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信

XXXXX,

你的那篇短文我看了。

你的困惑我很理解。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一段经历:像笼中困兽一样地希望能够有所突破,似乎宇宙的奥秘就在眼前,如果抓住了,也许就能让自己超越前人,找到甚至破解自己存在的意义。一阵狂喜,一阵沮丧。

这几年你看了很多书,其中的不少我没看过,或者,就算看过,也没有足够深的印象去做学术上的分析,比如你的短文里提到的几个作者。因为对他们不熟悉,我也很难对这些概念有个清晰的看法,更不用说提什么意见。而且,就算我了解他们,我也不能确定他们所说的概念,medium, content,information, 等等这些,是否真能运用到我们想说的事情上。抽象的概念和名词,它们的意义通常只在特定的情境里相对比较清晰。媒体传播和其它学科所说的medium, content,information和物理意义的information或者哲学概念上所说的人的自我意识的medium和content代表了同样的意义吗,描述了同样的内容吗?我很怀疑。

进一步说,关于自我意识,自由意志等等的哲学概念,每一代的哲学家们在说到这些名词的时候,真的在说同样的事情吗?比如,自由意志。我的印象里,自由意志作为概念是相对于一个全知全能的神的意志的而存在的。无论是拜火教还是基督教或穆斯林,如果神是全知全能,那人的存在意义何在?人还需要做选择吗?自由意志的讨论因此有意义。相反,在一个多神的或者像是道家或者禅学的世界里,比如,道,道无知无能无为,和大神正好相反,在道的世界里,自由意志有多大讨论的基础?也许有人会强为所难地去找些中国传统文献里貌似相近的一些名词去勉强对应,但我们知道,根源上它们不是一回事。

所以,康德和尼采们探讨的一些哲学概念,道德的有无等等,换了一个环境和语境,就变得不那么有意义。更极端一些地看,当年神学家们探讨一根针头上到底能站立多少个天使,可笑吗?他们应该都是极聪明极严肃也极有见识的人,而他们的讨论也一定符合逻辑和语境,只是,如果我们不接受天使或者全能全知上帝的概念,讨论的基础消失,随后而衍伸出的讨论在我们来看就变得荒诞可笑。

对于自我意识的许多哲学探讨,我的感觉是,过去的几十年间,随着电脑和生物科学的发展,很多概念和议题也已经失去了讨论的基础了。在我们已经知道神经元,基因,软件,等等之后,尤其在过去10年间对人的大脑的突飞猛进的更多了解的基础上,对我来说,对很多的哲学概念的讨论也有点像是在讨论一根针头上能站多少个天使一样了,逻辑上巧妙严谨,但没什么意义。婴儿要到1岁半才有自我意识。1岁半之前的婴儿是自己吗?什么让他从一岁半之前到一岁半之后之间有了一个质的变化。我们可以从哲学概念上去探讨,比如,他在有自我意识之前有自由意志吗?也许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脑力运动,但我觉得意义不大,更有意义的应该是从科学角度去探测。

19世纪的世界里,人看到了宇宙。因为牛顿和爱因斯坦们,许多哲学概念崩塌了。上帝死了,许多的哲学概念死了。上帝死了,巨人需要出现。

20世纪的世界,人发明了电脑。我们的身体就像是电脑,硬件是我们的躯体,记忆是记忆和内存,CPU是大脑,等等等等,我们传给后代的DNA里,包含了许多碎片,里面的信息是什么,能被后代提取吗,怎么被提取?因为电脑的出现,关于人的许多哲学概念也崩塌了。电脑出现了,巨人也早就死了。

我觉得,生物基因科学,脑科学,人工智能,这些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哲学问题。对它们的探索,无论最终结论如何,就是我们作为人类这个物种所需要做的探索。

也许我们最终发现基因是病毒生物,而人只是替基因传承生命的载体。也许我们发现所谓的自我意识只是对环境刺激伤害的一个保护性反应,猫猫狗狗虫虫鱼鱼也许都有自我意识,和人的区别的只是强和弱,清晰和模糊,只是程度的差别而不是质的差别。也许我们发现我们印象里的前世确实存在,因为基因里携带了我们所有的祖祖辈辈们的生存记忆,只是因为基因所能储存的容量有限,还有在复制的过程中的选择,导致我们只能扫到一些碎片。也许我们的梦境和静思所见都是记忆和内存在交换数据时的碎片的反射。也许我们发现人的自我意识只是大海之上翻起的一个小浪花,而在浪花之下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潜意识的大海,里面包含了所有的善和恶,所有的过往前世,所有的祖先们的随机组合的记忆和意识的碎片。也许所谓的自我意识是我们的一个保护机制,如果自我意识的边缘碎裂了,我们就落到了潜意识的大海里,那个大海,充满了危险和未知。也许我们最终发现,我们的自我意识就像是我们所有人生存所在的地球,这个绿洲,它保护我们,不被这外面的无知无觉无情以万物为刍狗的宇宙所吞噬。当然,最终,我们归于宇宙,归于大海。如果我们有后代子孙,也许我们就继续存在在我们传递给他们的DNA里,如果没有,我们的意识和躯体都化为其它的有机或无机物质,继续它们的循环。

也许奇点到来,人类这个物种从此以新的形式存在。也许奇点还没到来,人类就已经把自己毁灭了。也许人类避免了灭绝,一直存在,我们越活越久在宇宙中旅行得越来越远探索我们的潜意识的海洋越来越深越来越广,但奇点就像是一个可以无穷接近但一直无法到达的点。对于人来说,第一种和第二种都没有什么讨论的意义和必要。无法讨论。但这第三种可能,虽然我不是生物基因科学或者脑科学或者人工智能的专家,它所带来的派生而出的种种可能,这是我关心和探索的。

无论怎样,上帝早就死了,巨人也早就死了,也许生物的自我也会随着它们死去,出现一个边界模糊、构成复杂的逻辑生物的混合自我?

回信》上有 9 条评论

  1. 关于自我意识的那一点,和自己以前想的一个设定有点像“一切物质组合在一起都会产生意志,这种意志是用来保持现有聚合状态的,人有意志,所以人会生息繁衍,并惧怕死亡,桌椅也有意志,只是这种意志较弱,不易体现出来。社会各种体制,制度也具有意识的特征。而这些意志的强弱,则直接体现出该种聚合物的优劣等级。”

池泽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