  1. 一直觉得你是个成功的人,向你学习。

    很希望能了解你的故事,能给一些网站方面的意见和指导。但是你总是做自己觉得对的事,一路造着土豆,很少说话,如果有机会。。。真心想讨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